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杂文精选 >>军事观察 >>在革命和反革命斗争中的疆独恐怖势力

在革命和反革命斗争中的疆独恐怖势力

2014/3/14 15:45:07   0人评论   查看462次 作者:新世界观的旋风
;

在伪政权机关早已对民众进行全天候脑思维监听解读的21世纪,居然能发生昆明3·01惨案,令人震惊的就不仅仅是禽兽般屠杀的场面,还有伪政权机关的腐败无能,甚至是冷血的姑息纵容。…


在伪政权机关早已对民众进行全天候脑思维监听解读的21世纪,居然能发生昆明3·01惨案,令人震惊的就不仅仅是禽兽般屠杀的场面,还有伪政权机关的腐败无能,甚至是冷血的姑息纵容。在前台表演的追求新疆独立的极端民族宗教势力(以下简称疆独),有着久远的思想文化根源、复杂的政治背景和争夺物质财富的基本动因。
疆独的思想文化根源是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思想,它们是上个世纪初从国外传入新疆的,可谓源远流长。“泛伊斯兰主义是19世纪中期阿富汗人马丁鲁提出的,其思想核心是联合所有伊斯兰国家,建立统一的伊斯兰政治实体”①。“泛突厥主义亦称大突厥主义,它于19世纪末在俄国鞑靼人中间应运而生”②,它的宗旨和泛伊斯兰主义一样简单,无非是要联合从西亚到中亚的所有突厥语系民族,建立一个统一的突厥帝国,以满足少数统治者的个人主义野心。可见疆独在思想文化上是寄生于民族和宗教两种事物之中并从中吸收“营养”。首先在民族方面,维吾尔族起源于古代在亚州中部的广大地区游牧的一些北方民族,比如隋唐时期的突厥和更早的秦汉时期的匈奴等,他们在生产、生活、政治等方面有自己独特的思想文化,主要使用突厥语。其次在宗教方面,伊斯兰教是维族的主要宗教,而且分几个教派,在这点上,他们和阿拉伯人是语言不同但宗教信仰相同。由于使用突厥语的人大量分布于中亚和西亚的土耳其等许多国家,信伊斯兰教的人更多,主要分布于中亚、西亚、北非的许多国家和印度尼西亚,所以疆独的思想文化根源不仅仅存在于国内,甚至主要存在于国外,这也决定了疆独有复杂的国内和国外的政治背景。
疆独政治势力从上个世纪初出现起就有复杂的政治背景,并且利用近现代中国政治的黑暗曲折做大做强。它是由新疆境内的民族分裂分子勾结英帝国主义和土耳其的某些反动势力形成的,并多次发动了试图建立所谓的伊斯兰教国家和 “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叛乱。1933年军阀盛世才谋取了新疆军政大权,他依靠列宁去世后在国家指导思想的正确性上有所降低的前苏联政府的帮助,击败了几个盘踞新疆的其他军阀而统治了新疆,苏联的影响力也乘机深入渗透,对重要的疆独势力也进行拉拢控制,以增加自己和其他大国展开博弈的筹码。苏德战争爆发后,盛世才又投靠了蒋介石,并且随着时局的变化在苏联以及国共两党之间投机冒险,这加剧了新疆的乱局,与苏联接壤的伊犁、阿山等地的疆独势力和其他民族解放势力在苏联政府的支持下乘机联合起来,攻城略地对抗南京国民政府,并成立了“东突厥斯坦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全面胜利的前夕,中国共产党联合该临时政府中的民族解放势力,并争取到苏联政府的支持,经过错综复杂的斗争,击败了临时政府中的疆独势力,同时逼迫国民党守军起义从而解放了新疆全境。新中国使新疆的民权、民生情况大为改善,实行的民族区域自治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科学合理的,因此得到了新疆广大民众的衷心拥护,但疆独势力一直阴魂不散,1950年至1952年多次发动叛乱都被平息,疆独势力便随着新中国的良好开局而没有大的动静了。文革十年动乱时期,因为发生内乱的中央主要执行的是过激的、不切实际的极左民族宗教政策,新疆的民众也被阴险地分成两派相互斗,社会主义的干群关系、民族关系、阶级关系遭到严重破坏,后来错误虽然被纠正,但疆独势力必然乘机增加了能量。自1978年末至1988年的改革开放初期,因为尽量纠正了十年动乱的错误,并实事求是地制定了符合社会主义初期阶段的客观要求的方针政策,国家又出现了一个稳定发展的时期,疆独势力也没有多大动静。
在1989年的动乱中,所谓的学生领袖,其实是学霸学渣的吾尔开西后来逃亡海外,据说已经和疆独势力相勾结了。1990年到现在是官僚资本主义假共党真反动派主导政权的时期,自然天下大乱,疆独势力也乘机兴风作浪、频繁发难,其中一次造成较大伤亡的事件就有近二十起。这些年,因为一有新反动派多年的养虎遗患,二有交通通讯的更加发达和国内外各种势力联系得更加紧密,三有革命和反革命力量的尖锐对抗增大了社会局面失控的危险,所以疆独势力又拉开了大展拳脚的架势。从他们接连的势力来看,不但有欧美帝国主义和中西亚等国中的老朋友,还有台独、藏独、阿富汗塔利班、斯里兰卡猛虎组织等新朋友,昆明3·01惨案说明他们在大陆反动政权中也是有狐朋狗友的。不了解新疆的人可能要提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挂着五星红旗的新疆这二十多年是反动统治吗?我举两个实例作答,一是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教育系统的一次文艺演出活动现场意外发生火灾,组织者中居然有人命令离出口更近的学生们先不要动,让主席台上的领导先走,结果近三百名中小学生和几十名解救他们的老师葬身火海,事后下这个命令的人并没有被追究责任,只顾自己逃命的党员干部中少数被判了七年或更少的有期徒刑,更可气的是被判刑的人中有的提前出狱并且又入党并到别处当官了。另一件事是,新疆喀什军分区的一名军嫂自2011年6月开始,向州军分区和南疆军区举报喀什军分区司令员石永祥利用职务之便,以她丈夫在喀什当兵戍边并且经常不能回家的便利条件,逼迫她成为石永祥的淫乐工具,此事虽经长期举报抗争,上级不但没有妥善解决,自己的丈夫反而死于军中。至于,二十多年来反动政府实行利于国内外的私人资本横行的、邪恶的市场经济体制,导致新疆民众和内地民众一样政治权利更加减少,经济负担更重,在各种丑闻和阴谋中活得没有尊严的事例在“天山论坛”上很容易就可以找到。
疆独还一定具有争夺物质财富的基本动因。哪种势力都是由人构成的,是人都需要物质财富作为社会活动的基础条件之一。在这里要讲一下民族和阶级这两种事物对人思想进化程度的标志作用,人主要的思想成分(即总的人生指导思想)无非就是两种世界观——剥削阶级以个人主义为中心的世界观和劳动阶级以集体主义为中心的世界观,剥削阶级世界观的主力成员们对民众只强调民族意识,忽略阶级意识,以掩盖他们残酷剥削、压迫民众的无耻行径,愚弄被压迫者,劳动阶级世界观的主力成员们对民众是既强调民族意识,更强调阶级意识——把人按照对生产资料的占有关系和社会地位的不同,进行合理精确划分社会阵营的社会科学意识——的决定性作用。疆独对外展示的一直是强烈的民族和宗教意识(宗教意识更加愚昧落后),所以他们应该属于剥削阶级反动势力,按照剥削阶级的人生指导思想来推算,他们的领导者争夺物质财富的基本动因一定十分强烈,以满足自己穷奢极欲、荒淫无耻、称王称霸的个人主义野心,这也是他们闹疆独的真正目的。“分裂主义势力是由政治幻想家构成的一股势力,他们给维吾尔人在墙上画了一个大饼,这个大饼的名称叫‘新疆独立’。这些政治幻想家其实并不傻,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很清楚墙上的大饼是不能当饭吃的,但却可以用来要钱供养自己、满足自己的政治表演艺术家的欲望。他们把‘实现伟大的民族独立事业’当做生意来做”③。有些民众在政治智慧不够强的时期,为了发泄对反动统治的憎恨,也会默许疆独活动的存在,甚至有直接参与的可能,毕竟疆独经常袭击政权机关里的人员。
纵观一百年来疆独势力的历史,它运动变化有一个明显的规律:国内政治的变化决定着它的强弱沉浮,而且它还一直受到国际政治变化的重要影响。从上个世纪初到1949年解放前的几年,疆独势力趁着新疆广大民众不满国民党军阀和其他军阀、贵族、地主的反动统治,乘着国共内战,日寇入侵和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乱局,揭竿而起建立国中之国,形成一个活动高峰期,随后因为人民政权的建立而走入低潮,文革期间可能因为民众的幸福感仍然明显超过解放前,况且十年动乱之祸甚于疆独,所以疆独势力没有掀起高潮,“八九动乱”之后,经济体制改革成绩显著但政治体制改革严重落后的社会主义道路,终于正式成为脱缰野马,蜕变成了官僚资本主义道路,全国范围内阶级矛盾逐渐激化,疆独势力乘机又掀起新高潮。因此,通观国内外的全局来讲,疆独势力一直就是国内外反动统治阶级掌握的一个筹码,他们的变化规定制约着疆独的变化,以往的所有事实证明了,国外的反动势力为了分裂、破坏中国就会利用疆独势力,国内的反动派为了镇压民众也要利用疆独势力。昆明3·01惨案的实质也是如此,它与其说是疆独的恐怖袭击,不如说是国内外反动政权借刀杀人,在利用疆独势力恐吓革命到底的决心更加坚定的广大人民群众。昆明惨案是要由新疆、云南和北京三个地方的反动政权来负责的,比如现任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主管民族宗教事物的政协主席俞正声应辞职或被撤职查办,给真想好好干的人让路,但现在还看不出官僚资产阶级有这方面的安排。可以断定,以疆独为代表的各路企图分裂祖国的势力,在国内外反动派的支持下,还会危害全社会,尤其会和社会主义革命力量作对,我们应该像对待土匪一样对待他们。反动派的无耻和残忍只会使革命者更清醒、更努力。这个明显的规律还体现着一个真理,那就是以劳动阶级为主要组成部分的广大民众思想感情的向背决定着天下大势,哪个民族、哪个国家也不例外,试想如果广大民众对政权机关的所作所为普遍满意,而不是相反,这样那样的反政府组织怎能产生并做大做强呢?
认清疆独势力的本质和运动变化的主要规律后,就能为着手解决理清思路。要想比较好地解决疆独势力为害作乱的问题,现在总的来讲首推利用新社会主义革命的方法,就是让新疆广大爱国民众用正确的革命思想作指导,组成各种革命组织,汇入全国革命的洪流,在新疆完成清党重建政权,同时创建党组织和人大组织进行社会主义两权分立的政治体制,广大爱国民众才能争取到一起平等地管理社会的做主人的权力,只有这样其他民生问题才能顺利解决到使大家尽可能满意的程度,被以前的实践证明符合现阶段广大革命民众共同意愿的民族宗教政策继续执行,这就会使以个人主义的卑劣野心为主导的疆独投机冒险活动受到普遍的抵制而大大衰落。
通过对疆独问题的探讨,还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就是在世界各国、各地区、各民族、各阶级的联系越来越紧密的当今时代,掌握的权力和科学技术文化资源多的各种国际反动势力已经紧密勾结起来,国界对于他们来说形同虚设,而且这种状况不可避免地还在加剧,这与马克思关于国家这种事物经过漫长曲折的演变过程必将消亡的科学预测是一致的。他们的这种能覆盖全球的战略头脑对以劳动阶级为主的世界民主进步力量是巨大威胁,因此,广大民众也要有些国际眼光,比如找机会向国外传播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经验教训。外国民众的解放程度是事关我国将来重新合格的社会主义制度能否屹立不倒的必要条件之一。另外,民间的这种分散的大量的渗透有一个好处,就是让那些国家的反动政府难于防范又不容易抓到把柄。当然,一旦造成了这种彼此心知肚明的潮流,交锋就加剧了,国人还要提防反动统治者的报复。
马克思主张“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发现那些原本就存在于旧世界中的能够用于建立新世界的积极因素,尽力加以利用并不断地改进丰富起来,就能逐渐创立更加文明进步的新世界。我们在揭批现在这个姑息纵容疆独恐怖势力的官僚资本主义旧世界的同时,也能发现2009年乌鲁木齐7·5恐袭事件中英勇保护无辜汉族人的那些正义的维族同胞,还有视汉族孤儿为己出的维族阿尼帕大妈,还有被许多新疆人民视为亲人的武警新疆总队医院院长庄世华,还有昆明3·01惨案发生后在当地参加无偿献血、并当场声明暴徒是畜生,不代表新疆人的维族小伙……,这些积极因素让人深信新疆广大热爱真正的社会主义政权的少数民族同胞,一定能和志同道合的汉族同胞一起,精心组织运作,尽力提高政治智慧,把新的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在拯救新疆、拯救中国的同时,彻底消除疆独势力的威胁。

备注:
①唐立久:新疆问题生成的缘由和求解之道 2014年03月02日
②杨发仁:民族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思潮是新疆“三种势力”猖獗的思想根源 2003年5月12日
③王大豪:新疆“三股势力”的真面目 2014-02-22
手机查看并分享本文

扩充阅读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在本站发布的文章会本站有权在“散文随笔网”公众号发布,如果不同意请在文章底部予以备注。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
关注订阅号,看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