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杂文精选 >>茶余饭后 >>飞云乱弹(己亥五)

飞云乱弹(己亥五)

2020/7/2 17:02:00   0人评论   查看44次 作者:马雅云

青年朋友们,飞云今天想再弹一弹有关“成熟”的老调。所谓成熟,不仅仅是年岁和身体意义上的长大,我相信大多数朋友也不会认为这是真正的成熟。…


  1、【飞云乱弹】

  青年朋友们,飞云今天想再弹一弹有关“成熟”的老调。所谓成熟,不仅仅是年岁和身体意义上的长大,我相信大多数朋友也不会认为这是真正的成熟。那么如何才算是真正的成熟呢?小时候,我们都以为,懂得越多,就越能够分清黑白,但结果是,等我们到了一定的年龄后方才明白: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泾渭分明的黑白,因为不同人的眼中,黑白也不一样。当你理解了这其中的不同,就说明你才是真正的成熟了。真正的成熟,从来就不是智力上的升级,而是情感上的蝶变。一对恋人吵架,其中一个人说:“亲爱的,我在说谎。”试问,这句话到底是不是谎言?如果你说它是谎言,那它就是实话;但如果你要说它是实话,它亦是不折不扣的谎言。这便是著名的谎言悖论。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有时候是由悖论组成的。我们无比坚信的某种观点,往往换个角度,结果就会大相径庭,且两个截然不同的结论,都有可能是正确的。比如两个人谈恋爱,不成熟的人往往会犯这样的错误:总觉得自己有天大的委屈,对方怎么这么不懂我?口口声声说爱我的那个人,怎么一点都不理解自己?!其实答案很简单,皆因他们用了不同的思维方式:一个旨在解决问题,像消防员灭火一样,期待尽快找到水枪,瞄准火源,努力灭火;一个则侧重于状态和情绪的表达,把宣泄本身,当成了解决方式。而成熟的恋人,一般不会打破沙锅问到底:对方为啥会这样想?他这么想,是不是说明不爱我了?她是不是看多了琼瑶,怎么会如此喜欢无理取闹……须知道,恋爱不是科学,不是升级知识库,更不是打怪闯关拾宝升级;而是一门生活的艺术,哪怕暂时欣赏不来,也可以很喜欢,很多时候,恋人之间需要的,只是多一份盲目的包容。在恋爱的路上,你可能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道不同可以不相为谋,但没有必要去鄙视、抨击、甚至伤害对方。感情上的成熟,不是懂得更多的恋爱技巧,也不是掌握更多的御夫心经,而是真心诚意地理解对方,哪怕观点不一,亦能求同存异。抛开恋爱不说,即便是在日常生活中,也应该以此态度处世。因为人是群体性动物,倘若你因为别人的观点和自己不一样,就要打击和伤害对方,试问,你跟动物还有什么区别?所以,即便是你不理解对方的观点,那也应该懂得,人家也一定会有自己的理由。一个有智慧的人,必然能够容下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观念,然后还能把事情做得美满。花开生两面,人生神魔间,世间的道理,往往是正反合一,阴阳相融。你只有明白了这个道理,才不会考虑问题极端化,也就不会随随便便怒气冲天,更不会幼稚到跟人干仗,甚至动刀行凶。总的来说,不管是面对爱情,还是面对生活,真正的成熟,不是你懂得了多少的大道理,而是你理解了更多的小矛盾;也不是你结交了多少志趣相投的人,而是你接纳了更多与己不一样的人。如果说每个人的成长,都注定会有代价,那么,我所希望的是,当你经历了所有的代价之后,能换来一份真正意义上的成熟。

  2、【飞云乱弹】

  有关解读《西游记》的文章时有所见,且众说纷纭,飞云今天也不妨鹦鹉学舌一番,从另一个角度来探释一个疑问:悟空为何不背着唐僧去西天?唐僧率领的取经团,从长安去西天,跋山涉水,风餐露宿,“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行程数万里,耗时十多年,历尽千辛万苦方取回真经。而取经团中本领最高强的孙悟空,不但会七十二般变化,且一个筋斗云就是十万八千里。那么,让悟空背着唐僧去取经,一眨眼就到,岂不是省区多少事?可事实谁都知道,孙悟空没有背着唐僧去取经,那这其中的奥妙就很是令人玩味了。首先,我想如果悟空真的背着唐僧去取经,那就严重违背了上级意图,没有在思想上行动上与领导保持高度一致。要知道,让大唐派唐僧率团去西天取经,是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等高层领导内定的事情;让唐僧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象征九九归一,也是最高领导们的顶层设计。且佛祖有明确指示,取经要心诚,心不诚取不到真经;取经团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否则体现不出“任重而道远”。再者就是,说不准如来和观音可能还有更深层的战略性考虑,比如,是否不想让孙悟空过早地完成保护唐僧取经的重大任务,怕他闲起来无事生非,像过去一样到处惹事,让整个天庭都不得安宁?会不会利用孙悟空的本事,帮助清理一下沿途不听招呼的妖魔鬼怪?是不是借此机会将大唐到西天的“一带一路”收编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以扩大佛家的地盘和影响……其次,我想即便是唐僧本人,肯定也不会让悟空背着自己去西天的。你想呀,堂堂的皇帝御弟、大唐高僧、一团之长,若是有专机、奥迪乘坐尚可考虑,若没有骑白马也凑合,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一个猴子背着走,那成何体统?如何体现重任在肩?如何看出唐团长对伟大取经任务的执着与坚定?如何看出圣僧的百折不挠,一往无前呢?在通常情况下,只要没有河流、深渊和不可逾越的障碍,唐团长是绝不会让一个猴子背着走的。如此说来,事情就明了了,孙悟空没有背着唐僧去取经,不是悟空不愿意,而是上级领导不同意,直接领导也不同意。书中交代,悟空再有本事,也翻不出如来领导的手掌心,所以他必须听领导的,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领导的意向就是他的方向,领导的想法就是他的做法,领导的要求就是他的追求,领导的嗜好就是他的爱好,领导的小蜜就是他的秘密。他必须想方设法让领导高兴,领导一旦不高兴,后果一定很严重。佛祖不高兴了,有可能再把他压到五指山下,永世不得翻身;唐团长不高兴了,念起紧箍咒,他立马痛得在地上打滚。悟空也是聪明人,如此显浅的道理自然明白,既然领导不让他背着唐僧去西天,那他就只能认认真真地按领导意图办。从这个角度看去,你就会明白这样一个道理:领导永远是正确的!

  3、【飞云乱弹】

  当今世界,“绯闻”一词甚是热高,其闻之对象,皆名人明星也。而飞云今天要弹的,却与名人明星无关,乃栖居小镇之风情。在我们小镇,绯闻不叫绯闻,叫谁谁谁和谁谁谁“好”上了。比如说三炮哥和一个女人“好”上了,而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小姨子。其实,说谁谁谁和谁谁谁“好”上了,仅仅是传言,基本都是捕风捉影,很少有真凭实据,所以有些能说出来,有些不能说出来。人家明星有绯闻,一般所持的态度是既不否认,也不承认,而在我们小镇,能当面对当事人说出来的绝对不多。谁都晓得,有些事,人家可以做得,但你绝对说不得,哪怕你是亲眼看到了,你也得把嘴巴捂得紧紧的,万不可在你这儿漏出真相,因为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不过有个例外,那就是三炮哥,即便是我们当面说他的绯闻,也绝不会出事,因为说到这事时,他不但不恼,还反而开心得很,似乎他是一个刚刚从战场上得胜班师的将军。三炮哥的绯闻不仅可以当面说,还可以当作下酒菜。每每聚会,只要三炮哥在场,最好的下酒菜就是有关他的绯闻。三炮哥是个有意思的人,他从来不要你审问,总是主动坦白。比如三炮哥说,当初他到丈母娘家去相亲,看中的本来就是小姨子,可后来丈母娘偷梁换柱,却把大女儿塞给了他。每每说到这段逸事时,他脸上都挤出惋惜的神态,好像他老婆比起小姨子来差多了似的。但在我们看来,嫂子并不比她的妹妹差多少。有一次,我们在他家喝酒,三炮哥也这么说,我们对着嫂子哈哈大笑,嫂子也不恼,只是骂道:马尿又灌多了!待三炮哥真的喝多了,我们就拷问他,你老实说究竟和小姨子好到什么程度了?问到这个程度,三炮哥就给我们捣浆糊,好到什么程度?你们不晓得吗?我们再问,他眼睛一横说,告诉你?请我喝茅台!茅台我们肯定是请不起,而三炮哥的绯闻也就这么流传着。有时候,我们不问,他也坦白,还坦白得很详细,但新鲜的不多。三炮哥越是这样坦白,我们就有点怀疑。但事实上,三炮哥和他的小姨子在一起的时间,似乎真的要比和嫂子在一起的时间长。比如打牌,三炮哥最喜欢的搭档,就是他的小姨子。打牌打晚了,小镇上的很多人都看到,三炮哥和他的小姨子坐在馄饨摊小桌边,头对头地吃馄饨呢。也许看多了,小镇上的人也就都信了三炮哥的绯闻,三炮哥和他的小姨子是真“好”上了。有一次,就我和三炮哥两个人喝酒,喝的当然不是茅台。在微醺中又说到了绯闻这件事,他问我相信不相信?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三炮哥一本正经的说,其实你们不知道,我哪里会做这样的混账事。我们眼看着就老了,孩子们都飞到外边去了,回不回来都难说。亲戚们不在一起取个暖,将来老了之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取暖,也许就是三炮哥绯闻的真相,但却难以令人信服,因此有关他的绯闻依旧在小镇流传着。其实人世间的许多事情,只要不触犯法律,就不必去追问什么真相,更何况有些事压根就没有真相,比如绯闻。

  4、【飞云乱弹】

  我们在生活中总会遇到一些戾气十足的人,见天跟斗鸡似的,往往因一些无厘头的小事,就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恶言相向,真让人感慨万端。飞云在感慨之余细思,觉得很多这样的场景,其实根本就算不上是争论,而是我们常说的抬杠。人与人之间一旦开始抬杠,就必然在情绪上严重升级,继而开始出言不逊。究其原因,主要是话语的不对等,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语境下交流,更不在一个层次下交流。表面上看是鸡和蛋的争论,实际上是鸡和鸭的争论,风马牛不相及,也因此各说各的话,各发泄各的不满。我历来主张,不要和不思考的人斗嘴,因为思考,是人与人交流的前提。尽管思考的层次差异可能会很大,但思考与不思考的差异,就不是螺旋桨和喷气式之间的差异了,而是飞机和大炮的差异。尽管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但是,因为见识的差异,阅读的差异,思考的差异,而使彼此之间行若风马牛了。但凡是正常的争论,双方并无绝对的正确或错误,而是站在同一个平台上,好比擂台比武。倘若一个是真正的武士,而另一个则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那就无法比斗。至于那些动辄扣帽子、抡棍子,胡讲蛮缠的人,他们不是和你争论,而是无理取闹。遇到这种人,你只能是或回避、或远离、或一笑置之,或请他闭嘴。细分析起来,这种人其实也很可怜,自己不学习、不读书、不思考,却还想显摆显摆,刷个存在感,以表示他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有思想的高人。除了思考之外,争论还需要共同的逻辑修养,跟一个不懂逻辑的人争论,要不了几句话就必然张冠李戴了。他们不断地偷换概念,让争论的内容总是脱离原本的话题,再说下去,就是一场无谓的争吵。当然,这也不一定是他理屈词穷后的有意为之,而是他压根就不懂,任何的争论,都不应该乱扯一气,只有集中话题,才是讨论的基础。抛开那些具有原则性大问题的争论不说,即便是面对因生活中的一些琐事而发生的争执,我们也该有这样的态度和修养,我想这也是社会文明的象征之一吧。

  5、【飞云乱弹】

  飞云若是突兀地问你:“你会害羞吗?”我想,即便是你有涵养,也必定会面带愠色,若是欠涵养,那定然会骂我个狗血喷头。那么,我不妨换一种方式再问:“你从没有害过羞吗?”你若说有过,我立马向你道歉:方才的问话不太恰当,还望你谅解;你若说从未害过羞,那我便立马掉头走人,即便以前咱俩是朋友,也从此不相往来。为何?因为不知害羞或从未害过羞的人是十分可怕的。道理可以这样逆推:一个正常的人,平日做事说话,难免有过失,正所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既然过失难免,那就不必追究过失本身,而应看他对过失的态度。人有了过失,最起码的态度应当是惭愧,也即害羞,接下来才是改正,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若有了过失,连最起码的惭愧都没有,也就谈不上改正了,那就是过而不惭,恶莫大焉。既然都明白他是大恶人了,除非吃了豹子胆,再怎敢和他交往呢?害羞,是人类的天性,也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标志。小猫将屎尿拉在床单上,你一把将它拔拉下去,厉声呵斥几句,小猫蜷缩在墙角,眼里湿润润的。但那并非是小猫在害羞,而是它因你的呵斥,害怕接下来还要挨打。人就不同了,你们家小孩若已懂事,偶尔夜间尿了床,第二天早上他或许会掩饰,比如用被子将尿湿的地方盖住,若被发现,他一定会面带羞涩。因为他知道错了,虽说不是有意的。害羞是可爱的,一个姑娘,不管长得漂亮不漂亮,只要她懂得害羞,那就离天使不远了。如果她不懂得害羞,即便是长得再漂亮,那她必是撒旦的女儿无疑。原本漂亮而又面带羞怯,便是人世间最让人敬爱的美女神态。除了可爱,害羞还是可敬的。一个人偶尔做件错事,若知道害羞,就显得特别有人情味,知错改一半,剩下的一半也就顺其自然的改正了。所以古人说,知耻近乎勇。在我们汉语意境中,要是说谁不知害羞,那是极其严重的,已经超出了批评的范畴而近乎于骂人,就差说你不是人了。由此可见,人之害羞,实在是一种可贵的品质,但愿我们都成为懂得害羞的人。

  6、【飞云乱弹】

  在飞云看来,一个人是否文明,关键要看他是否讲道理。对我们每个人而言,讲道理既是一种意愿和态度,更是一种能力。只可惜的是在我们的生活中,不讲道理的人太多。但凡起了争执,一方说:你怎么不讲道理?另一方往往会说:就不讲道理,怎么啦!你看,这种人安着的心,是压根儿就没想跟你讲道理。对有些人而言,他们只听得懂拳头的语言,暴力的语言,当然还有权力的语言。如果苛刻一点说,他们根本就听不懂人话。尽管对话双方都操同一种语言,但实际情形却像是鸡和鸭讲。这种人也许在熟人或亲友面前要稍微好一点,但复杂一点的道理,他们也一样听不懂。即便是在网上争论,虽然彼此见不到面,大体不能用拳头说话,但不讲道理的情态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动辄问候人家父母的就不用提了,就算是不骂人的争论,大致也看不见逻辑,反正是胡搅蛮缠,只要能把你搅晕,我就算赢了。谁都知道,动物之间的较量,全靠蛮力决定,这是动物界的秩序,也是用弱肉强食原则来维持的,因为动物没有复杂的语言系统。而人类文明进步的最大表征,就是有了复杂的语言,有了理论的逻辑,有了明了利害的理性,也有了可以倾听对方的情商。可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却没有进化到这个程度,而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则是没有这样的意愿。他们虽然享受着人类二十一世纪的文明成果,但大脑还滞留在远古的丛林时代,他们只习惯于听从权力或暴力的语言。一个在街头可以跟妇孺耍蛮使横的男人,如果碰上一个胳膊比他粗力气比他大的人出来干预,马上就会变成龟孙子,一口连声地说,大哥您说得对,您说得对。他们在网上对一些根本没法回击的人放肆地攻击和谩骂,似乎理直气壮,但只要风向一变,这种人马上就销声匿迹。欺负弱小,本就是一种畸形的享受,也是一种非常低级的享受,但就是总有人沉湎于这种享受而不能自拔。最根本的是,文明的光即使从大墙的缝隙里照过来,也没有照在他们身上。他们对野蛮已经习惯了,尽管自己也经常被野蛮地对待,他们还是更习惯于野蛮,因为他们的人生很低贱,他们也自甘低贱。对这种人而言,讲道理,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或者只是一个遥远的传说。

  7、【飞云乱弹】

  在飞云看来,一个人是否文明,关键要看他是否讲道理。对我们每个人而言,讲道理既是一种意愿和态度,更是一种能力。只可惜的是在我们的生活中,不讲道理的人太多。但凡起了争执,一方说:你怎么不讲道理?另一方往往会说:就不讲道理,怎么啦!你看,这种人安着的心,是压根儿就没想跟你讲道理。对有些人而言,他们只听得懂拳头的语言,暴力的语言,当然还有权力的语言。如果苛刻一点说,他们根本就听不懂人话。尽管对话双方都操同一种语言,但实际情形却像是鸡和鸭讲。这种人也许在熟人或亲友面前要稍微好一点,但复杂一点的道理,他们也一样听不懂。即便是在网上争论,虽然彼此见不到面,大体不能用拳头说话,但不讲道理的情态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动辄问候人家父母的就不用提了,就算是不骂人的争论,大致也看不见逻辑,反正是胡搅蛮缠,只要能把你搅晕,我就算赢了。谁都知道,动物之间的较量,全靠蛮力决定,这是动物界的秩序,也是用弱肉强食原则来维持的,因为动物没有复杂的语言系统。而人类文明进步的最大表征,就是有了复杂的语言,有了理论的逻辑,有了明了利害的理性,也有了可以倾听对方的情商。可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却没有进化到这个程度,而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则是没有这样的意愿。他们虽然享受着人类二十一世纪的文明成果,但大脑还滞留在远古的丛林时代,他们只习惯于听从权力或暴力的语言。一个在街头可以跟妇孺耍蛮使横的男人,如果碰上一个胳膊比他粗力气比他大的人出来干预,马上就会变成龟孙子,一口连声地说,大哥您说得对,您说得对。他们在网上对一些根本没法回击的人放肆地攻击和谩骂,似乎理直气壮,但只要风向一变,这种人马上就销声匿迹。欺负弱小,本就是一种畸形的享受,也是一种非常低级的享受,但就是总有人沉湎于这种享受而不能自拔。最根本的是,文明的光即使从大墙的缝隙里照过来,也没有照在他们身上。他们对野蛮已经习惯了,尽管自己也经常被野蛮地对待,他们还是更习惯于野蛮,因为他们的人生很低贱,他们也自甘低贱。对这种人而言,讲道理,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或者只是一个遥远的传说。

  8、【飞云乱弹】

  飞云在书中读到这么一个故事,说有一个人深山迷路,幸遇一位独居老猎人。大雪封山,老猎人已无食物款待客人了。一天清早,客人醒来,发现老猎人将陪伴着他的猎狗杀了。客人感动万分——然而,读到此处掩卷沉思,我却没有一点感动的意思,反而觉得老猎人有点残忍,提刀面对自己唯一的伙伴,如何能下得去手啊!承蒙上苍恩宠,人成为自然界最高级的生命,于是人便颐指气使地对待其他生命,宠它弃它杀它,随心所欲,全看自己的好恶。更可恶的是,人总喜欢对动物给以道德上的评价,比如说狗忠诚,牛勤恳,驴愚蠢,狐狸狡猾……其实,动物又如何有人的复杂,哪里懂什么忠诚、勤恳、愚蠢、狡猾呢?一切的主导还不都是人。人喜欢狗,只因它肯听命于主人,主人踢谁一脚,它必扑上去咬一口;人喜欢牛,是因它可劳作可挤奶可宰了吃肉,若得个牛黄更是宝贝,而它又总是默默地忍辱负重;人喜欢马,是因其在古时可驰骋千里,如今可作旅游区一景;人不太喜欢猫,大约在于猫更倾向于自我,喜欢相忘于江湖,而不在意是否从一而终;人嫌弃驴,是因其负重不及牛,奔跑不及马,只可在小媳妇回娘家时,不紧不慢地出点力;同理,人将老鼠、苍蝇、蚊子之类称为害虫,视其若恐怖分子,也只为自身受到了它们的伤害。动物自身压根就没有什么道德概念,也就无法对此表达自己的态度,所谓动物的道德,其实不过是人类对自己的反讽。人说羊羔跪乳是因为感恩,羊若能言,怕要说:废话,我倒想站着吃,可也得够得着我妈的奶头呀;人说猪又笨又懒,其实与其他动物相比,猪倒是聪明——你终究要杀我,凭什么我还要为你当牛做马,看家护院?懒懒地让你伺候我一生,多少也对等点。哈哈,这自然是我的笑谈,猪没有这个思维能力。其实我要说的是,每种动物都有它们自己的自然特性,都是其本能而已,与道德无关。人对动物永远是霸权,即使显出爱意,那内涵也是施舍、怜悯和宠幸,而绝无平等之意。也许有人会说,人是这个世界的主宰。那我的回答是:你别得意忘形,更不要忘了头顶上还有上苍,它也可以宠你弃你杀你。

  9、【飞云乱弹】

  飞云刚打开微信,就有人发来一条链接,且附有留言:亲,孩子在参加比赛,请去点个赞哦!不知你的微信如何,反正在我的微信里,类似的讯息每天都会收到很多,求点赞、求转发、求关注、求捐款……面对诸如此类的求,通常我都是不予理睬的,只因这次所求者是生活中一位比较不错的朋友,我也就索性点开了链接,但见一个胖嘟嘟的小子身着汉服,在优美的古曲中朗诵《伯牙绝弦》。说实话,水平确实不敢恭维,除了基本的断句存在错误,就连国语都极不标准。说是朗诵,可实际情形还不如说是背诵。可再看后面的点赞数,竟然已达五千多,名次已位列第二,这让我不禁咋舌。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给朋友的孩子点赞,因为他的水平还远没有达到让我点赞的程度。我甚至想,这五千多个赞中,究竟有多少人是真正观看了视频后点的呢?我敢断定,这里面有不少都是“秒赞”。再看下面的评论栏,有人说:你考虑赞不赞的时间,也足够点好几个赞了。有人附和:给朋友帮个忙,哪有这么多原则?还有人更直接:至于这么较真吗?有你一票不多,没你一票不少,爱赞不赞!想想的确是这样,但我仍然觉得,哪怕是在网络世界,哪怕是“举手之劳”,我也想“我手点我心”,最重要的是,我不喜欢做违心的事,更讨厌被道德绑架。行文到此,忽然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档类似节目中,有一位评委说过的一段话:您的故事真的很感人,我对您充满了同情和钦佩,但这是比赛,从专业角度讲,对方更胜一筹。对不起,我要把反对票投给您……评委眼睛里尽管也闪动着泪光,但丝毫没有影响他最后的决定。顿时,我的心里对他充满了敬重。于是,我在微信里如实告知了朋友:不好意思,我没有给你的孩子点赞。对不起!

  10、【飞云乱弹】

  小区门口拐弯处有个早餐店,很火,每天早晨买早点的人都要排队。某日休息,我早起去排队买包子,由于去的早,前面只有三名顾客。我正自庆幸,忽有一人靠拢过来,有加塞儿倾向。我警惕,跟紧队伍。那人跨前一步,要向窗口递钱。无人制止,就连正在被他直接妨害的那位排头顾客,也心平气和,假装看不见。这很奇怪,因为该人虽年轻,长相却不恶,个头也不高,“敌”我力量对比,有利于守秩序的一方。“排队!”我忍不住高喊,“后边去!”可能是我夜里睡得好,早上起来精神振奋,对现实充满希望和责任感。我不是豪杰,也不会武功,但我个子不低,且穿着外套,外人也看不出胳膊粗细,刺青与否。而且,由于去的匆忙,还没洗脸,头发蓬乱,再加我用语蛮横,不说“先生”不说“请”,大有粗鲁村汉之态,这就给加塞儿那小子,施加了某种压力。那小子果然缩手,停止递钱,但却不去排尾,而是站着不动,跟我,处于所谓相持阶段。他一定看到,我虽个头不低,但却骨瘦如柴,并非一条地道地壮汉,想来甚是遗憾。若是排得快,放他一马也无妨,偏偏很慢,油条、包子都是现炸现包,费时间。这时我前面还有两人,坏小子仍站在窗口,窥测时机。说他是坏小子,想必不冤。也许在别的时间、空间他也是个好人,但现在这几分钟,太差,不及格。“排队去!这么多人,哪能不排队?”我继续催,扭头,对着大家,“是不是啊?”我的本意,是想发动群众,求得声援。这个并不复杂,语法上叫一般疑问句,只须回答“是”或“不是”,就管用。与此相比,特殊疑问句就要难一些。如果我说,加塞儿是个什么行为呀?咱们大家应该怎样对待呀?那群众一定困惑:这孙子谁呀?这么说话?回答也就千奇百怪,不了了之。我微笑,等待大家说“是”。无须多,有两三个“是”,就有两三颗友军的子弹,叭叭叭!足矣。不料,大家惜字如金,等了半天,硬是无人答话,连哼一声都不肯。可见,群众,不是你想发动,就发动得了的。坏小子受了鼓舞,上身前倾,蠢蠢欲动。“哎,我说,排队呀,早晚能排到。”我听见自己孤零零的声音,语气已趋和缓,不像是仗义执言,倒像是苦苦相劝。我心不甘,再次问大家,“是不是啊?”仍然无人回答,只有油条在锅里咝咝响。人们目光冷漠,或者游移,躲闪,不悦,似乎嫌我多事,竟然将如此讨厌的选择,强加在大家头上。本来一个美好的早晨,那么香的包子,那么脆的油条,你偏要让我们公开个人看法,凭什么?我不再看群众,哪里有群众?我只看坏小子,确切说,是看坏小子的腰。腰平常,没带刀。带刀也不怕,我可以拿起板凳抵挡。我有劲,一拽,就把坏小子……拽过来。“干什么?”坏小子有点紧张。外强中干。麻杆儿打狼,两头害怕。“你不是想加塞儿吗?”我说,“加吧,就加我后头,我买完了,你买。”坏小子松口气,想笑,没笑好,更像坏小子。众人还是无言,静静面对,默认我和坏小子结盟。

  11、【飞云乱弹】

  小区门口拐弯处有个早餐店,很火,每天早晨买早点的人都要排队。某日休息,我早起去排队买包子,由于去的早,前面只有三名顾客。我正自庆幸,忽有一人靠拢过来,有加塞儿倾向。我警惕,跟紧队伍。那人跨前一步,要向窗口递钱。无人制止,就连正在被他直接妨害的那位排头顾客,也心平气和,假装看不见。这很奇怪,因为该人虽年轻,长相却不恶,个头也不高,“敌”我力量对比,有利于守秩序的一方。“排队!”我忍不住高喊,“后边去!”可能是我夜里睡得好,早上起来精神振奋,对现实充满希望和责任感。我不是豪杰,也不会武功,但我个子不低,且穿着外套,外人也看不出胳膊粗细,刺青与否。而且,由于去的匆忙,还没洗脸,头发蓬乱,再加我用语蛮横,不说“先生”不说“请”,大有粗鲁村汉之态,这就给加塞儿那小子,施加了某种压力。那小子果然缩手,停止递钱,但却不去排尾,而是站着不动,跟我,处于所谓相持阶段。他一定看到,我虽个头不低,但却骨瘦如柴,并非一条地道地壮汉,想来甚是遗憾。若是排得快,放他一马也无妨,偏偏很慢,油条、包子都是现炸现包,费时间。这时我前面还有两人,坏小子仍站在窗口,窥测时机。说他是坏小子,想必不冤。也许在别的时间、空间他也是个好人,但现在这几分钟,太差,不及格。“排队去!这么多人,哪能不排队?”我继续催,扭头,对着大家,“是不是啊?”我的本意,是想发动群众,求得声援。这个并不复杂,语法上叫一般疑问句,只须回答“是”或“不是”,就管用。与此相比,特殊疑问句就要难一些。如果我说,加塞儿是个什么行为呀?咱们大家应该怎样对待呀?那群众一定困惑:这孙子谁呀?这么说话?回答也就千奇百怪,不了了之。我微笑,等待大家说“是”。无须多,有两三个“是”,就有两三颗友军的子弹,叭叭叭!足矣。不料,大家惜字如金,等了半天,硬是无人答话,连哼一声都不肯。可见,群众,不是你想发动,就发动得了的。坏小子受了鼓舞,上身前倾,蠢蠢欲动。“哎,我说,排队呀,早晚能排到。”我听见自己孤零零的声音,语气已趋和缓,不像是仗义执言,倒像是苦苦相劝。我心不甘,再次问大家,“是不是啊?”仍然无人回答,只有油条在锅里咝咝响。人们目光冷漠,或者游移,躲闪,不悦,似乎嫌我多事,竟然将如此讨厌的选择,强加在大家头上。本来一个美好的早晨,那么香的包子,那么脆的油条,你偏要让我们公开个人看法,凭什么?我不再看群众,哪里有群众?我只看坏小子,确切说,是看坏小子的腰。腰平常,没带刀。带刀也不怕,我可以拿起板凳抵挡。我有劲,一拽,就把坏小子……拽过来。“干什么?”坏小子有点紧张。外强中干。麻杆儿打狼,两头害怕。“你不是想加塞儿吗?”我说,“加吧,就加我后头,我买完了,你买。”坏小子松口气,想笑,没笑好,更像坏小子。众人还是无言,静静面对,默认我和坏小子结盟。

  12、【飞云乱弹】

  在飞云的微信里,时不时会收到“正在清粉,打扰见谅”的消息,起初不明就里,后来方知,微信朋友圈是有“拉黑”功能的,就是把某人拉进黑名单,屏蔽其言论,但在对方的通讯录里,你的大名依旧挂在那里。所谓清粉,就是清楚那些已将自己拉黑或删除了的人。这个功能好,你可以把圈里那些不想交往的人“拉黑”,从此分道扬镳,不再交集。就拿我来说吧,起初刚学会上微信时,新鲜无比,逢人便加,通讯录一时多达千余人,有常来常往的,也有从不交集的;有情投意合的,也有话不投机的;有清新高雅的,也有俗不可耐的。久而久之,我被朋友圈里的某些人搞得不胜其烦,于是不由得也动了“拉黑”的念头。凡是常在朋友圈里做广告的,三天两头拉我投票点赞的,骂骂咧咧言语不堪的,还有看啥都不顺眼的“喷子”,我都干脆“拉黑”,绝不客气,也不怕得罪谁。这样一来,虽然微信圈里的朋友少了许多,竟剩三百多人,但质量却高了一大截,也清净了许多。当然,“拉黑”,也未必说明自己一定有多高明、多正确,但就是心里不想和你来往了,和你没话可说了。这就叫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是从此萧郎是路人;就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就是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就是要敬而远之,各自为政。其实“拉黑”,也是趋利避害之举,把那些可能或已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开除朋友的行列。譬如:那些口蜜腹剑心怀叵测的人,那些两面三刀拨弄是非的人,那些斤斤计较看重鸡虫得失的人,那些薄情寡恩忘恩负义的人,那些不忠不孝寡廉鲜耻的人,那些见利忘义见钱眼开的人,那些言而无信出尔反尔的人。不管这些人多有本事,多有实力,跟你的关系曾经多铁,都要坚决“拉黑”,毫不犹豫。要不然,将来很有可能就会祸害到你,因为自古以来,给自己带来劫难,且落井下石的人,很多都是昔日那些德行不好的酒肉朋友。常言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是跳出微信,面对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圈,那些德行不好表现恶劣的人,你也照样要“拉黑”,这固然需要智慧和眼光,更需要勇气和决心。否则,你就会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13、【飞云乱弹】

  飞云曾与一文友在微信里聊天,他发过来一个书名,问我读货这本书吗?我说没读过。他说没读过这本书你怎么能写作呢?我惭愧至极,且无言以对。不过实话实说,没读过就是没读过嘛!一个人在社会上混,必然要与人交流,而交流的最佳方式,就是与人对话。就像演话剧一样,甲说一句,乙接一句,甲又说一句,乙再接下去,否则就会冷场,出现尴尬。但现实生活毕竟不是演戏,没有预设台词,所以在接话时,首要的前提是要有一个正确的理解和准确的判断,看前面那个人说的话是否真实,有无道理,而后在做回答,不能不经大脑过滤,就或者人云亦云、盲目跟从,或者顺坡就驴、随声附和。人家说地球是圆的,你就说跟西瓜差不多;人家说地球是方的,你又说跟字典差不多。人一旦像随风摇摆的墙头草,没有立场,是非不清,那也就只能与糊涂虫为伍了。忽然想起一则书中看来的趣闻,说一帮朋友坐车外出游玩,途经动物园时,车中于姓朋友忽然对侯姓朋友说:“近闻此间住侯姓甚多,君知之乎?”侯先生答到:“不知。”于先生说:“有名侯国泰、侯国奥者,均曾留学外国,雅有声名,君宁不识乎?”侯先生像被点醒了似的,立刻到:“哦,哦,侯国泰,吾似识其人,佳士也。”等到返回,又经此动物园,于先生指着上面挂的牌子对侯先生说:“君族佳士,已在此牌矣。”众人一瞧,原来那牌子上分别写着“泰国猴”“奥国猴”,让于先生从右往左读一遍,又从左往右读一遍,就产生了两种内容与效果。看似是一则笑话,实则对现实的讥讽。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可是偏偏有些人就喜欢不懂装懂,无知装有知,攀高附贵,滥竽充数,时间一长,难免露馅。世界那么大,你想去看看,这个可以办到;世界那么大,知识那么多,你想全都懂,这个不可能办到。所以人要承认自己的不足,不但敢于说“不”,也要勇于说“不知道”。而要做到这一点,最重要的就是要克服“面子”障碍,万不可死要面子活受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没必要摆出很有学问的架势,去掩饰自己的短处。明人江盈科写过这样一个故事,说有一北方人到南方做官,有人请他吃菱角。这位老兄此前从未见过菱角,不知如何下口,但是他又极好面子,不好意思问人家(觉得自己一个当官的,应当什么都懂才是),于是拿起菱角就往嘴里塞。边上的人好心提醒他:“吃菱角要去壳的呀!”官人最讨厌别人说他无知,当即不耐烦地说:“我怎么会不晓得呢?我连壳一块吃,是为了清热败火。”那人试探道:“北方也种这个东西吗?”官人斩钉截铁地说:“前山后山,何地不有!”这一下底裤露出来了,菱角明明长在水里,怎么会满山遍野都是呢?这位老兄最大的贡献,就是为后人创造了一个成语:强不知以为知。老兄,说声“不知道”会死呀?

  14、【飞云乱弹】

  谚语有云:话不可说的太满,事不可做的太过。吹牛的话,小范围说说也就罢了,若是大张旗鼓的满嘴跑火车,就会招灾惹祸,比如《水浒》里的任原。燕青在梁山上呆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动起了下山打擂的念头呢?原来有个太原人叫任原的,自号擎天柱,口出大言:“相扑世间无对手,争交天下我为魁。”这两句话换成今天的话就是“厉害了,我任原”。他说厉害了,也许是真打败过几个对手,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咬人的狗不叫唤。浩浩乾坤,茫茫人海,身怀绝技者不知凡几,人在说话时怎能不掂量掂量?也正是他这“厉害了,我任原”的叫嚣,一下惹恼了同是相扑名家的燕青。燕青自幼跟着卢员外学相扑,多少年来江湖上也是不曾逢着对手。今日遇此机会,他岂肯错过?于是请示宋江,宋江担心对手膀阔腰圆,怕燕青不是对手。可燕青竟然用相扑使巧的理论说服宋江,得到允诺下了山。当燕青赶到赛场时,首先看见两条红标柱,上立一面粉牌,写着“太原相扑擎天柱任原”,旁边两行小字写着“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苍龙”。这些字与他高叫的口号一样,具有惹人恼怒的奇特功效。燕青看了,便扯扁担将牌打得粉碎。那些大话给自己和手下喽啰壮胆,在家里偷偷说说也不打紧。可你拿着锣,满大街敲,一边敲一边喊,我是天下第一。这不是找揍,是找死。俗话说:强中更有强中手,莫在人少夸大口。就连身材瘦小的燕青尚不服气,决然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更何况别人,比如燕青的师傅卢员外。可见,自吹自擂是落败的前奏,是召集反对者同盟军的号角。事态的发展果然毫无悬念的如人所愿,任原被燕青扔下台去。不知他被扔下去的当儿,是否还能想起自己当初的豪言。倘不是当初可着劲的神吹,也许他现在还吃着那不尽的好处呢。语言这东西真是奇怪,有时能让人听了之后立刻怒从心头起,火冒三千丈。拟词的人本意也有可能就是为了活跃气氛,或者鼓舞士气。可受众的态度就大相径庭了,也许有人看了不过哂笑:竟说大话。吃瓜群众半信半疑,忽悠时间长了,任原自己这也许就当真了。可他万万料想不到,他这么自吹自擂不打紧,却惹得天下英雄愤愤不平,都要与他一较高低。即使力不能敌,那也乐得看他战败。这世上,有些话只能由别人说,却不能自己说。比如伟大的父亲或伟大的母亲,别人说是赞美,自己说就是恬不知耻了。再比如说“飞将军”“杨无敌”,别人说可能增加英雄的传奇色彩,而自己也如此说,那就有点像舞台上的小丑自报家门的意思了。我每当遇到狂妄无忌、大言不惭者,心中不免就浮现起不祥的预感,奇怪的是这预感每每应验。我甚至怀疑上苍,专门挑说大话的捉弄。

扩充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在本站发布的文章会本站有权在“散文随笔网”公众号发布,如果不同意请在文章底部予以备注。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
关注订阅号,看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