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杂文精选 >>反腐倡廉 >>致杨景水老先生

致杨景水老先生

2009/2/23 21:36:00   0人评论   查看3934次 作者:加急密电

杂文尊重的是事实,讲究的是公理。如果先生连这点勇气都没有的话,还是不要写杂文、不要评杂文的好。退一步说,如果先生觉得不写不足以平郁闷的话,那么,我倒是觉着先生该学一学文革时期的手法,把自己的话语写成语…

  加急密电:致杨景水老先生
  (声明:此文谨呈您杨老阅示,请勿传第三人看,注意绝对保密)
  杨景水老先生:您在《致傅宗英公开信》文末说“鉴于我的年龄长于你许多,致敬就免了吧!”。“年长者”不给“年幼者”书面致敬这一规矩让我长了见识,谢谢您。刚浏览一则“20万人送英雄民警”新闻称,在殡仪馆里,英雄的父亲向殉职儿子的遗体脱帽致礼,这太违您老“长幼有序”的道德规范了,那个父亲堪称十足“道盲”。我按您老的道德规范行事,若您杨老先生还想跟我“交流”的话,请您直呼“傅宗英”,不能再称我为“先生”行吗?我不敢妄自在您老面前冒充“先生”,否则我会被折寿的。您老注意到了吗,我俩“交流”的几篇文章里,我一直称呼“您”,原来我还把您当为“年幼者”小兄弟呢?现在看来我太不懂规矩了,我怎么能对“小兄弟”尊称为“您”呢!
  在我坚持“有理讲理”原则基础上,因我还未涉足杂文界,故在与您的“交流”中,只是遵循着实践着杂文要义,多了一些针刺丑恶、幽默泼辣、调侃俏皮之语言企图混进杂文界而已,没有像您这位“涉足杂文界”(杨语)的老前辈对我使用“无中生有”、“大肆渲染”、“Q精神”及“强词夺理地狡辩 ”等近乎谩骂语言,真涉嫌太失您长者的风雅、风情、风采吧?我在您大作之末发现有网友在贴子中称您为“杨老革命”,开初我不以为然,认为“老”是资格而非“年龄”。因为我在机关退休后也享有“傅老革命”之誉。今天听您一说,您资格老又年龄长,今后我不再称您“先生”而改称“老先生”,或简称“杨老”,自始至终保持着对您长兄的尊敬,这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传统美德。
  杨老:我的《热》文,本想就“分歧”的最后五个问题“交流”意见,最终实现如您所说:“但愿最终能够统一起来”!但您一味回避而不敢面对,避实击虚,未能接触些微正题,令我很遗憾……有网友说这是您的“休战书”、您高挂“免战牌”了、您“落荒而逃”及建议我“笔下留情,别痛打落水狗了……”云云。我不苟同这些网友关于您老要“休战”、挂“免战牌”、“落荒而逃”之说,更不忍心那些“地富反坏右及黑五类份子”用“痛打落水狗”来糟踏您老人家的人格尊严。要是他们这般恶毒地咒骂我,我誓死要状告他们。杨老:如果您要起诉他们“是可忍,孰不可忍”地诬蔑您搞“特务政治”,是“走狗”、“奴才”,我自荐免费当您的“诉讼代理人”,因为我有过这种经历,而且是当事人一审二审的“全权委托代理人”呢。我保证帮您老打赢这场官司,一泄您老心头之仇之恨!从而“保卫”“社会主义方向及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正义性……”(杨语)
  由于您老年事已高,难抗“头晕眼花”自然规律。今天我终于完全理解您老的“世间观改世界观”、“唯物主义者改唯心主义者”、“聪明一事糊涂一事”及半边引号《"》、“2009.120”等用词用语皆因“眼花”所致,并非您的马恩列斯毛理论水平低劣。
  您在《致傅宗英公开信》里说「“至于杨师群的为人,说来不好听,又与本文与关(“与关”,实在令我费解---傅注),就免了吧。”你却把“说来不好听”里的“不”字删掉,变成“说来好听”!但愿是你的疏忽」。
  不嫌啰嗦,我引用我原文「也巧,在我拙文“有感杨景水”网友评论中有“游客 ”…… 跟贴说“在百度和谷歌搜索网上看了《杨师群老师,您委屈了》、《杨师群教授,您受惊了》、《南方周末“让人匪夷所思”的控告》、《救救杨师群》及《我们需要杨师群教授》、《杨树群“反革命”风波》等文章,没杨师群被立案被定性“反革命”之类的只言片语… ”用您话说,“至于杨师群的为人”,说来很好听,“又与本文与关,就免了吧”」。“说来很好听”是我的原话,我怎能斗胆纂改您老“说来不好听”那句话?
  请您老戴上200倍放大镜或显微镜仔细看一遍,是我把“不字删掉,变成“说来好听”吗?是我的疏忽还是您老的疏忽?归根结底,还是您老“眼花”并兼“缭乱”之缘故,我理解您绝非有恶意攻击我之歹意……
  但从您的“鞭挞了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保卫了社会主义方向及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正义性……”等方方面面思维看,您老虽然“眼花”但却没“头晕”,像您老这般高龄之长者,实属罕见!基于此,有网友建议:“扬先生爱唱赞歌,但歌颂并不是杂文的职责,更何况是无原则的歌颂了。杂文如此写下去实在看不出前途何在。扬先生歇歇吧”。我也祝福过您“杨景水先生,若您的产品适销对路多好”!听人劝,得一半。恳请杨老考虑考虑这建议和祝福吧。倘您的大作投往当前“改革开放三十年征文”,不说拿特等奖,您也会名列前三名的。另据未经证实消息称,某地正在筹建《歌舞升平》大型网站,您的大作肯定会被站长排列头条,而且肯定会好评如潮哩。
  言归正传,您老说“别忘了我们争论的焦点是杨师群问题,请你打开《乌有之乡网》,看看那里的绝大多数文章,你就没话可说了”!您老这句“没话可说了”,听起来好“耳熟”却未“能详”哦,我至少听过几遍了。您老那天要我看,今天又要我看《乌有之乡网》,看了怎么着?我恭敬不如从命,遵嘱搜索出民间网站“乌有之乡网”,只见“乌有之乡网”是“谁办的”、咋“被封”了、“网站背景”及“张维迎要告被侵害名誉权”等标题,我便无心思再打开该网站网页,寻觅有关“杨师群问题”的真真假假了!我只相信官方“上海市政府网”、“上海市公安局网”关于“杨师群问题”的最终结论。退一步说,杨师群被打成“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份子”或“反动学术权威”而被“双开”而“坐牢”,或者被授于“马列主义学术权威”、“革命教授”而“获奖”而“升迁”,跟您我何干?再说,盖棺也难论定,刘少奇、彭德怀等及王张江姚两类性质截然相反的案件,“今是昔非”或“今非昔是”已不足为奇……正如中央某首长前不久那句“吃饱了没事干……说三道四”一样,您我“争论”有啥实际意义呢?综合您我在“杨师群问题”上的观点,我的看法是他至今未被立案调查没被“双开”、“刑拘”,是“好人”;而您老的看法截然相反,是“坏人”对吧?我说“好人”、“坏人”,比说“革命”、“反革命”温柔些,不那么刺耳。
  我非常尊敬尊崇的杨老先生:如果您老对我这封“加急密电”还有话说,请您老直奔我在“热”文中向您咨询的那五个问题一一作出解释。如离开这五个问题东拉西扯不敢正视,我只能回敬您送我的那句话即“强词夺理地狡辩”!我会更加有力地作出反应,因为我之前已给您老留足了面子!
  我很赞赏杨宏潮 先生《致杨景水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杨宏潮致杨景水共两封公开信)里所称:“杂文尊重的是事实,讲究的是公理。如果先生连这点勇气都没有的话,还是不要写杂文、不要评杂文的好。退一步说,如果先生觉得不写不足以平郁闷的话,那么,我倒是觉着先生该学一学文革时期的手法,把自己的话语写成语录,让别人照办就是了。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您老说“很欣赏”我的“大山理论”,令我受宠若惊!您老那句“难道不是“只看到了背阳面”而完全否定了“向阳面”吗?”,分明表示您老是站在“向阳面”,而我是站在“背阳面”的。我的“大山理论”的基本点是:无论在“向阳面”歌颂赞美“大山”的金风送爽、金光闪闪、金碧辉煌、金鼓齐鸣和在“背阳面”揭露时弊、批判丑恶、建言献策,最大限度消除阴暗面,都是热爱大山的表现。您老应知道,杂文创作不是站在“向阳面”而是站在“背阳面”热爱“大山”的。您的站在“向阳面”热爱“大山”之作品是不是投错了地方呢?
  星星跟着月亮转,您的知名度比我俩“交流”前至少翻了两番。您老那篇《发泄者》大作被围城杂文网列入“热评文章”榜首,到眼下为止已有75条评论,真可喜可贺!而我的知名度也环比增长至少50个百分点,而且还有大幅提升的空间哩!
  我正发愁拿什么礼品来酬谢您老人家呢?
我“年幼者”给您“年长者”鞠躬、致敬!
  (2009年2月23日夜)

 

 

  

{hedonghua:sendemail=fuzongying }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华盛顿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