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短篇小说 >>微型小说 >>千姿百态女人堆八

千姿百态女人堆八

2017/6/30 8:40:13   0人评论   查看932次 作者:于蓝

曾吃到过让人欺负苦头的闫玉霞,这回偿到了让人怕的甜头,她总结出人老实就要被人欺负,被人欺负的滋味不好受,被人欺负的人就不好活。…


  (八)

  曾吃到过让人欺负苦头的闫玉霞,这回偿到了让人怕的甜头,她总结出人老实就要被人欺负,被人欺负的滋味不好受,被人欺负的人就不好活。要是被一个人欺负住了,就可能要上来一大帮人欺负你。雪中送炭的人永远不多,落井下石的人永远不少。谁都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她要想方设法的让周围的人都怕她。虽然自己没爹没妈,但坚决不能让人欺负。

  “小霞,你干什么去呀?”村长见到闫玉霞离老远就笑呵呵地与她打招呼。那些原来很怕遭扰他们的三亲六故,也主动与她套近乎了!她的一个没出五服的婶娘上赶子对闫玉霞说:“小霞呀!你家有什么重活干不动的,招呼你叔一声,别戏外,好歹咱们一个姓没掰开,桃不好姓还好呢!”

  闫玉霞把门口挺起来了!现在连村干部离老远见到她,都上赶子与她说话。村干部以前见到她时,都是她上赶子与人家说话,虽然她大叔大伯的叫着,可人家连眼皮都不抬,只是用鼻子哼一声,还是阴阳怪气,代答不理的。因让人瞧不起,她家与邻居老王家房后,有一亩多不在地亩数之内的土地。调地时,她姑姑给她出主意说:“现在是寸土如金,土地越来越值钱。你跟干部好好说说,把那块地要下来,留着以后干点什么用。”可村干部没答应,后来让邻居老王家给占上了!让她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后来她以建鸡舍为名要用钱买下这块土地。她找村干部:“村长,我花钱买还比他白占着强吧!”村干部害怕她放歪,特别是让女人在他跟前放歪,就是有理都掉价,古语说得好:“好男不跟女斗”村长只好答应了。可老王家不答应,说什么也不给她。她就找茬天天与老王家打架,她不光把那片地里的庄稼都给祸害了,还上老王家门口给她爸妈烧纸,大年三时晚上坐在老王家门口哭她爸妈。后来老王家因要娶儿媳妇办喜事,闫玉霞放出风声:“他家办喜事那天,非去闹他个天翻地覆”老王家害怕她去作,实在惹不起她了!到这时只好让步了。她花不多钱应应点就买下了那块土地,她在那块地上以养鸡为名盖了好多简易房,动迁时下来一百多万。

  闫玉霞用横的手段捞到了第一桶金,也尝到了让人怕的甜头。闫玉霞翻身了,她把小弟一直供到大学毕业,又给小弟买房娶媳妇安家立业。全村动迁时她自己也下来两套房子,从外地招个老实本分的小伙结婚了。闫玉霞看到卖地和动迁让村干部猛捞了一把。闫玉霞心想:土地是大家的,那里也有我的份,别人给不给我不管,你们得到了,不给我不行。闫玉霞去找村干部:“我的鸡舍动迁了,现在我没事干了,我得生活呀!你们给我想个办法吧!”

  现在的闫玉霞干部本来就不想惹乎她了,再加上现在的干部本身都不干净,一见闫玉霞就像猫见到老鼠一样,心都得瑟。村长急忙让座:“玉霞,你做。你的要求俺们一定会好好研究的,争取达到让你满意。”

  村长想,这个母老虎,你不答对她满意,她就难让你消停,她要是不让你消停,你连干部都当不成。后来村长答应她,村子里还有一块边角旮旯能有三四亩地,就让她白占了!

  闫玉霞得寸进尺,在她看来,干部赏给,还不如自己说了算,她要让自己形成势力。在上边与美美穿成一条裤子,虽然她把村干部看作是二百五,但她不敢小瞧美美,甚至还留须美美。能掰开三大俩小的闫玉霞,她很明白干部不能全恭敬,但也不能全得罪,在什么都大不过权利的当今时代,必要时没有掌权人给你撑腰眼子,你就难以做大。闫玉霞知道美美的厉害,她更知道美美不是省油的灯,甚至自己都不是美美的对手。闫玉霞把自己看作是条狼,美美就是狈,只有狼狈为奸才能做大。她要依靠的掌权人,只能是美美。

  美美为了拔掉韩雪梅这个眼中钉,也在利用闫玉霞,支持她在下边纠集宗族,网络三亲六故,形成一股势力。在美美看来,闫玉霞的势力,也就是自己的势力。

  闫玉霞不但自己想多得到,她还要拿集体的东西论功行赏给她卖力气和冲锋陷阵的人。她跟村长说:“北大坑岸上还有一块不在亩数之内的地,给刘大炮吧。”

  村长连一个不字都不敢说,只是连连点头。

  韩雪梅很看不惯村长对闫玉霞这个女村霸的纵恿。这个母老虎因尝到了耍横的甜头,在村子里越来越霸道,什么香赢要是少下她,她就不会让这个村子消停。韩雪梅大张旗鼓地提出来:为什么闫玉霞会成为一霸,第一个就是被人利用了。第二个就是村干部给惯的。俺们当干部本身不干净,就不好管人家,也不敢管人家。让闫玉霞的霸气形成了气候,才造成田家村现在的干部难行政,村民难维权。

  韩雪梅的话被美美告诉了闫玉霞,闫玉霞鼓动她的团伙围攻韩雪梅。一次,韩雪梅出门办事回来,刚一进村子,就遇到闫玉霞的两个叔伯妹妹把她给拦住了。也不说个青红皂白,上去就打韩雪梅。闫玉霞的两个叔伯妹妹,不是用拳头往韩雪梅的乳房上打,再不就用脚往韩雪梅的小便和臀部上踢,让韩雪梅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看到韩雪梅倒地下以后,她们两个人才逃之夭夭。韩雪梅报警以后,谁都害怕闫玉霞的阴损毒辣和背后捅刀子,更知道闫玉霞与美美穿一条裤子,后台有美美给撑腰。当时有好几个人在场,连一个赶出来作证的人都没有啊!其中一个办事的警察深有感触的说:“因人们的冷漠,让现在的执法取证非常难,履行执法程序举步维艰,已经成为当今社会上的一个通病了!”

  在场的人不但不给韩雪梅作证,还被闫玉霞利用,当她的两个叔伯妹妹无法抵赖时,就反咬一口说:“是韩雪梅先打的俺们俩,俺们出于自卫才打的韩雪梅。”

  闫玉霞的两个叔伯妹妹这么一说,当时就有人出来给作证,说她们说的是事实。让打人者无罪,受害者含冤!过后也有人气不忿的说:“往后国家就得多多按监控,现在的社会,只有高科技才大公无私。因为现在的人良心都被狗给吃了,不对着良心说话的人,还能让人相信吗!”

  韩雪梅抓工作,与不良倾向作斗争,就要得罪人,虽然为护了集体和大多数人的利益,但也会得到少数人的不理解,因此而受到了一些人的攻击。村里的干部用公款吃喝,游山玩水,韩雪梅一律不参加。这样让韩雪梅在田家村,几十名共产党员的人群里,成了不合群的一个另类。

  美美不光利用闫玉霞团伙攻击韩雪梅,美美还利用不理解的党员和群众对韩雪梅进行诽谤,说韩雪梅不去大吃大喝,不去参观学习(就是不去游山玩水)是不参加组织活动。最损的一招是美美利用能传话,爱扯扯老婆舌的樊丽丽到韩雪梅的公婆面前挑拨离间。樊丽丽对韩雪梅公婆说:“我们村里卖地,每个人都能分到几万块钱,因你儿子媳妇不同意,地才没卖成。”

  樊丽丽给美美当“炮筒子”已经好多年了,因为樊丽丽会见风使舵,还能说会道,也见钱眼开,爱贪图小便宜,还是个爱拍街头的人。吃完早饭后,就开始,从东家串到西家,村里的几个热闹场也是总少不下她。没事就东家长西家短,谁家男的在外面与谁偷情了,谁家女人勾搭哪个男人了,哪家的女孩子傍上了大款,谁家的小伙“持护”有钱的黄脸婆去了,村里没有她不知道的事,就连谁家小两口膈肌几句,谁家的婆媳红了脸,她全了解,像个广播喇叭似的到处讲宣传,时间一长,人送外号“小广播”。

  有一次,因扯扯老婆舌说张二媳妇穿露乳沟的衣服,被李六摸奶头了,还把张二媳妇摸乐了。也不知道被谁给传了闲话,告诉了张二媳妇,张二媳妇像破马疯子似的,当着一堆人的面,骂樊丽丽:“用鞋底照照自己的小摸样,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物?完事再来说别人。别自己的屁眼子还没开净呢!完还总说别人裤裆脏。”张二媳妇给樊丽丽臭骂了一顿不算,还打了樊丽丽两个大嘴巴子。张二媳妇一边打一边还骂:“就往你嘴上打,看你以后还乱扯扯老婆舌不?”

  樊丽丽是她父母要来的孩子,听说,她的养母当姑娘的时候不检点,跟这个男人扯些日子,与那个男人住些日子,谁领下顿馆子就能跟人家睡一觉,哪怕哪个男人给买根麻花呢,也能让人发泄一回。怀了好几次孩子,都叫不准是哪个男人的。因人流次数做的太多了,造成后来的不能生育。后来嫁不出去了,村子里一个比她大十多岁,因腿脚有毛病,不好娶媳妇的男人,也就是樊丽丽的养父才要的她。后来他们领养了樊丽丽,樊丽丽的很多缺点毛病,都是受她养母的影响才形成的。

  樊丽丽好吃懒作,丈夫虽然常年在外打工,但赚的都是有数的辛苦钱。供孩子念书,居家过日子,越来越大的人情礼往,樊丽丽家日子过的总是紧紧巴巴,前脚不搭后脚。略微动点大钱额,就得到外面现张罗,花探头钱。樊丽丽又身子懒嘴馋,有时候在哪个热闹场,谁捐锅玩扑克输了到饭店请客,她赖拉吧唧跟着吃乘车,男爷们有时也愿意带上她,在酒桌上好拿她解闷取乐助酒兴。

  有一年冬季的一天,樊丽丽又乘车跟着人家下饭店喝酒去了,那天非常冷,西北风直扎脸,天上还飘着小青雪。樊丽丽那天喝多了,回家一头扎在炕上就沉沉的睡去了。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被一阵拳打脚踢给弄醒了!做起来一看是自己的丈夫,正怒目圆睁,两手掐腰,看她坐了起来,又上去一脚把她给踹到了地下。嘴里还骂道:“贪着你这么一个懒老婆,男人在外边都要累死了,回家连一口热乎东西都吃不着。”

  她丈夫说完下地抬脚还要踢她,樊丽丽从与丈夫结婚以来,第一次感到丈夫的可怕,她一边急忙从地上站起来一边对丈夫说:“别打了,我这就给你做饭去,让你炫屁眼子。”

  因从小没妈,哥们又多,三十多岁了才娶上老婆,拿樊丽丽总当个宝似的樊丽丽地丈夫,吃可着她,花可着她,有点好吃的,要是樊丽丽爱吃,她丈夫都不伸筷子。无论樊丽丽怎样做,对樊丽丽从来都没有发过脾气,动过怒。今天因干的是给一户装修房子的人家,往五楼背砂子。为了多挣点,两个人的活让她丈夫一个人都干了!他都累坏了!肚子饿的已经是前腔塌后腔。又饿又累的他,本想回到家里有个暖和的空间,吃点热乎乎的饭菜,再喝杯烧酒暖暖身子,解解乏。可樊丽丽连烟火都没动呢!冷冰冰的屋子一进去都刷脸。这才让他怒火冲天,七窍生烟。他再也抑制不住了,对樊丽丽第一次动了手。

上一篇:力度

下一篇:陈记绸布店(一)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广东省 广州市】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网站大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