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短篇小说 >>微型小说 >>千姿百态女人堆七

千姿百态女人堆七

2017/6/27 8:35:25   0人评论   查看3053次 作者:于蓝

一提起韩雪梅,总会让人有种酸楚感,田家村的人们把韩雪梅看作是,村里无论是男是女,她是最好的一个。她不光长的漂亮,智商还高,品行特好。无论人前人后,是褒是贬,她总是行动如一。…


  (七)

  一提起韩雪梅,总会让人有种酸楚感,田家村的人们把韩雪梅看作是,村里无论是男是女,她是最好的一个。她不光长的漂亮,智商还高,品行特好。无论人前人后,是褒是贬,她总是行动如一。无论是逆境还是顺境总是向前看朝前走,无怨无悔。她让一个大写的人字干净、利落、端正。她让共产党员的称号无污无暇。有人说她是好人,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可也有人却不理解她,甚至田家村现在的村干部都不容纳她了,她是田家村唯一被开除党籍的人。对她人生坎坷,命运凄惨的局面是何种原因造成的,一直让人迷惑不解。有人说:“现在社会风气不正,做坏人容易,做好人难。”也有人说:“现在官场腐败,坏官好当,清官难行。”庄稼院的人说得更是直截了当:“井里的蛤嫫,大粪缸里的蛆,韩雪梅是青蛙,大粪缸里容不下她。”还有人说:“就一棵好苗,被一圈的毒草給欺死了”

  韩雪梅是外村的姑娘,与田家村李姓小伙结婚才嫁过来的。她与新中国同龄,是1948年八月份出生,她母亲生她的时候,打辽沈战役的共产党与国民党的部队,正在沈阳北部决一死战。解放军从道义村至尹家村,埋伏在沈法线两侧的庄稼地里。从北面败下来的国民党军队,被逼进了解放军布下的口袋阵。在距离沈阳只有十公里左右的地方,被全部消灭在尹家和道义之间。让沈阳这座古老的名城,没有受到战火的摧残。

  韩雪梅的母亲总讲:生韩雪梅刚满月她母亲就去割马肉,她家住在离尹家只有三公里的赵家屯村,也是歼灭国民党军队的主要战场,当时的场面非常血腥,被打死的战马遍地都是,战死的国民党兵横躺竖卧。有胆大的人去从国民党军官的手上往下撸金戒子,有的抠金牙,也有财运大的摘块金表。这么一看什么都是身外之物,只有生命是自己的。无论多少金银财宝,活着是你的,两眼一闭,就什么都不是你的了!韩雪梅的母亲割完马肉后好多天,一到晚上就做噩梦,龇牙咧嘴,面目狰狞,血肉模糊的那些死人,让韩雪梅的母亲一想起来就害怕。

  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他有辉煌的一面,代表广大人民利益的中国共产党,经过了几十年艰苦卓绝的斗争,推翻了封建王朝,赶跑了日本帝国主义,消灭了国民党军队,终于取得了革命的成功。但是,他还有艰难困苦的一面。内忧外患,百年的沧桑,战火的摧残,让中华民族一贫如洗,百废待兴。中华儿女从硝烟弥漫战场的流血,又奔向大干社会主义阵线上来的流汗。全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之下披襟斩棘,战天斗地,战胜了一穷二白,打败了美帝国主义的层层封锁,让世界的东方出现了一个崭新的中国。

  韩雪梅是贫农子女,几代宗亲都是受苦的人。是共产党搞土地革命,她家才有了房子和土地。她家里人都说共产党好毛主席好,非常感谢共产党,感谢毛泽东。韩雪梅的奶奶至从解放以后,一直在屋子里挂着毛主席的象。当毛主席的像变黄了时候,她对晚辈们说:“今年过年你们给我买的最好礼物就是,能买一张毛主席的新画,这是我最喜欢的礼品。谁给我买来毛主席的新画,谁就是最孝敬我的人。”

  当韩雪梅把毛主席的新画,给奶奶装到镜框里从新挂在墙上的时候,她就去给毛主席的新画磕头,她总说:“哪位佛,哪位仙,都没有毛主席的“道行”大,解放前她家就供着菩萨和保家仙,可她家还是照样的受苦受难。是共产党和毛主席才让她家翻了身。没有共产党,没有毛主席,就没有她家现在的幸福生活。”老奶奶知道感恩,还不光是挂在嘴上,老奶奶曾把韩雪梅的叔叔送去当兵,参加抗美援朝。韩雪梅的叔叔一去不返,牺牲在朝鲜战场上。老奶奶还总对晚辈们说:“现在多好啊!该上学的时候,你们能到学校去读书。从校门出来,你们都有事干。我与你们的爷爷都是一个大字不识的文盲,是解放以后村里成立了识字班,你们的爷爷才多少识点字。我那时出不去,是团支部组织有文化的青年人,晚上到每家每户来教我们识字,我才没当睁眼瞎。眼前的字认识了不少,后来给亲人写信,看报纸都勉强能对付了!”

  在长辈们的熏陶之下,韩雪梅从小就热爱共产党,热爱毛泽东。上学时,韩雪梅努力学习,积极要求进步,是班里的好学生。到生产队参加劳动也是积极肯干,要求进步,凡是政府号召的事她都积极响应。

  韩雪梅是个很不错的女人,有文化能劳动,作风正派,耿直热情,干工作扎扎实实敢于坚持原则,敢于同不良倾向作斗争。也曾得到过第一任党支部书记的器重,后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曾在村里抓过政工工作,工作干的风生水起。

  在第一任党支部书记看来,一个基层的干部,不但要遵规守法亲民爱民,还要敢于同不良倾向和违法乱纪的行为作斗争。一个基层的干部要没有敢于同不良倾向作斗争的精神,就很难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对韩雪梅的工作作风老支部书记很是欣赏,让韩雪梅进党校学习,对她进行了接班的培养,让爱嫉妒的美美第一次遇到了劲敌。

  人都说:“女人是水,女人的心胸都装有一池水的空间,因此,女人总会有温柔的一面。”

  还有人说:“女人要是强硬狠毒起来,都胜过男人。汉朝的吕雉,唐代的武则天,清朝的慈禧,这几个女人比哪个男人不狠!”

  老书记在任时,美美虽然嫉妒韩雪梅,但在心明眼亮,大公无私,又敢主持正义,树立正气的老书记面前,美美只是在心里嫉妒,对韩雪梅不敢有任何行动。老书记退下去了以后,美美就在运筹谋划如何拔掉韩雪梅这个劲敌。

  田家村有个叫闫玉霞的女人,家境不好,生活很是艰难。听说闫玉霞是孤儿,母亲在生完她小弟二年后,因宫外孕治疗的不及时死了。她父亲在她小弟六岁那年出了车祸也去世了。她父亲去世那年闫玉霞毛岁数才九岁,让父母双亡的姐弟俩成无依无靠的孤儿。当时只有九岁也是个孩子的闫玉霞,不得不承担起照看弟弟的责任。虽然村里唯一的一个姑姑,成了姐弟两个生活的依靠,但姑姑孩子多,姑爷不正干,吃喝嫖赌全都好,家庭条件也不好。姑姑不但生活压力大,还与姑爷操心。自己都顾不过来,就是想照看好哥哥的两个孩子,也是力不从心。

  自古以来都是人敬有的狗咬丑的,村里人虽然对闫玉霞姐弟俩很是同情,很多人都伸出援手,有给东西的,有帮干活的,能帮什么帮什么,也有帮着照看他们的。可林子大什么鸟都有,还有专门欺软怕硬,见到软柿子就要捏的那类人。闫玉霞的小弟因从小生活不好造成营养不良,长得瘦小枯干。再加上人穷志短,孩子也是一样,从小没爹没妈护着,孩子们活的都胆怯,没有底气。在外边玩时总受人欺负,让闫玉霞操了不少心。一次她小弟受一个叫大牛的孩子给欺负了,鼻子都打淌血了!她小弟哭着回家像姐姐告状:“大牛竟欺负我,把我鼻子都打淌血了。”闫玉霞一看满脸是血,满眼是泪的小弟,气坏了!二话没说,拿起灶坑旁边的烧火棍子,跑出去见到大牛就劈头盖脑,没头没屁肤的打。一点防备都没有的大牛,被打的用两只手抱着脑袋嗷嗷直叫,谁想拉都拉不开。还是她姑姑来了说她,她才住手。

  大牛的父母一看遍体鳞伤的大牛,本想去不让闫玉霞,可又一想,两个没爹没妈的孩子,就是不答应她家,她家什么也没有。事闹大了还要让人笑话,说是欺负没爹没妈的孤儿,明明有理也弄个没有理。看到被打的的儿子,无论怎样的心疼胆疼,也只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吃亏长见识吧!告诉大牛:“往后不许和他玩了,离他远点就是了。”

  还真别说,这一遭真好使,从那以后不但大牛不敢欺负闫玉霞小弟了,村里其它的孩子谁都不敢欺负她小弟了!这叫谁都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闫玉霞为了照顾她小弟,她没有到学校念书,虽然学校免了她姐弟俩的学杂费,可闫玉霞让她小弟上学了,她在家里操持家务,十二三岁的时候,在姑姑的帮助下学种地,持弄园田。因那时播种打药都是机械化,只要花钱就有人给干,到秋天,三亲六故帮收几天就都完事了。十五岁那年,她一有闲空就出去打零工赚钱了。

  天底下还是好人多,因她年纪小,还有很可怜的身世,到哪都有人同情,她给一家饭店打工的女老板,总会给她找些轻活干。在饭店打工时,一些剩饭剩菜,老板娘挑好的都会让她带回家去,给她小弟吃。女老板和她孩子的旧衣服也总给闫玉霞,让闫玉霞很是感激。后来,因丈夫赌钱背着女老板,用饭店做抵押,借了很多高利贷,一股急火让女老板得了脑出血,落下了半身不遂的后遗症。后来闫玉霞日子好过的时候,对曾经的恩人很是关照,这是后话。

  因贫困和弱势家庭出生,在经常遭遇冷淡与白眼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闫玉霞,从小就学会了算计,学会了经营,学会了自我奋斗,学会了自我保护。她无论干什么,只要一到人群里就警惕性贼高,首先考虑的就是,怎样才会不吃亏?怎样才能站得住脚跟?怎样才能不被人欺负?为了实现目标,满足私欲,让她学会了损人利己,巧取豪夺。明的干不过,就来暗的。

  她家的土地与老焦头家的土地垄挨着垄,老焦头是田家村有名的小心眼,爱占小便宜。趟与闫玉霞家紧挨着那条垄时,总把犁碗子往外倾斜,把自己家的那条垄趟的很大,把闫玉霞家的那条垄挤的很小。他以为闫玉霞是小孩子,看不出来他占尖取巧的伎俩。可闫玉霞是何等精灵的小孩,到地里一看老焦头家的垄大,自己家的垄小,闫玉霞就明白这是老焦头故意干的。闫玉霞就与他理论:“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能办这样的事呢?分地时你家垄也不大,我家垄也不小,怎么你一趟地就弄出来大小垄来了呢?”

  老焦头:“你这孩子怎这么歪呢?原来就是这样的垄,你怎说是我故意整的呢?”

  闫玉霞:“你不承认是不,那好,我什么也不说了。”

  等玉米苗出来时,被闫玉霞把老焦头挨她家的那条垄的玉米苗,背地里全让闫玉霞给他拔了。老焦头问她,她坚决不承认。老焦头再说深一点,她就连哭带嚎的耍泼,说老焦头看她没爹没妈欺负她家了,讹她了,并还对她图魔不轨。吓得老焦头后来不但不敢挤她家垄了,还老远一见她就躲。下地干活时,一看见闫玉霞在地里,他就急忙地往回抹,等闫玉霞干完活回家了,老焦头才敢下地。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弗吉尼亚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