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短篇小说 >>微型小说 >>梦是真的

梦是真的

2013/6/30 5:49:46   0人评论   查看906次 作者:徐振泽

刚上班,财务科长夏琳就跑到经理室,笑嘻嘻地对老范说:“经理呀,我昨晚做梦了。…


  刚上班,财务科长夏琳就跑到经理室,笑嘻嘻地对老范说:“经理呀,我昨晚做梦了。

  “做梦了?做啥梦一大早就来告诉我,梦着我了。”经理老范一边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一边开起了玩笑。

  “一边儿去,梦见你都得吓着。我昨晚接连梦着三次,说我现在去抓奖准能抓到桑塔纳轿车。”夏琳说出了梦的内容。

  “梦是反的,你小心点吧,今天可别丢了钱。丢了你的我不管,可别把公司的钱丢了。”

  公司不大,总共就二十来个人,虽说是上下级,但平日大家关系都不错,所以俩人说话有点没大没小的。

  “丢啥呀?一会儿让我去一趟呗,半小时就回来。抓着算,抓不着能咋的,也算没白做美梦。”

  “净扯,上班时间去抓奖?抓着了算你的还是算单位的?”

  “看看,你也觉得我能抓着吧?那可咋整,反正我得去。”

  夏琳要去抓奖的地方就在他们办公楼前的广场上。最近几天,为了给省运动会募集资金,有关部门在市里十几个地方搭建了奖券临时销售点。宣布每40万张奖券为一组,每组里的奖品包括一辆桑塔纳轿车,还有冰箱、彩电、摩托车、自行车、小家电和洗衣粉等。自打楼下这个卖奖券的点开张,整天又是秧歌又是戏的,而且每隔一阵,就能听到燃放鞭炮和中奖人在发表“感言”,看样还真有不少人中奖。

  夏琳她们所在的办公楼里有二十多个单位,很多人都去抓过奖,其中与她们同楼层那个单位的一对夫妻,媳妇第一天就抓到一台电冰箱。当晚她们请单位的人吃饭,大家都埋汰丈夫,说他“吃软饭”,借媳妇光。丈夫是煮熟的鸭子,肉烂嘴不烂,一边喝酒一边吹牛,说“我是不去,我要去不把轿车抓出来,也抓台彩电。”大家都说他吹牛,而且话赶话之间就定好了第二天跟他一起去抓奖,说如果抓不到,他还在这屋请大伙喝酒。如果抓到了彩电,摩托车等大件,大伙请他们两口子吃饭。

  第二天,丈夫就带10元钱,去逗着玩,没想到第一张刮开就是条毛毯。大伙说:“这奖品怎么都让他家抓去了。”随后刮开的第二、第三张里什么都没有,第四张是一袋洗衣粉。这时,人们已经开始惦记晚上那顿饭了,不料这最后一张,竟然刮出了一辆125建设牌摩托车。

  卖奖券的单位让这两口子出了四挂鞭的钱,大喇叭喊了一上午,宣传这一家得了两个大件的奇闻。

  两块钱就能得冰箱、彩电,而且好像手到擒来,写字楼里的人坐不住了,大家都跃跃欲试,其结果当然是空手而归的多。问题是空手回来的自己不说呀,明明买了100元奖券,却说就买十块钱的,怕大伙笑话。但中了奖的不用自己说,消息都会一传十,十传百地不胫而走。于是,给人的印象好象谁都能得到奖品似的。

  夏琳的美梦估计就是日间这些热闹成为“有所思,有所梦”的,虽然她也明白这个事理,但就两块钱的事,还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吧。

  老范一看夏琳实在要去,就给她个台阶下,对她说:“你一会儿不是要去运输公司对账吗?这么的,你跟司机小安一起去,路过的时候就抓吧。说着,他还从口袋里掏出200元钱,对夏琳说:“你别想独吞,这么的,我给你200块钱,你用这个钱抓,就算我出钱,你出力,抓着后小东西都归你,如果抓到轿车咱俩一人一半。”

  夏琳乐了,拿别人钱去过瘾,这好事上哪找去?至于说中奖后轿车少了一半的帐,她自己明白,“一半儿?连块风挡玻璃也抓不着啊。”

  夏琳与小安走了。她们先去办完业务,回到广场后一次就买了100张奖券。随后,俩人便一张张往下刮遮挡住号码的地方。可是一直刮了90多张,只中了几袋洗衣粉,此刻她们已经完全丧失了中奖的信心,就连兴趣都没了,要不是想到这是范经理拿的钱,俩人就把奖券扔地下走人了。

  剩下最后三张了,夏琳告诉小安接着刮,自己拍打拍打身上的纸屑,拿起那几张印着5等奖的奖券,准备去领洗衣粉。不料就在这时,小安子发出一声惊叫:“夏姐,特等奖!”夏琳以为他在开玩笑,连头都没回,继续往前走,但被三步两步赶上来的小安子一把拽住了。

  “真的,夏姐,你看,特等奖。”小安子激动得话都说不连贯了。

  “真咋的?”夏琳还是不相信,也不那么兴奋,但还是把小安手里的奖券接过来,细细地看起来。

  没错,在印着几等奖的位置,清楚地写着“特等奖”。

  “不会有什么错吧?”咱们去问问再告诉范经理。

  “还告诉范经理呀?”小安子的话有点不对头。

  “怎么能不告诉呢?这是人家拿的钱,而且说好了一人一半的。”夏琳此刻没有其他想法,就连小安子的话外之音都没听出来,只是想及早核对这张彩票有没有差错。

  他俩来到车前,直接找到了负责人,拿出了彩票。负责人翻过来调过去看了半天,突然高声喊道:“特等奖出来了,放鞭!”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来了,负责人告诉夏琳可以办手续了,但夏琳说:“这是我们经理拿的钱,他就在这个楼上,我马上就去找他下来。”

  夏琳和小安走出人群,超办公楼走去。但没走出多远,小安就把夏琳叫住了,他说:“夏姐,这事是不是咱俩商量商量再回去。”

  夏琳说:“商量什么?临出来时范经理有话,抓不着拉倒,抓到了我和他一人一半。”

  “那你们俩一人一半,我咋办哪?”眼看快到楼前了,小安子觉得再不把话说清就来不及了。

  小安的话让夏琳吃了一惊,随后觉得也不无道理。说实在的,自己后来对中奖从心理上已经放弃了,而且已经走了,如果小安这时把奖券放到口袋里都行,可是人家一点都没犹豫就喊起来了。再说虽然奖券在自己买的这100张里,必然得出来。但对抓奖的人来说,都承认有个手气问题,这奖毕竟是小安刮出来的,所以从中分一块好象也应该。

  “那你怎么个想法?”夏琳问小安。

  “咱们哪说哪了啊,我也知道夏姐是什么人,你同意算,不同意拉倒,可不能跟范经理说。”小安没说自己的想法之前先来了一段铺垫。

  “你快说吧,刚才放了好几挂鞭,周围还有楼里的同志,没准这时咱们屋的人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咱俩耽误太长时间不好。”夏琳说。

  “我看就别跟范经理说,咱俩一人一半分了,然后我给你另一半钱,把车买过来,以后我就开出租去。他一个经理,也不差这五万六万的。你说行不?”

  听到小安的想法,夏琳犹豫了一下,但马上就说道:“不行,那咱们成啥人了。我看这么的吧,咱们回去一起跟范经理讲,是你最后刮出来的,看看能不能咱们三个各分三分之一。”

  小安虽不情愿,但毕竟天上掉下来几万块钱,也就同意了。于是她俩一起上得楼来,没到经理室门口就喊起来了:“谁说梦是反的,我梦见抓个轿车就抓到了。”

  喊声把全公司的人都召集到走廊里,起初人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又不相信这是真事,直到他们轮流看罢奖券,并且得知是抓到一辆桑塔纳后,个个都兴奋异常,把整个楼都惊动了。

  气氛稍微平静后,夏琳和小安走进经理室,讲了事情的经过,夏琳还提出了她的分配方案。按理说这个方案应该是她与老范商量后再和小安谈,但夏琳知道范经理大度,绝不会为这点意外之财与下属计较,所以就把程序合二而一了。

  老范说:“就这么办吧,见面分一半吗,更何况还是他抓的,再说你都同意了。”

  随后,夏琳告诉他得马上下楼去办手续,于是三个人下楼走了。

  此刻,公司里的人还处于亢奋之中。起初,人们讨论的是让老范在哪家酒店请客,什么时候请。接着自然会猜想抓奖是谁拿的钱,当初是怎么说的。随后便开始猜测他们之间怎么分这台车。说着说着,在七嘴八舌之间,不知怎么又把话说到夏琳是上班时间出去抓到的轿车。

  对呀!大家都沉默了,公司经理在上班时间让财务科长去抓奖,回来以后奖品归他们自己,这合理吗?

  当时老范他们单位是省工业厅下属的一个开发公司,属于事业单位,上班挣的是公家钱,所以人们的联想和质疑也不是没有道理。

  在这个基础上,一条条设想“纷纷出笼”了。有的说:“如果让咱们去抓也可能抓着”。有的说:“上班时间创造的效益本来就应该归公司”。有的直接就说“这车应该在公司拍卖,谁出的价钱高给谁,然后全公司的人将卖车款均分”。还有的说:“人家夏琳和经理啥关系呀,能给咱们钱去抓奖吗?”总之,在老范他们还没办好手续之前,公司这边已经提出了好几套分配方案,但都是否定他与夏琳均分,否定他与夏琳加小安均分的,而且还夹带出绯闻的成分。

  老范他们三个乐颠儿地奔卖奖券的地方来了,但在办手续过程中才知道还要缴纳18%的所得税。于是,他让夏琳和小安回公司,到财务取支票,回来接着办。

  夏琳回到单位所在楼层,来到自己办公室门前。这时,她发现人们与刚才的态度已经大相径庭了。十多分钟前还是那么亢奋的同事们,一个个连招呼都不打,而且还在仨一伙俩一块地嘀嘀咕咕。就连让出纳员小马开支票时,这个平日总是痛痛快快的小丫头都一声不吭,还把金柜的动静弄得挺大。

  夏琳又不傻,看到这些,她意识到人们对她们中奖已经有了不同看法。于是在拿到支票,回广场见到老范后,就把所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听了夏琳的讲述,老范想:现在他们中的奖已经被小安子分去了三分之一,难道别人也觉得有分一块的理由吗。想到这,他意识到如果使用单位的支票交所得税肯定是不合适了。于是就决定用自己的钱办手续,但就在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对夏琳讲的时候,身上的BP响了。那时大哥大还刚刚问世,一个城市也就百十多部,还轮不到老范这种人使用。老范掏出挎在腰间的BP机,一眼就看出是分管他们公司的省厅赵处长的电话号,于是就对夏琳和小安说:“赵处长来电话,你们等我一会儿。”

  老范走进广场旁一个小超市,跟连卖货带管电话的人打过招呼,就拨通了BP机上显示的号码。

  “小范呀,听说你中了一辆轿车,运气不错呀。”老范一听是赵处长的声,赶紧答道:“是我出的钱,夏琳和司机小安她们去抓的。处长的消息真灵通啊,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了您。”

  说到这,老范猛然想到,对呀!处长是怎么知道的?怎么能知道得这么快呀?但没容他多想,电话那头的赵处长说话了:“小范呀,我打听一下这辆车你打算怎么处理?现在已经有人向我反应,说你让夏琳拿着公款,在工作时间出去抓奖,但得了车却算你们的。刚才处里几位领导碰了一下,责成我给你打个电话,听听你什么意见。我要对你说的是,你不要因小失大,别因为几万块钱破坏了公司的团结,影响了自己的前程。”

  “那处里的意见怎么办好呢?”赵处长是老范的顶头上司,两个人平日关系也不错,所以老范想直接听听厅里的意见。

  “刚才我把你那里的情况跟分管咱们的兰厅长讲了,同时提出了我们的看法和处理意见,觉得你应该从大局出发,把这辆车交给处里,然后我们给你们几个发点奖金,当然只能是象征性的喽。厅长基本同意这个意见,就看你有什么想法和打算了”

  厅长、处长都提出具体方案了,老范还能有什么想法,为点钱的事还能和领导翻脸吗?想到这,老范回答得非常痛快,称完全服从上级决定,把车献给厅里。

  听到老范的态度后,赵处长很满意,但还是对老范说:“其实厅里没权力要你的车,所以这可是你情愿的,啊。”

  “是的,是的,我情愿的。”老范真不知说什么好了。

  回到奖券销售地点,老范把处长电话的内容说了一遍,夏琳啥也没说,但小安子却闹起了情绪,把厅长、处长挨个骂了一遍,最后又私下对夏琳说:“我知道你们关系不错,但我也不怕。我总觉得范经理不能把车白给厅里,是不是上头答应把他那份钱变个法子给他,实际就是拿咱俩该得的那块送人情啊?”

  对小安这种猜测,夏琳觉得根本不可能。

  既然车已答应上缴,用公款交税和费用也就没什么顾虑了,于是他们一起去办手续。但他们注意到此刻奖券销售站租用的那个办公室里来了好多人。当有人看到老范他们过来后,非常客气地把他们领到那张办事的桌子前。

  接待他们的是市里组织这次活动的一位领导。老范看出来这个阵势预示着一种变化,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位负责人告诉他,就在几十分钟前,老范他们所抓奖券的同一组里,又抽出一张特等奖券,因为与这面没通气,现在中奖者已经把车提走了。至于这种情况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现在还不得而知,总之老范他们想要车是不可能了。

  “这能行吗?你们这不是骗人吗?”老范气得直拍桌子,夏琳也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有小安子很平静,而且还有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在他脸上的各个器官间游走。

  看到小安子的样,夏琳觉得这个平日挺会来事的小伙子真是可恨,可是看着看着,自己的感情和立场竟然也发生了变化。是呀,这一上午的变化也太快了,抓了一辆车,大家开始争抢,最后又被上级掠走了。自己不但啥也没捞着,还被同事们猜疑、议论,在心底结下了疙瘩。也好,在这个过程中,人的本性、各种嘴脸都暴露了,可是暴露有什么用啊?不是还得上班,还得相处吗?

  想到这,夏琳已经和小安子一样,觉得这辆车真是不该抓到,抓到了也应该送给上级,因为这根本不是一辆车,而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于是,夏琳脸上也表现出一种哭笑不得的情绪,而且随之发出了啼笑皆非的笑声。

  夏琳的爱人叫醒了她,问道:“你怎么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原来此刻夏琳还在自己家的床上。

  她说:“我这一晚上连着做了四个梦,都是去抓奖。但前三次抓的都是洗衣粉,直到第四次,我从老范那拿了200元钱,和小安一起去,才把轿车抓到。”

  夏琳爱人说:“那咱们今天去试试呗,没准真能抓到。”

  夏琳说:“试啥呀?梦是假的。”

  她嘴里这么说,却相信如果真的抓到轿车,梦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可能是真的。

上一篇:合作愉快

下一篇:总经理出逃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华盛顿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