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短篇散文 >>短剧小品 >>游余干忠臣庙

游余干忠臣庙

2020/8/16 19:56:00   0人评论   查看136次 作者:qingsong
;

余干的风景点并不多,忠臣庙算比较有名的一个。…


  余干的风景点并不多,忠臣庙算比较有名的一个。

  导航显示,到忠臣庙有三条路线可供选择。我选择了最近的一条,在导航的指引下一路前行。行至东源村口道路陡然一转,向北进入了水泥路面行驶。

  开始路面还算开阔,慢慢进入了田间道路,路面变得狭窄难行。好在行人和车辆都比较少,所以前进虽然颠簸还是比较顺畅。凡事有得便有失,走近路节省了时间,但舒适度降低了。另外就是感叹科技进步的神奇。这一条田间小道,导航竟然能进行非常准确的指引。

  远远望见殿角飞檐,金碧辉煌,旌旗猎猎,绿树掩映,知道目的地已近。

  进入忠臣庙景区需走过一座三拱石桥。题名:忠义桥。此桥造型雄伟美观,颇有茅以升先生笔下石拱桥的神韵。

  景区外围右侧有木制水上廊桥,廊桥造型随岸赋形,曲折有致,可供拍栏赋诗。可是腹中骚情匮乏,难效古风。所以只能顺桥溜达过去,又溜达过来,心中悻悻。

  左侧是景区入口。进入景区是一条仿古木制走廊。走廊栏杆处挂了很多许愿牌,用红绳系着。牌子上写着一些祝愿的话语。随便瞄了一眼,都是一些现代感很强的祝愿词。古老的祝愿形式,现代的祝愿方式,这也算是典型的旧瓶装新酒吧。走廊有人字顶,涂朱红漆。廊板上有文人诗词题赋其间,毛笔书写,标准行体,很美观,是一种精致的美。诗词内容多为钩沉故国战事,吹嘘明王武功。看了几首亦颇有感慨,看多了就乏了。

  于是信步行走,抬眼处,赫然出现定江王庙几个金字。进得庙宇,只见一尊巨像嗔眉怒目,持剑而立,脚下龟鳖。本以为定江王是朱元璋是手下一得力将军。到此才知道,定江王是传说中的神鳖。这算是长见识了。

  向后走是观音庙。观音庙里的观音像靠墙而塑,形体端正,慈眉善目。诸佛之中观音最受老百姓所崇拜。据说观音最初也是男身像,不知从何时起演变成眼前这般形象。寻思这应该是古代恶劣的生存环境,老百姓看不到改变的希望,所以幻想冥冥中有这样一个救苦救难,慈悲为怀的神来普渡众生的。这和戏剧里塑造铁面无私的包拯,陶渊明塑造桃花源是一个道理。凡是虚无中强烈存在的便是现实中极其匮乏的。观音此种形象深入人心是老百姓软弱善良的体现。

  观音庙后面才是忠臣庙。忠臣庙里是一群塑像,塑像个个手持兵器,英气逼人,但造型各异,栩栩如生。或侧目嗔视,或持刀欲攻,或巍然屹立,或杀气腾腾,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转身进入展览厅,展览厅玻璃橱柜里陈列着一些古代冷兵器,有弯刀,箭簇,钩镰枪,长柄大刀等。还有一些原始热兵器,有三眼铳,碗铳。展厅中间是战场沙盘形势图。站在沙盘前,想体验一下运筹帷幄,指挥倜傥的感觉。无奈实在看不懂,索然寡味。

  从演艺厅里走过,看到有射击游戏摊子。射击游戏的射击对象,竟然有特朗普的画像。看后不禁哑然失笑。堂堂美国总统,是断不会知道自己的画像在鄱阳湖一隅任人凌辱。旁边还有弓箭射击体验。

  左右厢房也有一些东西,没有细看。但总觉得在这样古味十足的建筑里,那硕大的电视机,呼呼作响的电风扇特别不协调。在浏览朱陈大战的文字中,竟然发现了两个别字,觉得有点不应该。文化景点里,文字功夫还是做得足一点比较好。

  浮光掠影般走了一遍,总觉得所到庙宇文化景点都大同小异,都有一种重形式而缺内涵的感觉。也许是我期望太高了,或是庙宇看多了的缘故。总之有点失落。

  正欲离去,忽见上面高台有一古旧建筑,猛然想起进门前看到的忠臣庙几个字。莫非,这才是原汁原味的忠臣庙。连忙拾级而上。见一对石头狮子蹲坐大门两旁。门楣上书忠臣庙三字,字体古拙。殿内阴暗,周围塑像有灯光。这里也是三十六人群像。所不同的是新殿塑像是站姿,人物造型过度美化。而这里的群像都是坐姿,雕琢不及新殿人物精美仔细,色彩为金黄,很单调。但人物表情更加丰富夸张,尽显个性。虽然无论是建筑还是人物塑像,都比不上新殿精美。但在这里看过之后,仿佛这次旅行方觉圆满。

  离开忠臣庙,我驱车上堤。

  这就是著名的康山大堤,全长三十多公里,硬生生横着东西向截断鄱湖。大堤北边是烟波浩渺的鄱阳湖,大堤南边则变成了万顷良田。这条大堤是纯人力的伟大工程,是我们的父辈用坚实的肩膀一担一担挑来泥土堆积起来的伟大工程!他见证了那个战天斗地的时代,见证了人定胜天的奇迹。长堤像一条巨大的绳索,缚住了肆虐的洪魔。大堤保护下的人民从此过上了安居乐业,丰衣足食的生活。回望同样受圩堤保护下的殿宇,在这无比伟大的人力的杰作映衬下,黯然失色,变得空洞而渺小了。比起哪些为封建帝王卖命的所谓忠义之臣,人民不是更配享神位吗?我望着浩淼的鄱湖,背对着那失色的庙宇,倾听者鄱湖波涛窾坎镗鞳的声音。遥望匡庐,仿佛听到李白的高歌,白居易的轻吟,仿佛看到了荷锄而立的陶翁,峨冠博带的苏学士。仿佛他们一个个向我走来,又一个个离我而去。而我眼里只有浩淼的烟波,只听到窾坎镗鞳的涛声。鄱湖的风仿佛穿过了我的身体,洗涤了了我的灵魂。是的,我带着一个人文梦而来,但我更属于自然,属于天地。

  为表达对塑造伟大工程的人民的敬意,我驱车向瑞洪方向走到大堤的尽头,然后下堤折返回到忠臣庙再爬上大堤,沿大堤向东走完了整个康山大堤,过院前村一路回家。
手机查看并分享本文

扩充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在本站发布的文章会本站有权在“散文随笔网”公众号发布,如果不同意请在文章底部予以备注。
欢迎【俄勒冈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
关注订阅号,看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