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短篇散文 >>短剧小品 >>记忆中的那棵油桐树

记忆中的那棵油桐树

2020/8/6 20:13:00   0人评论   查看159次 作者:qingsong
;

我们村是一个很小的村子,有漫山遍野的松树,也有成片的枫树,油桐树其实很少,东一棵西一棵不成树林。但记忆中确实有一棵很大的油桐树生长在村子北边的路口。…


  我们村是一个很小的村子,有漫山遍野的松树,也有成片的枫树,油桐树其实很少,东一棵西一棵不成树林。但记忆中确实有一棵很大的油桐树生长在村子北边的路口。

  这是一棵很粗壮的油桐树,主干很矮,从根部到分枝处大概半人高。然后是几条粗壮的分枝,粗壮的树枝往上又有分枝。这样树枝向四面伸展着,形成一个巨大的树冠。树冠一边低低的扫着旁边人家的屋檐,一边遮住了入村的路口。

  油桐花并不艳丽,白色的花瓣,紫色的花蕊,很素雅,一簇一簇的开放着,配着新鲜的绿叶,开满整个巨大的树冠,颇有繁花似锦的感觉。油桐树的叶子很大,刚长出的叶子新鲜,干净,有光泽,一片一片的在风中轻摇,映着明媚的阳光像一个个活泼的孩子让人心生喜悦。刚长成的油桐树的果实像绿色的小桃子,用手指一掐,会有乳白色液体渗出,一摸,粘粘的。到秋天,果实颜色变红,变暗,变黑,开裂。剥开外壳,油桐子看上去有点像花生米,稍大一点,但不能吃!

  油桐子是加工桐油的原料,油桐子成熟了,大人们就拿着长长的竹篙,准备好大大的竹箩,把挂在高高的树梢上的桐子打下来。桐子连枝带叶从半空中跌落,就像断了翅膀的鸟儿一样。地上一地狼藉的枝叶。经过几番这样的洗礼,厚密的树冠变得千疮百孔,东一窟窿,西一窟窿好似被蹩脚的理发师剪过的头发煞是难看。大人们则兴高采烈的把打落的桐子收集起来,收拾干净,送到村前的榨油房榨取桐油。

  那时候木制用具比较多,需要涂抹桐油防水防潮。尤其是和水打交道的用具,比如禾斛啊,水车啊,犁耙啊,水桶啊……。木工把这些东西做好后,需要涂抹过桐油,才能正常使用。涂抹了桐油的用具,被一层褐黄色油膜保护着,水浸不湿,日晒不裂,经久耐用。

  有些木头没有涂抹过桐油时,敲打发出的声音比较沉闷,一旦透过了桐油,轻轻敲打,则金声玉振,格外清越。我想那悠扬的古琴肯定是涂抹过桐油才能发出那么美妙动人的声音。而那才子佳人手里充满诗情画意的油纸伞,肯定是经过了桐油一遍一遍的浸染,才能撑住那份婉约的诗情。所以,以前无论是雅人俗人的生活,没有桐油的参与,一定过得不成样子。

  如果把桐油和石灰混合在一起,搅拌,调匀,然后放到石臼里反复捶打,一直到桐油和石灰成为一个完全结合的新东西,这个东西叫油石灰。油石灰可以用来修补残破的用具,用油石灰涂在用具的破损处,过不多久,油石灰便会变成坚硬致密的硬块,牢牢地附着在用具上,滴水不漏。油石灰还可以用来修补船只,可见其防水性能有多好。可以想象,那明朝浩浩荡荡下西洋的船队,一定是备着桐油和石灰的。

  我那时还小,全不在乎油桐树有什么经济南价值。我之所以还记得它,主要是那里有我快乐的童年。

  春天,村后的山林有栀子花,笔管草,枞树蜜。到了夏初,有遍地的野蘑菇。但进入三伏天,松树林里爬满了毛毛虫,一碰上,身上就起红疙瘩。我们便离开了松树林,来到了油桐树下玩耍。

  油桐树长在路口,这条路从北到南贯穿整个村子,路面上铺了一层大小不一的条石。无论是南风来还是北风吹,这里的风显得都特别大。加上油桐树密枝厚叶的覆盖,所以格外阴凉。

  每到午后,这里坐满了乘凉的人,有人坐在树下打瞌睡,也有人在树下编麦扇,纳鞋底。本来是小孩大人水火不容,但这一处难得的阴凉使得大人小孩少见的聚在一处。树下是大人,小孩子只能爬上树玩耍。

  当时我们虽然小,但树干不高,很容易就爬上去了。枝条也是横斜着的,一直顺着枝条往上爬,在感觉不能再往上爬的地方停下来,找个树杈坐着晃晃悠悠很是舒服。胆小的不敢爬高,就在较低的地方坐着,仰着头羡慕这别人。胆大的爬上最高最软的枝条坐在那里炫耀着。我不知道在上面是不是更舒服,反正我是没有体验过。树枝茂密,横斜,坐着不过瘾,就躺在树枝上休息。也有人会从树枝上摔下来的。一种是胆小的,爬树的时候战战兢兢,又被前面的树枝诱惑着向前爬,脚发抖,手作软,不小心就摔下来了,好在这种摔下来的都在低处,没有出过问题。还有一种是爬得高的,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和胆量,一直冒险往上爬。枝条太小,承受不住从人的重量折了,人从上面摔下来。这种人一般心理素质好,反应也非常敏捷,有时候在摔下来的时候能抓住下面的树枝,重新上位。即使抓不住,一层层枝条缓冲,落在地面也没大碍。划破了皮,扯破了衣,回家赚得一顿揍罢了。我见过摔得最惨的是一个特别喜欢冒险的人。人家爬树都是手脚并用趴着上去,他双手放开,顺着横着的枝条往上走。结果失足了,脸朝下摔下来。爬起来的时候半边脸都擦破了皮,全是血,手也骨折了。就是这个样子,回家照样挨了一顿揍。第二天他又来了,肿着半边脸,缠着绷带吊着右臂看着我们在树上欢乐的爬高爬低。霸道的人占据着伸到路口的枝条上,那里更凉快。即使他来晚了,也要把人赶走让他在那里乘凉。也许是人多的缘故,干扰了蝴蝶活动,毛毛虫也极少。只要你不到没人去过的树枝上,一般不会碰到毛毛虫。碰到了,被毛毛虫蛰了,又痒又痛。我们的做法是,吐一口唾沫涂在被蛰了的部位,然后念着大人传授的口诀。遗憾的是我已经忘了口诀,只记得是一段顺口溜。据说吐口吐沫念了口诀更容易恢复。

  虽说这是一群小孩,一棵树,但就像一个小小的社会。能力的不同,个性的不同,界定着你在这棵树上的地位和遭遇。

  然而这样一棵承载着我们欢乐的大树在一个漆黑的晚上倒下去了。那一晚刮很大很大的风,我听见了瓦片被吹走发出的乒乒乓乓的声音,还有好像从头顶滚过去的雷声。忽啦呼忽啦的闪电照着很大的雨点敲打着窗子。当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就看到那棵油桐树斜倒在它旁边的房子上,那户人家的房子被压塌了半边,地上散落一地折断的枝条和吹落的叶子。巨大的树根从地里拔出来,露出新鲜的折断的痕迹,就像折断的骨骼,又像一个倒地的人伸出的求救的手。这个时候我觉得很悲惨,很难过。我再也不能爬到树上玩耍乘凉了,再也看不到一簇簇白色的桐花,捡起一个个桐子了。总之,所有与这棵油桐树有关的快乐将失去,永远不可能回来了。

  我想油桐树倒了,没有桐子,榨不了桐油,大人们那些木制用具还能防水防潮吗?漂浮在水面的小船会漏水吗?琴师的琴声还那么悦耳吗?油纸伞还能在雨中撑起那份诗意吗?油桐树被大卸八块,尸体被贪婪冷漠的人类瞬间分食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而我童年的忧虑也是瞬间而过,转身又在别的地方找到了新的快乐。

  眨眼人间已过几十秋,那些爬树的小孩都有了自己的定位,有了各不相同的遭遇。他们凭着自己的智力和胆魄得到了自己应得的归宿,就像当年在树上一样。

  现在那油桐树生长的地方被水泥覆盖着成了平整的路面,旁边被压垮的房子变成了三层小别墅,真能“风雨不动安如山”。那时觉得世界到了末日,谁又想到这却是新生活的开始!那些被桐油涂抹过的用具都已经成了古董了。试想,油桐树没有倒在那个风雨夜,也会被当做新生活的绊脚石无情的锯断,挖走的。也许,这棵老树是有灵性的,它预感到新的生活里没有自己的位置,那晚的风雨是召唤它归去的使者。新生活不断向前,所有的记忆渐渐都变得飘浮,模糊。只有那些许童年的欢乐游丝般牵动着已经苍老而疲惫的内心,而那对过去的回忆恰如寒冷的冬日里遥望冰冷的落日想象着温暖一样无助。
手机查看并分享本文

上一篇:游泳

下一篇:

扩充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在本站发布的文章会本站有权在“散文随笔网”公众号发布,如果不同意请在文章底部予以备注。
欢迎【俄勒冈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
关注订阅号,看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