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短篇小说 >>短剧小品 >>一推而就

一推而就

2020/7/26 14:43:00   0人评论   查看212次 作者:万随缘
;

一个不屈服于命运的人,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开辟出一片新天地。…


  我下乡后教书的小学,其间有一座建筑在高高土台上的大房子。里面分成好几间,既有教室,又有老师的办公室和寝室,另外一角还有老师们的餐厅。学生们上午到校上课,下午回家。老师们大都是本地人,放学时随学生回家。我无家可归,吃过晚饭,往往一个人守老庙。

  开始,我也以为真的是一座寺庙。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地主陈旭东的家产,解放后房子充公,当过大队队屋,后来变成了学校的一部分。

  是不是寺庙不重要,一个人在四周无人的大房子里总不是滋味。孤灯残影,万籁俱寂,倍感恓惶,和单住队屋差不多。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灵机一动:不如学学自己以前的小学老师,外出家访,既和家长交流了情况,也打发了时光,岂不是一举两得?

  初一年级的学生三十多人,都是本大队农村子弟。全部学生家访一遍也不麻烦。当时十年动乱时期,无休无止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发展生产力成为资本主义,偷偷种点芝麻黄豆什么的,也要被割“资本主义尾巴”,弄不好还要被批斗,农民生活陷入极端困苦之中。深入到具体农户家,目睹的苦难情况似乎超出想象。绝大多数住的是茅草屋,说是家徒四壁一点也不为过。一年忙到头,收入少得可怜,有的还是超支户,倒差生产队的钱。绝大多数家庭过着食不果腹的贫困生活。

  苏振科家离学校挺近,破旧的茅草屋,孤零零的建在一个小土坡上。他家里就母子二人。父亲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也不敢贸然询问。他家也属极端贫困家庭,按现在标准绝对属于扶贫对象。家访说了些什么,我已记不得了,但我总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对劲。振科左腿有点小毛病,先天性的,干体力活肯定不如其他孩子,他母亲一人持家,还要赚钱供给振科读书,实在不容易。想到我自幼也是和母亲相依为命,对振科顿生同情怜悯之情。

  振科在班上不是冒尖的学生,但是不闹事,只是很努力,样样都不服输。平时和德民一样,寡言少语,不露锋芒。后来,我终于了解到振科的父亲还在人世,只是在劳改农场服刑。心中有块垒,怎么高兴得起来呢?我很是体谅振科,也十分同情他。

  初中毕业后,因为父亲的污点,加上本身的残疾,振科没能上高中,他顺理成章的当了农民。干体力活肯定不行,于是振科转而跟人学理发,出师后为生产队社员服务,赚得微薄收入养家糊口。

  不久,我离开农村就很少见到振科了。一次我回乡下,返回荆州时在大队部见到了振科。他正带领一帮人忙着浇注水预制板。远处的振科见了我,十分高兴的快步走到我身边,热情寒喧。因为要赶路,没说上几句话我们就分手了。

  路上,我估摸着振科办厂的效益和风险,暗暗祝福他在大队办厂顺风顺水。不过,事与愿违,振科失败了。当时农村正大兴土木,时兴盖二层小楼,预制板供不应求。可是农民手中很紧,盖一栋小楼往往开销大于预算,先期拖走预制板的应付资金往往一拖在拖,直拖到振科没有了采购原材料和支付工资的资金。如今厂子垮了,不仅自己原先辛苦赚得的钱打了水漂,还欠下不少高利贷。别人欠的钱要不回来,欠他人的钱一个也不能少。要钱的主生怕振科溜了,催命似的紧逼振科要钱。振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大挫折。

  2006年以后,我到北京带孙子,就很少得到振科的消息,不知他过得怎么样。直到前几年,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进来。“邓老师吗?我是苏振科。”

  熟悉的声音马上缩短了师生之间的距离。原来,经过多方打听,振科终于得到我的电话,还有了微信联系。他诚挚邀请我去他那里看看。

  从潘家园坐地铁到西直门,走出地铁站互相找了好一阵,终于看到推着自行车的振科,师生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虽然我早已是白发苍苍,想不到振科也是白发满头,这是我见到他的第一印象。不过,人还壮实精神,没有丝毫颓丧,我悬着心落了一半。

  马路旁,撑上一把大太阳伞就是振科的工作室。振科边和旁边坐等的顾客聊天,一边麻利的显示顶上功夫。不一会儿,理发完毕,不用水洗,一个顾客满意而去,马上又一位坐上去,振科重新开始新一轮工作。

  振科生意兴隆,方圆五里的顾客都来光顾手艺出众且收费低廉的理发师傅。从早上八点左右一直站着干到下午八点,除去吃饭时间,振科几乎不休息。就是吃饭的时候也有人敲门要求理发。一天工作量不说,就是站上十多个小时也很不容易。虽然一天下来收入不菲,但那种辛劳,那种付出,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重新变得一贫如洗的振科没有哭泣,没有倒下。倔强的他成为千百万北漂中的一员。他带上患难与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全家来到北京,拿出自己的顶上功夫,重操旧业,为周边市民理发。经过几年的艰苦拼搏,终于在北京站稳了脚跟。去年清理低端人口,振科也受到较大冲击。租住的小屋没了,路边理发被禁止,振科只好想方设法租得一间小屋,权当理发室。好在振科手艺精湛,虽然几经周折,依然顾客如云。

  就靠自己一剪一剪的付出,振科还清了全部债务。以后为自己在老家盖楼,为俩孩子成家买房,为孙子童年幸福,振科继续竭尽全力。现在,振科的大儿子有了自己的电器公司,几个年轻人干得风风火火。小儿子入户北京,小家庭和谐美满。忙完了儿子孙子的事,还要为自己的养老金忙乎。真是小车不倒只管推呀。

  了解了这些情况,我悬着的心全部落在实处,同时感叹他的坚韧执着。

  振科两口子十分热情招待我。四米见方高不过两米的斗室,兼作客厅餐厅卧室。靠墙的双层床前置一张圆桌,四周放上几个凳子后,就没有回旋余地了。打着两份钟点工的振科妻子小肖,贤惠能干,在狭小的厨房做了满满一桌菜,鸡鸭鱼肉,白酒红酒,显示主人的诚心诚意。还专门请了陪客:管姓山东大汉,振科的患难之交;尹姓军旅作家,在作家群中小有名气,对振科夫妇的吃苦精神很是佩服。主人热情,陪客真诚,很少沾酒的我难以抵御,些许红酒就让我满脸发烧,醉眼惺忪了。

  返回潘家园时,振科一直把我送到地铁安检处,并再三说招待不周,下次加补。继续往里走,就要拐弯了,我回头看过去,振科还站在那儿。见我回头,目送我的他马上频频向我招手。
手机查看并分享本文

上一篇:

下一篇:我给美女写过信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在本站发布的文章会本站有权在“散文随笔网”公众号发布,如果不同意请在文章底部予以备注。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
关注订阅号,看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