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短篇小说 >>奇幻小说 >>“翻烧饼”的哲学浮想

“翻烧饼”的哲学浮想

2008/12/2 13:35:00   0人评论   查看4791次 作者:带雨的云

我儿时很笨。哥哥比我大五岁,对我好,但常常会哄我“欺负”我。他双手捂住烧饼要我猜有没有芝麻,猜对了才给我烧饼。 …

我儿时很笨。哥哥比我大五岁,对我好,但常常会哄我“欺负”我。他双手捂住烧饼要我猜有没有芝麻,猜对了才给我烧饼。

我猜有芝麻,他打开手,没有!我重新猜没有芝麻,他打开手,有!原来烧饼的一面有芝麻另一面没有芝麻。哥哥“耍戏法”,把烧饼翻过来又复过去哄我。我只好抓住他的手不放开。终于猜对了,哥哥把烧饼给了我。

哥哥不是真的欺负我,一定是因为我太笨、太本份、太不机灵,要把我训练得聪明灵活些。

儿时很好吃,自己又没有钱买,每看见哥哥嘴巴动就要他把东西分些给我吃,他说没有吃什么我就要闻他的嘴。于是他玩新招,常在我面前假装吃东西。我渐渐开窍,先默默观察。

15岁时看《大众哲学》才知道了“一分为二”的道理,任何事物有“两面性”。书上有个作业练习题,要用生活小事说明“一分为二”的原理。于是我想起了我年幼时哥哥“翻烧饼”的事。

事物的两面性就好比烧饼,一面有芝麻一面没有芝麻,说有芝麻也对,说没有芝麻也没错。

哥哥当时才念小学,当然不知道“一分为二”,不过是耍小动作。成人也爱耍“翻烧饼”,那可不是小动作而是大动作,有时还是非常大的,甚至是涉及国计民生和政治经济发展前途,干系着百姓的生活和生命安全,并有关政府威信的大动作。

大动作“翻烧饼”古时候称做“朝三暮四”和“翻云覆雨”。“朝三暮四”源自《庄子》:

猴子的“东家”狙公管理群猴,要它们天天去采果子,许愿“朝三而暮四”,就是把群猴采集来的果子每天发还给它们,早晨给三个晚上给四个。群猴采的果子都被狙公“贪污腐败”掉了,群猴闹了起来。狙公赶紧改口说“朝四而暮三”。猴们被弄糊涂了,以为多给了一个,不再闹了。它们哪里知道是东家换汤不换药的伎俩。

听说有些企业家也学着狙公的手腕,玩“换汤不换药”的伎俩,把“朝三而暮四”变为“朝四而暮三”。按照规定应加的级别工资不给,采用提高补贴和奖金的办法,一开口就“你们的工资不算少”。大家心里都明白,现在的职工哪会如猴被骗的,知道一旦退休,该加的级别工资就被吞掉了、泡汤了。

“狙老总”也像耍群狙一样哄工人,甚至比“狙公”还刁钻。工人当然心里明明白白,只是印把子、抢杆子、笔杆子在他们手里,无可奈何呵。

“翻云覆雨”则出自杜甫诗句:“翻手做云复手雨,纷纷轻薄何须数”。为什么杜甫主张“何须数”呢,因为“翻云覆雨”的事太多太多,说也说不完,数也数不清,道也道不全,所以就干脆劝大家马虎些,别“数”。

大人玩“翻烧饼”不知道是什么目的,肯定和我哥哥不一样,不会是为了帮助训练脑子。本来该从“代表们为帮大家理财”的方面想,不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可怎么捉摸也觉得不像是好心。

也可能是百姓在“翻烧饼”中吃亏上当的次数太多了,所以难免热衷于摇头、摇头、再摇头。

很长日子里“翻烧饼”和政治、政策、政局挂上了勾。于是有人把朝三暮四、反复无常、朝令夕改、过河拆桥、上楼去梯等一律称做“翻烧饼”。

一想到“翻烧饼”,便让人联想起一个胖乎乎、穿白大褂、戴白帽子的饼师傅,粗壮的手擎个大铁铲把烧饼翻过来又复过去,炉灶里发出咝咝的声音和焦香。

人可不能老是被“翻烧饼”的,政治经济政策也不能老“翻烧饼”,翻多了会翻垮国民经济,翻去政府的威信和百姓对政府的信任。

百姓闻“翻”色变呵。在列车上听过一生意人絮叨:改革开放的政策令他高兴得一晚上没睡着觉,第二天倾囊而入,全部投入企业经营。没料到忽然“翻烧饼”。那人说,岂止一个晚上睡不着觉。

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时也听农民唠嗑过。才建“互助组”便忽然“翻”成农业合作社,农业合作社好端端的又忽然“翻”成人民公社,眼看公社食堂吃饭不要钱,将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农民天天欢声笑语,日日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时却又“翻烧饼”。

口号声响彻田野云霄之际,便又“翻”个,回到一家一户自己吃饭自己做,自己要菜自己栽。饭锅菜锅已经献给炼钢炉的大嘴巴,菜地已交公,一时之间“青黄不接”,只好挖野草和观音土充饥。

经过几年调整渐渐转机,“四清”工作组又进村。“四清与四不清”的矛盾来了,把安定的秩序,又“翻”乱了。

才没几年国泰民安竟又“翻烧饼”,停课、停产搞“文化大革命”,“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再一个“烧饼”翻身是下放运动……

贫下中农提心吊胆,问下放干部:“忽然来了那么多‘干部’,是不是又要‘翻’,又要批判斗争,又要吃大锅饭?”闻“翻”色变啊。

“政贵有恒”。烧饼的可翻次数是有极限的,超过极限会成“死饼”,苦兮兮的吃不得。烧饼的可翻次数都有极限,何况社会,何况有血有肉的人。

如此种种历历难数。杜诗:“翻手做云复手雨,纷纷轻薄何须数”大概就是因为皇帝爷们太爱翻了,翻的次数太难数了,所以劝大家干脆不要数,不要费那心思。

百姓厌恶“翻”。当然有人喜欢“翻”的,除闻那葱香和焦香,单位合并,拆开,合并再拆开,再再合并拆开,反来复去中能浑水摸鱼得一些实惠,或者排出异己启用亲信……

晴天雨天实难料,月圆月缺怎奈何;

天地本自有规矩,花开花落原有时。

烧饼翻翻是小事,大事翻翻令人愁;

翻云复雨若无定,人生能耐几颠簸?

{hedonghua:sendemail=dydy }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在本站发布的文章会本站有权在“散文随笔网”公众号发布,如果不同意请在文章底部予以备注。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
关注订阅号,看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