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短篇小说 >>童话寓言 >>邂逅自己

邂逅自己

2019/9/15 16:49:16   0人评论   查看131次 作者:高洪军

真是天下奇闻!真是旷古绝今!今天早上在彭城金龙湖花园,我竟然邂逅上了自己!…

    真是天下奇闻!真是旷古绝今!今天早上在彭城金龙湖花园,我竟然邂逅上了自己!

    我有一个习惯,早晨起床后,总要去金龙湖花园散步,一是为了锻炼身体,一是为了让自己的心灵深受湖光景色的洗礼。            
    早晨,晨光明朗,清风徐来。我在湖边垂柳夹道的小径上信步,轻嗅芳菲,仰望天空,心里一空明。而这时,湖对岸就突然传来一个男士的诗歌朗诵声——我时常行走云端/自然是彩云为衣霓作履/自然是东南西北任我行……
    我一听,很是兴奋激动——我遇到知音啦!他朗诵的那首诗歌,分明是我三年前创作的一首小诗《我时常行走云端》。
   听着那朗诵声,我心头不禁惊奇起来:这人的朗诵声,怎么竟然和我的声音一模一样?接下来,出现了更让我惊奇的一幕——循着那充满磁性的男中音朗诵声,我用望远镜竟然依稀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那个朗诵者,形貌竟然和我长得太酷似!而且,在看那人后,我竟然立马浑身好不自在,分明有一副羞愧难当的情态……
    我这人天生一副好奇心,眼前耳闻目睹的一切,更让我的好奇心按捺不住。我不由自主地向对岸的朗诵者喊道:“兄台,你这朗诵的诗歌,可是本人的小作啊!请问,你贵姓?是哪方人士?”
    闻言,正沉浸在诗歌意境里的那人很是吃惊,只听他对我朗声回应道:“这位兄台,我朗诵的是本人的诗作,怎么竟然成了你的诗歌?本人坐不改姓,站不更名,笔名喊月,姓高,名洪军,彭城大庙镇安然人士!”
   我一听,心里非常惊诧:这人不但也写过一首《我时常行走云端》,而且竟然和我有着同样的笔名、姓名及籍贯!“莫非,我们高家又出现一个和我一样的高洪军?”我这样想着,心存一百个不可思议,就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敢问这位兄台,你家老父母尊姓大名?你家夫人尊姓大名?兄台有几个千金?借问其芳名?”
    那人一听,立马笑呵呵地仰面答道:“禀告兄台,小可高洪军,家父姓高名讳贯银,家母姓汪名讳桂云,夫人姓刘名艳,家有两位千金,大女儿芳名悠然,小女儿芳名梦卿——”
    闻言,我简直被雷呆了!“你这位兄台真是的,怎么连父母、夫人和女儿们的芳名,都和小可家的一模一样?我要告你个侵权罪!”我对那人喊叫起来。
    听我这么一喊叫,那人立马哈哈大笑道:“你告我侵权罪?我还告你侵权罪哩!兄台,你要看清楚我是谁——” 那人说罢,竟然御风而飞,瞬间穿越金龙湖,自在轻盈地降临我面前。
   那人飞临我面前后,就把我目不转睛地凝视起来。同样,我也瞪大眼睛,把他目不转睛地凝视起来。
   我凝视着那人时,突然觉得像是找到了归宿,瞬间满眼泪水,浑身热血澎湃......而那人把我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之后,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兄台,你果真就是我呀!——我也是你呀!——”哭着哭着,那人突然一把将我拥抱住,十分惊喜地喊叫道。我也一把将其拥抱住,十分惊喜地喊叫道:“兄台,你竟然就是我呀!——我也是你呀!——”原来,那人确实是我自己,我也确实是那人,我们两人其实是一个人而已。只不过,我们如今不能合二为一而已…… 
   当然,我和那人也并不完全一样——我皮肤似泥土,他皮肤洁白如冰雪;我两眼昏花,他目光如闪电;我吐气浊臭,他吐气如兰;我步履蹒跚,脚步沉重,他体态轻盈,飘举能飞……我因此而自惭形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然而,正当我准备快速逃离之际,那人竟然猛然用巴掌在我身上击了好几巴掌。这时,就见从我身上腾起一片灰黑色的尘埃,从我的双眼里喷出两股灰黑色的烟雾,从我口中涌出一股灰黑色的浊气…… 
    而这时,还没等我回过神来,那人就飞快地将我一把拉起,然后我和他——就如影随形地往西方的天空飘飞。飞着飞着,我猛然发现——我的皮肤也洁白如冰雪了,我两眼也目光如闪电了,我也吐气如兰了…… 
   大约临风飘飞了近一个小时,我就随着那人飞到了一座大山里,在一片依山傍水的桃花林里降落。我们降落后,那人就满面欣喜地牵着我的手,走到了桃花林里的一所草堂跟前。
   “兄台——就是我的你,请看——这就是我如今的归宿!”那人一边带着我将草堂内外参观了一遍,一边兴奋激动地对我介绍着,“这所草堂,也是你的归宿——”
    听着那人的温馨介绍,欣赏着草堂内外美妙绝伦的环境及摆设,我情不自禁地对那人央求道:“兄台——就是我的你,请现在就允许我——在此与你长相守吧!”
    “兄台——就是我的你呀,既然你现在心甘情愿于此长住,我这就成全你!”面对我一脸恳切的央求,那人这样说着,就再一次一把将我拥抱住。瞬间,我们合二为一,我成了他,他成了我——在那里,“真正的我”时而在草堂里抚琴轻歌,时而手持书卷信步于桃花林间,时而奋笔疾书,为文立就…… 
   然而,好景不长,我们合二为一还不到一小时,情况就发生了突变。那时刻,那个真正的我正在桃花林里抚摸着一只与我相依的小白鹿,突然就听到我的心底传来一个声音:“兄台,造化这次让你邂逅了‘自己’,其良苦用心,你千万要参透玄机!如今时辰已到,你须回去——造化的安排不可违抗!不过,再过三十三年的今日,我定会去那彭城金龙湖畔接你——到那时候,你自然就会洗净红尘,与我合二为一,在此桃花林里的这所草堂中安享天年……”
    那声音发出后,不容分说,我就见一道白光突然从天而降,瞬间将“我”化为两半——一半成了“这个我”,一半成了“那个我”——那人…… 
   “兄台,请记住——这所草堂,最终会被片片桃花覆盖,成为一座桃花冢,让合二为一的你我长眠其间——冢前将竖起一块石碑,刻着‘中华彭城作家喊月先生之墓’的字样……”那人一边手指那所草堂,对我如此点化,一边拉着我的手,临风飘飞,最终将我送到了彭城的金龙湖畔…… 
    只不过,到了金龙湖畔,“那个我”与“这个我”挥手道别后,瞬间就见一片灰黑色的尘埃向我压来,就见两股灰黑色的烟雾向我的双眼扑来,就见一股灰黑色的浊气向我的嘴巴涌来…… 

写于2018年5月18日

上一篇:蝴蝶飞

下一篇:农民.东郭先生.那些人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广东省 广州市】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网站大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