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短篇小说 >>童话寓言 >>天国的新酒(上)

天国的新酒(上)

2014/3/2 17:50:25   0人评论   查看806次 作者:辽老君的木剑

就快到耶路撒冷了,耶稣半睁开通红的双眼,流出了眼泪。他这次是奉着上帝的差遣过来的。上帝的慧眼下的人类世界,虽是千年如一日,但这次耶稣来的任务,是一次便衣肉身的经历…


  “我来不是要叫世上太平,乃是要叫世上动刀兵。”耶稣试炼地概括说话。在世上动刀兵,并不是穷兵黩武地战乱祸世,也不是诡诈地投机主义,趁火打劫。这世上自人类开始算起,哪有什么真正的太平盛世。尔虞我诈的算计,没完没了地折腾,与其伪和平,不如撕掉虚假的面具。哪怕刀兵相见,比永远找不到真相地平衡消耗彼此的虚假,把历史过渡的时间剪短。地上的魔鬼,把耶稣的话歪曲成了符合自己试探的标准,以为总算找到了兴战的依据。于是地上,好战分子的军演频繁开演了。地上的国与国之间也虚与委蛇,不断斗嘴;民与民辩论,火药味愈发猛烈。有的民,在被魔鬼歪曲的经文后,累得四处理论这地上的暴虐。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这是神与人的辩论,不是人与人的。上帝对于人与人之间的辩论并不指望,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因为人不可能高过神的辩论,而且辩论后,人也不可能赦罪。“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白雪;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朱红是罪的开始,可以是血气方刚,年轻气盛地逞能,但是罪孽不会因为甚至与神辩论就能结束的。辩论,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喜好追求他人的过犯,并且以此来自我树威。荒谬的是,人间的处处,还在怂恿这种互相凌虐的竞争意识,计算并且讥诮那些过犯的胜败。世界上,有的国家用给敌国放卫星的方式杀人,也有的用卫星监控卫星的手段御敌于千里之外,除了野蛮得越发理直气壮,那些口口声声公义的国家,从来不以涂抹过犯为紧要,至于悔过,也只不过是说说的形式主义,或者干脆倒行逆施地怂恿,只要不是他的国,他的民,讥诮了自己的诡诈。那些迷失自我,恶性循环的人类,真的以为只有辩论,才可以找到被侵略性的诡计一层层包裹严实的真理。两个国家的总统电话辩论开始了,彼此辩论地指责着对方的过犯,辩论的成功者,对于未来的许愿的话都不能做到。但是,辩论过犯的得胜者,最却可以终于占据了人间至尊。领袖们审判黑暗,比黑色较灰色一点的人,或者扎着蓝色、白点领带的人评论着现世报,世上的人已经不觉得稀奇了。我叫彼得,从海的岸边上来。没有人知道,几千年前,那个叫彼得的门徒,是怎样和耶稣夫子同行在水面上,夫子把世界上的事讲给我听。因为,即使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些事是怎么可以做到的。然而,这并不妨碍几百年来,人们一直重复地讲究这个故事。只是我知道,那些蒙主重生的门徒,无论什么时候,一直都守护着涂抹人过犯的救赎主的秘密乐园。那个涂抹不究的教义,根本不是仅仅从嘴巴说出来的弥赛亚的,而是耶稣第一次来临的时候,印证了的;——哪怕是对于一个羞愧满面的妓女的。就快到耶路撒冷了,耶稣半睁开通红的双眼,流出了眼泪。他这次是奉着上帝的差遣过来的。上帝的慧眼下的人类世界,虽是千年如一日,但这次耶稣来的任务,是一次便衣肉身的经历,一日如千年地雨露化解人类的千年危机。快到圣城了,他疲惫的双眼,再也不能掩饰他先知先觉的纠结忐忑,热血沸腾。圣城,本来是耶和华停留,垂蒙的地方。这回,以人血建立的锡安,宫斗大戏正在上演。那些明明奸诈却要硬充作可爱的女人,为了自己都在拼命围着皇后的位子争斗,浑身时不时散发着希望皇帝争宠自己一种魔鬼摆布的喜悦。“找女人不能太随便了。”骑兵对着空气弹着吉他,搂着胜利的象征美女安娜。他是唯一可以在甄嬛传里点拨权力男人的人。权力胜过死亡!宫廷里的权力,竟然为了那些样子的女人。锡安这个罪孽的城市,上帝曾借着先知弥迦宣告他的不治:那些“首领为贿赂行审判,祭司为雇价施教诲,先知为银钱行占卜“;他们满了着上帝憎恶的事,却嘴巴上说,“耶和华不是在我们中间吗?灾祸必不临到我们。这一幕像极了太平盛世。一名秃鹫国记者,曾请教过东土大唐的发言人。既然东土大唐的人间法律如此精湛,何必要百姓上访呢?发言人小声说,为的是民告官不难,因为即使有了刑事诉讼法,也有不敢告官的民众。然而,可喜的是,人间的法律随时可以废一些,立一些,缓一些,即刻生效一些;至少,还可以让民众看到希望。正如那里的信仰。逾越接近了,耶稣对约翰和大家说,“我所喝的杯,你们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们也要受。”约翰是门徒中忍受辛苦、凌辱和逼迫时间最长的一位,堪称kungfu。耶稣叹了口气。“我可以从坟墓里召出死亡的俘虏”。耶稣说出实情,也召唤了那些永生的执行者。但是,没能召出的,或者充耳不闻地失聪,或者选择性地失忆,一个个瞬间泥塑成了丑态百出的傀儡。他们名名如同行尸走肉般不苟言笑,却要硬拗内敛得洒脱。他们登峰造极地捆绑自由的灵与魂,迷惑,分化,随意摆布苍生,已经可谓是登峰造极了。当然,不能说这一切的一切仅仅是和皇帝有关。顺从也是良民们自古保养得很好的品格。上帝指示的羊门开了。耶稣知道,作为上帝最心爱也是最谦卑的自己,拯救的大业要开始了。自从那扇门一打开的瞬间,耶稣就晓得,届时,自己必将从这里剧终前谢幕。正如那些被宰杀的羊羔,宰杀之地不会离着被牵引的新生地太远。羊的价值,在肉食动物面前,无非是廉价的肉与毛。可是耶稣肯为羊羔而死,就使得羊羔因此成了无价之宝。东土大唐的那些不愿生羊宝宝的,除了迷信巫蛊,对于效劳于魔鬼也有先见之明,生怕宝宝被凌虐到某种社会的底层。唯恐一旦那里,连魔鬼都保不住。耶稣升天后的几千年里,许多羊羔倒在血泊的地方,都是他们的出生地。弱肉强食的野蛮人类,并不计什么代价地享受人间乐趣。罪的工价乃是死。面对人间残暴,羊羔们不会见了侩子手的屠刀就惶恐,因为他们甚至对于被枉死的结果,也抱有孩子般天真的乐观。当然羊羔们不知道残忍为何物的时候,他们的世界,一片纯净。那些陪着羊羔们的神人里面,只有耶稣,成就了为羊羔,这个最弱势的群体而死,并不是仅凭一时冲动的,凭白无故的,耶稣把牧羊人的职责看得胜过自己的生命,而且是可以有福的。耶稣很释然自己宝血在往返天国与人间的宝贵灵药价值。最起码,也可以拯救那些羔羊的迷惑。离十字刑不远的地方时骷髅地,大黑暗的恐怖笼罩在这扇羊门终点的路上。耶稣要用自己的血使百姓成圣,他就只好在这个人间的城门外苦楚。他要洁净的是上帝的律法,那是人类祖先亚当夏娃犯罪时的律法。那些可怜的伊甸园后人,历史越往后,他们就越量如海砂地繁殖,然而却彼此冷漠仇恨,活得甚至不如伊甸园十分之一的美好。上帝的诅咒都应验了。上帝的儿子耶稣,却要曲线地影响这诅咒的趋势。在从彼拉多的衙门出来到骷髅地的路上,这个无知盲目的国家里安插在民众里的奸细丧心病狂地嘲笑说:“给犹太人的王让路呀!”这个国的民众,并不是真糊涂地附和着。难得糊涂,甚至墙头草地摇一摇,是在像祭司那样害人者面前的生存之道。软弱,正是有了人的自由选择,才有了奥古斯丁的争议。民众可以在彼拉多的法庭上,奴颜媚骨的奸细起哄人群说,“钉他在十字架上!除了该撒,我们没有王。”效忠,在任何时候,都是权力游戏的至爱。民众的软弱,给这个世界冤案,做了耻辱的见证。“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以色列的王基督,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叫我们看见,就信了。”这是祭司们肆无忌惮地享受残暴的讥诮。耶稣能算准死亡的日子,知道坑陷自己的网罗,甚至具体的叛徒。耶稣拥有的神迹的灵力也如此高深,但是直到临死前,他都没有用这些东西再现,至少,没有令这群祭司打手凶残的双手面对这些而颤抖。使无知的加害者害怕,并不是什么信仰的根本之道;甚至,亵渎了上帝的尊荣。何况,耶稣也知道,无论是之前还是之后的神迹,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犹太官长派的奸细的戕害。奸细们所谓的真相报告,为的是荣华富贵的前途,而犹太公会的对策马上就会执行。牺牲上帝之子,维稳,维护特权,维护虚假的虔诚的面具,这是这个圈子里梗固的嚣张狂妄,肆无忌惮。法利赛人也加入了祭司戕害的阵营,因为正是因为耶稣拆穿了他们假冒伪善的丑态,愈发激怒了他们的恨意。不久,法利赛人怂恿希律党也加入进来。理由是,耶稣的在安息日解救苦难人所行神迹是“干犯安息日”。法利赛人,正是借助教条主义地歪曲安息日的保守来迫害耶稣的。耶稣十二岁的时候,还是个发问圣殿律法师时令人称奇的儿童。那时的律法师,绝对不会教条主义地驱散那些奇谈怪论。因为,对于神的意见,孩子的奇谈怪论,总不至于遭罪。可是神迹后的耶稣就不同了,奸细们总奴颜媚骨地嗅到一点点地影响到属世的权力,权威,就恨不得贡献给可以给自己飞黄腾达的操纵者,——那些恨耶稣恨得入骨入心,急于求成地施行撒旦的人。后来,罗马当局也成了法利赛人施压迫害耶稣的工具,企图推翻罗马争权!这该是多么可怜又可笑的借刀杀人法。最后,公会议员内部也分裂了。分裂的人说,仇恨耶稣要谨慎,别让罗马人真真地剥夺了自己的优越地位。耶稣,他做到了用痛苦成就的完美。虽然,他给世界的欢乐时辰虽然很短暂,然而却很青春,阳光,梦幻,迷人。他是知道结局的本来样子的,人间的,天国的。如果不知道结局,他也会像那些茫然的烈士一样,不会让历代的追随者钦慕终生,并为这悲惨忧郁。但是耶稣,他管不了那么多琐碎的戕害,他要用请自己入瓮的先知先觉和大智大勇来完成撼动人心的盲目无知,不肯悔改。对上帝而言,一千年,他应许眷顾与保护选民的历史已经足够耐心。但是,他还是迫不及待地希望人类可以有人的样子的属灵导师亲自示范。于是,临到耶稣登场了。由于是上帝的儿子。这回,上帝的要求更加严格。在人间的起点比天使还要小,但是荣耀上帝的尊荣让日月失色。由上帝的应许而生的儿子,在严父的暗中观看面前,勇敢地走上了十字刑。他被绑在坛上,成了不抵抗自私贪婪无知者们的牺牲。在十字架旁边,那认出主的罪犯是何等的有福,上帝的国,在那短暂的人生终点一刻,也同样赐福的约给有信心的却所谓无药可救的人间罪犯,以成全耶稣这位神最宠爱的弥赛亚最后在人间的光荣应许。献祭的火焰,升到了天庭,阻挡了行使毁灭的天使的刀。救主牺牲了,他的力保所谓罪人,阻挡了天使的绝对毁灭。“耶和华拣选了锡安,愿意当做自己的居所。”这绝不是因为那里有宫斗版的甄嬛传或者纸牌屋,有那些一辈子也使不完的手段。因为锡安,是个福地。在这里,有圣先知的警告,祭司的香炉,会众的祈祷,当这一切还算适度安详,部分圆满,差强人意。当这些升到了上帝面前的水晶海时,并且被报上即日被杀羔羊的名,上帝会腾起云来显现督查。有时,顶天立地的梯子上,会有天使上来下去,指明真正通圣之路的预见。盲目无知的人,“嬉笑上帝的使者,藐视他的言语,讥诮他的先知。”然而,这并不会彻底激怒上帝,因为神是“有怜悯,有恩典的上帝,不轻易发怒,并有丰富的慈爱和诚实。”他知道,人类在亿万类地行星的受造物里,始终属于野蛮人。时而偏乎上帝的改造,野蛮人的根本性进化又是多么地顽固。只是,在上帝统辖的宇宙里,他需要比较,筛选,签认,看哪在重生后的属灵的被试炼者,可以成功突破肉体的系统,进入到下一个工作程序。这是在未有地球以前,上帝的属灵者就注定拥有的荣幸。盲目无知的野蛮人,像沙砾一样洒满全地,那些人也种葡萄树,反倒结了野葡萄。唯一一颗好葡萄树栽上的,只有基督。狂妄自大的野蛮人,自恃技术革命的与日更新,于是那些人就以为,栽种野葡萄,根本就是可以用高科技,修剪边幅,栽培的。他们忽视了好葡萄树才有的根基,以及是建在了怎样的营养里。耶稣医好了被魔鬼压制的人,使他们自由。他的无阶层差异化地一视同仁,对于劳苦大众更有慈爱。当世人觊觎全世界的财宝甚于一个人穷苦人的性命,地上的罪满了,被上帝赐福的时日也就满了。耶稣就是这样牺牲的。不过,惟因他的所作所为荣耀了创造主,他可以做挽回祭,从而在人类历史的重要厄运时做了绝对性领袖的诫勉和预警。但以理说,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门徒则当逃往山上,那里有上帝的城,上帝的窄门。毁坏可憎的是要占据整个圣地田间的葡萄园和葡萄树的。葡萄工人若一旦踌躇片刻,就会卷入毁坏可憎的漩涡。希律王统治时,以为美化武功盖世,江山就可以固若金汤。人们若不信之由之,反倒是谣言的蛊惑者了。希律王用的是旧皮袋,他害怕喝耶稣的新酒,总想着旧皮袋的老酒也是可以喝到永生的。(待续)

  2014-3-2

  

上一篇:玩 蛐 蛐

下一篇:寓言一则 可怜的农夫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在本站发布的文章会本站有权在“散文随笔网”公众号发布,如果不同意请在文章底部予以备注。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
关注订阅号,看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