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美文随笔 >>我的家乡 >>老妈八十八岁

老妈八十八岁

2019/9/26 12:51:16   0人评论   查看74次 作者:王叔俊

去妈妈家,见老妈正在用缝纫机改制衣服。侄女的衣服不想穿了,还顶新的,老妈舍不得扔掉,她穿又显得肥大,只好自己动手改制一下。老妈生于1932年,今年虚岁88,虽然眼花了,耳朵也聋了,但身体很硬朗,能做饭,收拾屋子。生活完全能够自理,不依赖别人。老妈信主,一个星期去两次教会,教会离家有一公里左右。无论春…

去妈妈家,见老妈正在用缝纫机改制衣服。侄女的衣服不想穿了,还顶新的,老妈舍不得扔掉,她穿又显得肥大,只好自己动手改制一下。

老妈生于1932年,今年虚岁88,虽然眼花了,耳朵也聋了,但身体很硬朗,能做饭,收拾屋子。生活完全能够自理,不依赖别人。

老妈信主,一个星期去两次教会,教会离家有一公里左右。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老妈都坚持去教会。

老妈小时没上过学,合作化时参加工作,进过扫盲班,属于半文盲。但她晚年加入教会后,坚持念经书,还学会了翻字典,每天没事就抄录经书,都抄录十多年了,不知抄录完了没有。反正认识了不少字。仅从文字来说,肯定达到中学水平了。

老妈使用的这台缝纫机有五十多年了,在我小时候家里就有了,当时缝纫机还是很稀罕的东西。这是台工业用的标准牌缝纫机,现在已经淘汰了。但还能使用,零件都很不错。老妈以前在制鞋厂工作,是缝纫工。当时下班回家后也经常使用缝纫机缝补衣服,做鞋帮子。过去布匹紧张,物资短缺,人们穿的衣服都是补了又补,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我们兄弟姐妹六人,衣服破了,都是老妈用缝纫机补缝的。手工缝补衣服得把补丁补在衣服外面,用缝纫机就不一样了,把布片放在撕破的衣服内里,用缝纫机直接在撕口处密密地用线轧上,比把补丁直接补在外面好看还结实。

现在缝纫机已退出了家庭生活领域,但老妈一直舍不得丢掉这台缝纫机。搬了好几次家了,别的旧物大多都扔掉了,但这台缝纫机一直还在陪伴着老妈。

老妈热心助人,每次从教会回来都搀扶着一位老太太,这老太太与老妈住前后楼,老妈每次都将老太太送回家再回来。我以为老太太比老妈年长呢,一问,她才83岁,比老妈小5岁呢,但身体不如老妈,走路得拄拐。老妈不拄拐,走路很稳当,不像耄耋之年的老人。

一次外面正在下雨,老妈在阳台上观雨,突然出门,我见状忙跟过去,见她到楼道把窗户打开。回屋见我不解的样子,主动解释说:下雨了,开开窗户,让小燕子进楼道避避雨。

一次母亲节,给老妈买点水果,有荔枝,老妈吃了两颗,说:“这是杨贵妃吃的。”

兄弟姐妹六人,我相对来说,条件差一点。所以,父母总是照顾我。哥哥和妹妹们给家里买东西,他们从不说什么。但我若是买点什么,他们就不高兴了,怪我乱花钱。一年春节,我的经济状况好转,还发了年终奖。见兄弟姐妹们把年货买的差不多了,父母家的冰箱塞得满满的。感到没什么可买的了。路过一家海鲜店,见有大龙虾,买了两条,好像花了七八百元,又买两条黄花鱼,共花了一千多。老妈知道花了这么多钱,心疼的不行了,想起就唠叨一阵,这点事差不多唠叨一年。第二年,我不敢买了,只把给她两千元钱,她先说不要。我说,您不要我还买海鲜的。老妈一听,一把将钱抢了过去。

单位有两亩菜地,有时我摘些送到老妈家。一次我随口说:单位的菜没人摘,烂了不少。老妈就惦记上了,让我多摘一些,她淹制。单位离家二十公里,我天天搭乘别人车,拿太多的东西,不好意思。老妈听了,竟打发哥哥开车去单位取。来回得四十公里,开车去油钱就得三四十元吧。在市场买这些菜都用不了三四十元。可老妈不是经济学家,她是不会算这个账的,只觉得那些菜烂在地里太可惜了。

我在水库上班,单位四处都是野甸子,每年春夏秋都挖些婆婆丁、苣荬菜、芥菜等野菜。本来秋天野菜都老了,没法吃了,但老妈还是让挖,她用水焯了,还用来包饺子。今年我退休了,不去单位了,也挖不了野菜了。大妹知道老妈喜欢吃野菜,去市场买点婆婆丁。但吃饭时,老妈竟一口没吃。我问她怎么不吃呢,她说婆婆丁老了,咬不动。我想不通了,开花的她都不嫌硬,这个明明很嫩的,她怎么嫌硬了?老妈突然又来了一句,你去挖婆婆丁卖吧!噢,我恍然大悟,原来心疼钱了。其实妹妹买的婆婆丁是种植的,十元一市斤,若是野生的,这个价格恐怕下不来。一个人挖一天才能挖多少啊,十元一市斤才挣几个钱啊。老妈是不会算这个账的,她只知道,野菜是随便采的,根本不应该花钱去买。

老妈一辈了节俭惯了。每年过年时,别人送的,我们兄弟姐妹买的东西太多了,一时吃不完。过年的肉有时在冰箱里都放了好几个月,本来不能吃了,但老妈舍不得扔掉,非要吃,有一年吃的患肠炎了,住好几天医院。

好吃莫如饺子,老妈认为这是真理。以前只有过年过节时才能吃顿饺子。现在条件好了,饺子根本不稀奇了,只是包饺子很费工夫。所以,我们兄弟姐妹若是回去的人多了,老妈就张罗包饺子。来了客人也张罗包饺子。其实,现在真不是太愿意吃饺子。但为了哄老妈高兴,不想吃也得吃。

这就是我老妈,八十八岁的老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不该遗忘的慈善家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网站大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