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艺术 >>古今人物 >>毛泽东的心胸

毛泽东的心胸

2014/12/26 1:10:41   0人评论   查看1036次 作者:广陵渔父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陕北大旱,庄稼歉收。延安城北有个农妇叫伍兰花,一个人养活三个孩子,还要照顾痴呆的丈夫和多病的婆婆,实在无力完成交公粮的任务。边区政府的村干部上门催收公粮时,态度又不好。…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陕北大旱,庄稼歉收。延安城北有个农妇叫伍兰花,一个人养活三个孩子,还要照顾痴呆的丈夫和多病的婆婆,实在无力完成交公粮的任务。边区政府的村干部上门催收公粮时,态度又不好。伍兰花气呼呼地从地洞里提出一小口袋粮食,扔到门边:“拿去吧,这是我一家人一年的口粮……”村干部认为是私藏粮食,要没收。伍兰花哭着说:“天哪,共产党还叫不叫人活啊!”“你敢骂共产党?”前几天,恰巧延川县县长李彩云遭雷击身亡。情急之中,伍兰花脱口说道:“骂了又怎么样?骂了共产党,还骂毛主席哩!前两天打雷,咋不把他打死哩……”伍兰花被抓了起来。中央保卫部给她定了一个“反对共产党,反对毛主席”的罪名,决定枪毙她。
  毛泽东知道后,便将伍兰花找来,笑着说:“我这个脑壳值钱喽!国民党要它,用枪用炮;你倒好,要用雷打。要我死么,很简单,可你总得说出一个要我死的道理嘛!”伍兰花就把她缴不上公粮,一时气愤骂了毛主席的情况说了一遍,又把村里老百姓因负担过重、苦不堪言的情况也说了。毛泽东沉思良久,吩咐秘书:“马上护送伍兰花回去,她是好人,敢讲真话,是给我们提意见的好同志。把她送回去,请你告诉地方政府,在生活上要照顾她,她家的生活是很苦的。”此后不久,毛泽东发出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便由此诞生。
   这段史实,曾被我们作为毛泽东爱护百姓和胸怀宽广的事例。其实,这只是一个尚未获得全国政权的政党领袖必须的品德。


  1918年底至1919年初,毛泽东曾在北京大学做过几个月的图书馆管理员(时称书记)。然而这段北大生活,似乎让毛泽东很不愉快。1936年6月,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宋庆龄的安排下,访问陕甘宁边区。毛泽东在接受斯诺采访谈及自己青年时代在北大的经历时,说:“我的职位低微,大家都不理我。我的工作中有一项是登记来图书馆读报的人的姓名,可是对他们大多数人来说,我这个人是不存在的。在那些来阅览的人当中,我认出了一些有名的新文化运动的头面人物的名字,如傅斯年、罗家伦等等,我对他们极有兴趣。我打算去和他们攀谈政治和文化问题,可是他们都是些大忙人,没有时间听一个图书馆助理员说南方话。”(《西行漫记》第127页)
  青年的毛泽东心高气傲,北大教授们的冷落,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严重的伤害,以致几十年过去,他对北大这座中国首屈一指的名校,依旧没有一丝的好感。1949年4月下旬,北大邀请毛泽东参加五四运动30周年纪念大会。毛泽东没有参加,只是给北大纪念“五四”筹备委员会写了一封回信:“四月二十八日的信收到。感谢你们的邀请。因为工作的原故,我不能到你们的会,请予原谅。庆祝北大的进步。”(陈平原《北大校庆:为何改期》,《读书》1998年第3期第122页)如果说这次拒绝,或许真是因为工作繁忙,而两年后1951年的再次拒绝,就有些说不过去。1951年9月,北大响应周恩来关于进行思想改造的口号,发起了教师政治学习运动,校长马寅初邀请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人前去演讲。毛泽东批示:道“这种学习很好,可请几位同志去讲演。我不能去。”1964年9月10日,毛泽东在杭州会见法国客人。法国驻华大使谈到近期访问北京大学的观感,称教师和学生“在研究和公民精神方面上热情洋溢的”时,毛泽东竟回答人家说“这不是一所好大学”,并指责该校教师和学生“言行不一”。可见毛泽东对北大的印象是何等之差。

  说毛泽东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或许言过其实。但可以肯定,毛泽东不是一个能轻易宽容别人过错的人。尤其在成为党的领袖之后,已很难容忍别人对他的批评,更不用说是挑战他的权威。
  1935年1月,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批判了博古的“左”倾军事路线,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内、军内的领导地位。时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红九军团中央代表身份的凯丰,不仅为博古进行了辩护,还挖苦毛泽东说:“你懂什么马列主义,顶多是看《孙子兵法》、《三国演义》打仗!”这话对毛泽东伤害很深,乃至1962年1月接见一个日本访华代表团时,他还念念不忘地告诉人家:“遵义会议时,凯丰说我打仗的方法不高明,是照着两本书去打的,一本是《三国演义》,另一本是《孙子兵法》。其实,打仗的事,怎么照书本去打?那时,这两本书我只看过一本《三国演义》,另一本《孙子兵法》,当时我并没有看过,那个同志硬说我看过。我问他《孙子兵法》共有几篇,第一篇的题目叫什么?他答不上来。其实他也没有看过。从那以后,倒是逼使我翻了翻《孙子兵法》。”其时,凯丰已去世七年。(凯丰,原名何克全,江西萍乡人,中国共产党前期领导人之一。在遵义会议上,他曾与博古等人一道攻击毛泽东;但在认识到毛泽东同志的正确性之后,一直坚定地拥护毛泽东的领导。曾担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代部长等职务。1955年3月23日,凯丰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终年49岁。)


  1959年7月,党中央在江西庐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次会议的原定议题是总结经验教训,调整指标,继续纠正“左”倾错误。7月14日,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彭德怀元帅,针对当时客观存在的问题,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陈述了他对1958年以来“左”倾错误及其经验教训的意见(亦被称为万言书),并指出大跃进的问题所在:“……浮夸风、小高炉等等,都不过是表面现象;缺乏民主、个人崇拜,才是这一切弊病的根源。”这封完全可作为纠正党的“左”倾错误良方的信,却深深刺痛了毛泽东,会议转而批判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所谓的“右倾机会主义”和“反党集团”。
  长征时期,林彪曾因不理解毛泽东的战略战术意图,认为红军行军尽走“弓背路”,搞得部队疲劳不堪,便私下写信给党中央,要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离开军事指挥岗位,由彭德怀来指挥红军作战,为此中共中央专门召开会议批评了林彪。当时毛泽东认为林彪是受彭德怀等人指使才写了那封信,因而把帐记在了彭德怀身上。胸怀坦荡的彭怀德因战事紧张,没开完会就去了前线,以为问题已经解决,所以事后也未作辩解。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再次提起此事,说彭德怀在党的历次路线斗争中都曾反对过他。这让彭德怀很伤心,没想到毛泽东对他误会至今,只得让林彪说明原委。所幸林彪没有落井下石,说长征时给中央写信要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离开军事指挥岗位,事先并未和彭德怀商量,是他自己决定的,与彭德怀没有关系。
  尽管林彪为彭德怀洗清一段长达24年的冤情,却依旧无法化解毛泽东对彭德怀的不满。时至1962年,因庐山会议受到牵连的许多干部都被平-反,并陆续恢复工作,彭德怀却没有被平-反。因为毛泽东设下了底线:“谁都能平-反,唯独彭德怀不能平-反。”这年6月,彭德怀愤然上书八万言,要求平-反,虽然贺龙受命成立彭德怀专案组进行审查,却一直没有结果。“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彭德怀再次惨遭批判、关押,于1974年11月29日含冤离世。
  伟人不是完人。但是,如果建国后党内还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民主,彭德怀式的悲剧,或许就不会发生。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华盛顿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