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游记散文 >>新都桥

新都桥

2019/9/27 10:14:55   0人评论   查看160次 作者:独自行走

暑假川西之行,两次途径新都桥,有感而发。新都桥在哪里?百度上是这么说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西八十公里处也,为318川藏公路南北线分叉路口,扼守从拉萨到康定的门户,从此可以北去甘孜,南下理塘,因交通位置优越,海拔较低,自古便是茶马古道上重要驿站,现在更是繁忙的川藏线上,司机和游客休憩的首选地。…


  新都桥在哪里?百度上是这么说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西八十公里处也,为318川藏公路南北线分叉路口,扼守从拉萨到康定的门户,从此可以北去甘孜,南下理塘,因交通位置优越,海拔较低,自古便是茶马古道上重要驿站,现在更是繁忙的川藏线上,司机和游客休憩的首选地。

  两次路过新都桥,两次感受不一样,前一次如星夜赶科场,疲惫而恓惶,后一次如辞官归故里,轻松而舒畅。

  先说前一次,那是川西之行的第一天,下午游玩了海螺沟,接着马不停蹄的赶路,晚上要宿在几百公里外的新都桥,时间有些紧。

  路过康定县城时已经晚上七八点钟了,天光依然大亮,康定县城四边群山环抱,白云缭绕。山都是逼仄而高耸的大山,顶天立地,气势逼人。从山顶往下看,县城就像坐落在一个狭长的天井里,楼房伏高就低,积木一般错落的分布在谷底的旮旮旯旯,至于行人,更像蝼蚁一样细微得几不可见。

  到了康定突然想到一件趣事,上高中的时候,一次新年晚会,班主任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硬是找了几个像我一样五音不全的同学去唱康定情歌,每次唱到“张家溜溜的大哥,看上李家溜溜的她”时,脑海里立刻会自补般出现一幅光溜溜的裸男裸女图,我们几个互相会意的一笑,精神为之一振,声调也越发亢奋起来。后来才知道,“溜溜”这个词在藏语中只是个语气助词,没有任何意义。现在路过康定,看着周边那些人迹罕至的高山,思绪分飞,也不知那位张家溜溜的大哥和李家溜溜的她后来怎么样了。

  过了康定便开始爬山,山是折多山,海拔四千二百多米,据说从山上可以俯瞰蜀中第一高山—六千多米的贡嘎神山。就在车刚费力转过一道弯时,前方突然堵车了,往前望去,黑黢黢的夜空下,沉默岑寂的山梁上,一辆辆车前后相继,徒劳的轰鸣着,一道道车灯发出如萤火虫般微弱的光。

  318国道号称中国最美的道路,尤其成都到拉萨这一段,大都在谷底和山顶之间穿行,风景虽然美如画,但险情不断。且一旦发生拥堵,因为只有双向四车道,很难疏通。好在这次堵车是因为一次轻微的车辆刮擦,而且事发地离康定县城不远,很快就有交警过来疏通,大概半个小时后,车辆开始正常行驶。

  饶是如此,等到了新都桥,也已是晚上快十点了,夜幕下的小镇行人很少,清冷寂寥,只有宾馆和饭店依旧灯火璀璨,显示着小镇旅游季节的到来。

  那天晚上格外冷,虽然是盛夏,但这里夜里的温度大概也只有七八度,穿着厚厚的绒衣,依然有些瑟瑟发抖。去餐厅吃饭时,厨师已经下班了,又匆忙将人家找回,给我们下了一大锅西红柿鸡蛋面,一碗热乎乎的面条进肚,这才感觉暖和和熨帖些,一天紧绷的神经也终于舒缓下来。

  第二次路过新都桥是从稻城亚丁返回,经历了数天高海拔的折磨,同行的几个人已头晕脑胀,迷迷瞪瞪,再次回到低海拔的新都桥,就像从炮火连天的战场回到了平静祥和的大后方,感觉身心特别轻松。

  终于可以好整以暇的看看小镇了,那是一个傍晚,夕阳西下,余晖脉脉。

  小镇不大,坐落在一些起伏的丘陵间,一条长约一二百米的主路横贯东西,路两边是疏朗,空阔的停车场,后面是一家挨一家的宾馆和饭店。建筑式样大都为藏式风格,平顶,墙体为石砌,门窗多为红色或白色,上方有简洁的图案。路南边不远处还有一座喇嘛庙一样的歇山顶三层建筑,绛红色的墙身,金黄色的屋顶,庄重肃穆,让人肃然起敬。再远一点的地方是起伏的丘陵,长着碧绿的青草和零星的灌木。远处的山,近处的道路,道路上的行人都笼罩在落日余晖里,小镇有一种慵懒,放松,懈怠而又有所期待的气氛。

  马路上有卖水果的小贩,他们或摆在宾馆饭店门口,或开着面包车沿街游走,碰到人多的地方便停下来,打开后备箱,里面摆满了红色的桃子,绿色的西瓜,黄色的香蕉,橙橘等水果。水果未必就新鲜,想必也是从内地运来的,但在这高海拔地区,在这动辄四五千米的重重大山里,在这些吃够了牛羊肉,缺乏维生素的游客中间,还是非常收欢迎的。

  藏民大都很朴实,不讨价还价,不缺斤短两,如果你不小心买了一个坏的回去,还可以去换。好友美猴就是这样,兴冲冲的买了一堆桃,正要吃的时候,一看里面还有一个快烂掉了。后来下去逛街时发现那位老兄还在,和对方一说,人家非要再塞给他一个好的。

  还有一群藏民骑着马,前呼后拥,在街上游荡,大多为青壮年男性,也有少数妇女和儿童,碰到游客就问,骑马吧?大概百十块钱可以到附近的草原遛一圈。我天生胆小,对马有畏惧感,平时就骑过一次,还是小矮马,那是在丽江走茶马古道,就那也吓得战战兢兢,唯恐马失前蹄把我摔出去,一个劲央求旁边的跟随下来走。看到这里的高头大马,看到这些戴着毡帽,穿着长袍,颇像美国西部牛仔一样彪悍的康巴汉子,更加退避三舍。不过美猴有些跃跃欲试,美猴身体轻盈,运动天赋极佳,喜欢冒险刺激,第一次去草原骑马便能纵马狂奔,让当地的牧民都惊讶不已。

  最热闹的当然还是饭店。

  住宿旁边的两家饭店打起了擂台,对面的一家在空地上搭了一个很大的蒙古包,蒙古包中间是舞台,四周摆满一圈圈的桌椅,号称有正宗的藏族歌舞表演,可以边吃边喝边看,高音喇叭一个劲提醒游客,“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七点半演出正式开始,七点半演出正式开始。”

  酒店东边那家更是别出心裁,搞起了篝火晚会,一根根手腕粗的松木被点燃,火焰升腾起来,照亮了高原的夜空,也瞬间点燃了游人的好奇和热情。更有两三个藏族妇女,带头跳起了锅庄舞,舞姿大开大阖,以脚顿地,一边左右旋转,一边前后摇摆。女人都是天生的舞蹈家,很快,在她们后面,跟随了一大批的女游客,她们手拉手,结成一个同心圆,围着篝火顺时针边舞边行,人人脸上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笑容,世界大同在她们这里很容易的就实现了。

  而另一边却是男人的天地,烧烤摊摆出来了,烤架上牦牛肉,羊肉,藏香猪,藏香鸡等正在吱吱冒烟,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太阳伞下,一群高鼻深目,挺着大肚子老外开始嗨起来,人手一瓶啤酒,咬一口肉串,喝一口啤酒,期间还窃窃私语几句,大概是赞赏这里的肉串好吃吧。几个山西老哥要了一盆牦牛肉,正鼓着腮帮子,自顾不暇的吞咽着,我问了一句好吃吧,竟让一个想回答的噎得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几个跑堂的藏族妇女来回穿梭,因为听不懂天南地北的方言,一脸焦急和茫然。

  看到此情此景,我有些恍然若梦,二十年前,我和美猴几家第一次去承德坝上草原,晚上也是燃起了篝火晚会,我们要了一只烤全羊,边吃边喝边聊边看晚会。那晚的羊肉特别好吃,美猴比我还多吃了一个羊蛋;那晚的气氛特别好,我们分别拥抱了自己的老婆和别人的老婆;那晚的天气特别冷,盛夏时分睡在蒙古包里还要盖被子;那晚和美猴一人喝了七八瓶啤酒,晚上频频起夜,坝上草原的夜空格外灿烂,天上的星星那么多,那么大,那么亮,仿佛触手可及,人真不经活,才一眨眼的功夫,我们俩竟已霜染双鬓,年过半百了。

  正在胡思乱想,多愁善感间,又一群游客呼啸而至,眼看着太阳伞下的餐桌不保,我和美猴赶紧占据一个,要了一盆牛杂野菌汤,几个下酒的凉菜,一瓶青稞酒,对付着喝起来。我和美猴都是嗜酒之人,这次川西之行,本来想象的很完美,白天饱览高原美景,晚上小酌酒店桌前,把酒言欢,快意人生。怎奈所到之处,动辄在海拔四千米以上,担心高原反应,一直忍着没喝,这次到了低海拔的新都桥,说什么也要过过酒瘾。

  这里的野生菌个头很大,切成薄片,和牛杂,葱姜蒜等佐料放在一块熬汤,味道非常鲜美,喝上一碗,感觉口舌生津,吃起来更是爽脆嫩滑,和美猴就着青稞酒,一人喝了数碗,直到一瓶酒见底,身上微微发汗,腹中略感饱胀,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此时篝火未烬,依然有几对小情侣围着喃喃自语,而旁边的烧烤摊旁,因气温骤降,已不复傍晚时人头攒动的盛况,只有几个喝高了的大哥,还在频频举杯,说着谁也听不懂的含糊话语。

  遗憾的是,今夜薄雾浓云,寂寥的天空无星也无月。

  

上一篇:动物园观感

下一篇:春日里的栖霞山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网站大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