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爱情散文 >>为了爱 我放弃了

为了爱 我放弃了

2016/10/13 17:25:20   0人评论   查看483次 作者:lishishi

深秋,林从杭州来江苏,要我在这座美丽的黄海之滨为他找一份临时工作。我有点纳闷,林曾经告诉我说他快要结婚了,可现在……但我知道我这位大学同学的性格,即使我再追问,他如果不想说,你就别想知道原因。…

   深秋,林从杭州来江苏,要我在这座美丽的黄海之滨为他找一份临时工作。我有点纳闷,林曾经告诉我说他快要结婚了,可现在……但我知道我这位大学同学的性格,即使我再追问,他如果不想说,你就别想知道原因。晚上,我和林到街上走走,林对我发感慨说这城市变化可真大。我笑着反问说我们不是也变了吗?走累了,两个人找个地方坐下,几杯酒下肚,想起大学的那段时光,话题也就多了起来。因为喜爱文学的缘故,林和我在南京读大学时都很名气。林提起文学说诗歌使我娶到了一位温柔贤惠的妻子,而他却……林说话间着就流露出快流泪的样子。我赶紧提醒他是否有点醉了,林摇摇头,坚持自己没有醉。停了一会儿,林控制了一下感情,和我扯起了他那并不太遥远的往事。为了爱 我放弃了
     还是在2002年,和林谈了几年恋爱的女友雯过生日,林抱着一大束鲜花去庆贺,没想到就快到雯的家门口的时候,一辆小轿车撞了他。等林醒了的时候,什么也看不见了,车祸导致他成为一位失明者。那些天彷徨、痛苦没有人能够理解。医生告诉林的家人,林很难重见光明。林的亲戚朋友跑交警大队跑法院,希望得到赔偿,但答复也很清楚,这次交通事故的责任在于林,是那束鲜花遮挡住了他的眼睛……林的家庭虽说有点经济基础,可有钱却买不到光明,一家人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找医生,找专家,但答案只有一个:除非是奇迹出现。 雯最初也能够来探望林,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就来得少了。终于有一天,雯带着一个男子来看林,临走时,雯告诉林那位男子是她的未婚夫,希望几天以后林能够出席他们的婚礼。林一下子惊呆了,随即就从病床上挣扎下来,拽住雯的衣裳怒吼:“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吓得雯哇哇大叫,匆匆和她的那位男友逃离了医院。那天,林愣在病床上好一会儿之后就蒙头大睡,任谁来与他说话都不理睬。林不能理解雯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来对待他,他为雯付出了一切,甚至是自己的一双眼睛,可最终却一无所有。心灰意冷的林一蹶不振,什么话也不愿说,什么事情也不愿做。林很要好的朋友、他的表哥来探望林,希望林能振作精神,没想到无功而返,林的父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也一筹莫展,因为他们宝贝儿子的精神之柱早已随着雯的离开而倒塌了。

     有一天,林的母亲把那只搁置了好几年的小收音机带到病房里来了,那只小收音机还是林大学念书时写稿用的。一个无聊的夜晚,林的母亲打开了一个叫“星空无限”的节目,病房里陡然有一点欢乐的气氛。那段悠扬而又婉转的二胡曲使林的泪水悄悄的滑落,无意间林听到一篇精美的小散文,是一位叫云的女孩写的,凑巧的是主持人播出了云的地址,是和林在同一所医院里的一位女孩,只不过林是病人,而云是护士。林不曾想到这所医院还有这样的一位女孩,写的文章是那样的精美又能打动人的心。节目结束没多久,一位护士推门进来了,林的母亲笑着说小云护士刚才播出的一篇文章是你写的吧。那护士笑着回答说一篇小文章那比得上你家林呢。谈话间就过来把林的吊滴换了,无意中把挂吊滴的针头碰了一下,疼得林叫了一声,云赶紧扶着林的肩膀说对不起,林也不好意思计较什么,说没什么事,没事,你去忙你的事吧。 这样,林和云算是认识了。第二天,云来到这间病房时就和林的家人聊起了天,还翻看了林母亲带了的林的剪贴本。云离开时对林的母亲说想把这本剪贴本借给她看看,林的母亲说这要征求一下林的意见。云就笑着说林大作家能否把这本剪贴本借给我欣赏欣赏?林谦虚自己不是什么作家之后把剪贴本借于了云。云临走时告诉林她在学校念书时就曾看到过林写的文章,非常漂亮。林听了就有了生病后的第一次微笑,不好意思地说那都是写着玩的。云告诉林说今天晚上江苏电台会播出她的一篇文章,请林提提意见。林说晚上一定准时欣赏。节目播出时,云来到林的病房,两人真的听到了云的一篇文章,主持人还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云高兴得像一只小燕子,连连拍手。林也为云感到高兴,那天林和云谈了很多文学的话题,两个人很开心。后来的一些天,林的心情出奇的好,或许是云的缘故吧,林重新拿起了久违的笔,写了不少的文章,云把这些文章打印出来寄出去,然后就是长长的等待、是两个人的等待!终于有一天,云大呼小叫地跑进了病房,拿着报纸给林说:“你看,你看,你的文章发表了!”林赶忙伸出手说:“在哪呢,在哪呢?”云拿着林的手摸着报纸:“这,在这。”林说:“什么时候能再看到自己写的文章就好了!”云握住林的双手:“会的,你一定会的!”

      从那以后,林改变了模样,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与云在一起心情特别的好。林和云第一次出去游玩也是无意,听说杭州城外有一位“天下第一笛”的制造者,要知道林吹得一手的好笛子,刚好听说那制笛人的家离医院不太远。云对林说,也许我们会寻访到一位陶渊明式的高人。那一天,云骑着自行车驮着林赶了不少的路,可惜没有遇到所要寻访的人。但云的柔情万丈就如她长长的黑发永远缠绕上了林的心头。云轻轻的哼着她自创的歌儿,放心的拉着林的手。林感觉自己已经爱上了云,可是他不知道云是否喜欢自己。林心中想,云会喜欢一个瞎子吗? 没有想到林的问题在几天后就有了答案。下午,云告诉林她要去值班,要林听一下广播节目。林准时打开收音机,陡然林听到云的一篇文章,叙说的是一位女孩喜欢上了一个盲人,林一听就明白那是云在讲她和林的故事。林的泪水悄然落下,几乎成了一个废人,没想到还有云,还有云的爱情!母亲见林在流泪,赶紧问为什么。刚好这时候病房的门开了,云进来了说林的高兴事已经有人知道。刹那间林的脸红了,像一位害羞的女子,蒙起被子不再吱声……

     林的病况一天天的好转起来,经医生的进一步治疗与检查说,林恢复光明的希望很大,林的家人欢天喜地。而最高兴的莫过于林和云了,他们适时地公布了两人的恋情。 因为有了云,有了文学,接下来的两年,林一直是在幸福中度过的。那天,一个普通又特别的早晨,林醒来时觉得有阳光刺痛了自己的双眼,林重新看见了这个世界的一切。林跳跃欢呼,拥抱他的父母亲,林的母亲激动得流了泪。林嚷着要去告诉云,林的母亲要他先休息休息不要太激动。林却按捺不住,小跑着到处找云,进了云的门诊室,没想到云不在,林就坐下来等。一会儿云从外面进来,看见林在门诊室里:“你怎么来的?谁送你来的?”林站起来走到云的面前:“云,让我好好看看你!”云惊呆了:“你,你看见了!”林重重的点点头,云的眼泪随即滚落下来:“谢天谢地,林,你终于又看见这个世界了,你可以看到我们俩合写的文章了。我,我真是太高兴了!”林握住云的手说:“我们结婚吧!”云红了脸,看看认真的林,点点头,倚靠在林的胸前……

     林叙说到这里,泪水潮湿胸前的衣襟。我忍不住插话说林你们彼此相爱,可为什么要选择离开她,离开一个这样爱得如此深的女孩呢? 林端起桌上的酒杯,说正是云真的爱上了他,他才不得不选择离开!我有点听不懂了。林一口干了手中的酒说:“因为云原先并不爱我!我表兄是她的男朋友,当时为了治好我的眼睛,我的家人与亲戚们设计了一个爱情骗局。他们设计了每一个细节,甚至是当初云碰了我挂吊滴的针头让我疼痛也是事先设计好的,没想到最终出了一点差错,云在我和我表兄之间选择了我!”我对林说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林又说:“可你不知道,我表兄他同样深爱着云,他不能缺少云。为了我能复明,他舍弃了许多和云在一起的时光,让云来陪伴我。我就真的那么自私吗?表兄愿意让自己的女友花两年的时间来陪伴我,帮助我又看见了这个世界,我能狠心夺去他一生的幸福吗?” 

    “所以你选择了这种方式?”我替林担心。

   “是的,我不能伤害他。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林拍着自己的胸口。

    “可是这样,你将毁掉自己一生的幸福啊!”我有点急了。

  “不,不,”林刚要站起来“哇”的一声呕吐起来。我把醉了的林送到自己的家中,连夜打电话到了杭州告诉他的家人,林的父母亲说第二天乘飞机赶到。

    可第二天早晨,我打开林的房间,林已经悄悄的离开了。一封信静静的躺在书桌上:我走了。作为好朋友,我知道你将尽一切力量送我回杭州的,但我真的不能回去。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林真的离开了这座城市,我不知道他又将漂泊到什么地方。我一直等待着林的电话,相信等待着林的定然还有云,那位可爱的女孩!(文/程立祥)




上一篇:爱情随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华盛顿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网站大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