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冬雪

冬雪

2020/3/18 11:05:00   0人评论   查看120次 作者:刘彦隽

回到屋里,窗外不时地滴着雪水,打在栅栏上,有滴答的声音,这应该是报春之声,它交织在外孙子哼着的小曲之中,呼唤着那些走圈的人们,惊醒了复始开元的白雪春梦,它携着春梦继往开来。冬雪秉承使命走进春风里,融化在自然之中,冬雪孕育春天之开始,孕育万物之生机,孕育生命之诞生。…


  今天是立春,节气上是春天开始,此时的北方虽然深冬结束,但还有冬天的韵味,室外最高气温在零下10度左右,人们已脱下御寒抗冬的羽绒服,有的穿上薄棉袄,有的穿上皮夹克,更有一些年轻人已着春装。好像都告别白雪裹着的世界。楼顶上掩藏在白色之下的彩钢瓦盖,在春日造访人间的阳光下,红的如夕阳刷来的熠熠余晖,蓝的如晴空洒下的剔透碧玉,黄的如七月田野的滚滚麦浪。公路正中已已被日光刷新足够汽车行走的石板路,尤其正街的六车道或四车道已不见白雪踪影,只是道牙子以外还有雪,看上去还很厚,很膨松,不过已失去冬日里雪固有的晶莹,踩上去软绵绵的,嘎吱嘎吱的声音消逝得没有一丝,有承受过日光照耀后的温暖,显得不自在,倒有些委屈,原来的洒脱、庄严、凝重、坚韧没有了。

  我散步在小区的广场上,准确地说是走圈,设计者为这些悠闲市民平整了运动场,外面的大圈上有几人在走,我走在其中,每一圈367步,边走边数着。这道上早已没雪了,一是走的人较多,二是每逢雪后都有人清扫,走起来很轻快舒适,走上五圈便有些微微出汗。

  我放慢脚步看一下,道两边榆树墙下还藏着雪,透过阳光的地方偶尔会看到挂着几条粗细不一长短不齐或透明或灰暗的冰溜子,这是雪的延续,这是造物者天才的设计,凭借日精月华,几经寒风的锻炼,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礼物,这正是雪的那种坚韧的性格的再现,是白雪生命的衍生。阳光照不到的树墙里有雪一撮一撮的,有的吻着树根,有的缠绵在树根旁,有的被树叶承载着,有的蜷缩在残枝架构的避风港湾里,可不是那样舒展,更没有往日的潇洒,有些不舒服,在扭曲之中倒能透视出几分凝炼,在默然之中蕴藏着几分庄重,更淡化了往日固有的雪白,好像经受着演化过程之中的几分痛苦,尽管春风几度,它也不再潇洒、自由。

  广场中央矗立着约有20米高的灯塔,灯塔的造型很具创新特色,类似上海的东方明珠,顶端伞盖下镶嵌着八盏排列的节能灯,伞盖下主体立柱镶嵌着南北可见的超大型的温度计,温度升降的水银柱分红绿色,冷暖色调分明,零度是分界,零上是绿色,零下是红色,人们走圈随时可见温度的变化。灯塔底部有六个螃蟹爪支撑着,旁有几棵针叶松掩映者,灯塔有白雪在铺垫,显得巍峨肃穆。

  灯塔周围约有半径20米的草坪,草坪的绿色藏在白雪之下,雪花不再有六出之形,经过一个冬天的洗礼,它有些疲劳了,片片雪花已经不是片片了,一个挨着一个,簇拥团结,平铺在那里,平展展的,没有波涛,没有浪峰,不是雪海也不是雪原,姑且称为雪坪罢,无人打扰它的安静的梦,看来走圈的人们都知道。不,还有几行小脚印在光顾,脚印的那头还堆着一个雪人,雪人的造型似圣诞老人,这老人已失去雪白、光滑,丰满,棱角,形象如爬满经脉的瘦骨嶙峋的木乃伊,全身布满饱经风霜的皱纹,皱纹有些断续稀疏,皱纹之间镶嵌着大小不等的蜂窝,干脆,朝阳的一面如披挂着鱼鳞铠甲,在决胜千里的背后潜滋着运筹帷幄的气质,在身经百战的背后充满着可贾的余勇,在沙场凯旋的背后洋溢着惬意安详,它确实笼罩在白雪春梦之中。

  回到屋里,窗外不时地滴着雪水,打在栅栏上,有滴答的声音,这应该是报春之声,它交织在外孙子哼着的小曲之中,呼唤着那些走圈的人们,惊醒了复始开元的白雪春梦,它携着春梦继往开来。冬雪秉承使命走进春风里,融化在自然之中,冬雪孕育春天之开始,孕育万物之生机,孕育生命之诞生。

  2015.04.04于大庆

上一篇:爱的哲学

下一篇:寒冬韵味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华盛顿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