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一个爱红脸的学生

一个爱红脸的学生

2020/8/3 11:24:00   0人评论   查看178次 作者:万随缘
;

性格内向,勇于进取,人生旅途丰富多彩。…


  1976年下半年,大队突然不让我继续在大队小学担任校长,改任大队治保主任兼民兵连指导员。原因我一点也不明白,但共产党员以服从组织安排为天职,没有任何讨价还价,我立即走马上任。

  就是这年年底,一年一度的征兵活动开始,我和民兵连长一起带领合符合基本条件的大队青年带往沙道观参加体检。通过体检和政治审查,有四人穿上军装,投身到革命的大熔炉。其中张富只在我带的班上读了几天就转学到两河小学,勉强算是我的学生,而李斌则在班上读了一年半,应该算是我的学生。

  当时我们学校就吴天成老师和我是高中生。老吴是六四年高中毕业生,德智体全面优秀,因为政审不合格而失去继续深造的机会。开学前,老吴主动提出我们俩承包初二班。他教语文、物理和化学,我仅仅读了一年高中,比老吴差多了。特别是理化我学得特差。老吴挑了重担,我无法推托,只好滥竽充数教数学、英语和体育。英语口语不行,但26个字母还是认识的,教材中的“你我他”、“longlivechairnanMao”也还能读出来,凑合吧。最担心的还是数学,我总不能自己都不知道就上讲台糊弄学生吧。等到我翻阅了一下数学教材,一看内容比较浅显,其中的几何、三角函数恰恰是我比较喜爱且得心应手的部分,心中的石头才落了地。不过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每次上课前我一定认真熟悉教材,每道例题都烂熟于心,课后习题都全部求出正确答案,然后上讲台。如此一来,居然没在课堂上出过丑。

  李斌初二转到我们班时,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害羞,身材高大的他像一个大姑娘。平时不声不响,不怎么爱说话。如果在课堂上老师点名发言,人还没站起来,脸上却早已通红,泼了猪血一般。

  由于文革中流行知识无用论,对知识的糟践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师资力量极度匮乏。好多地方小学生教小学生,甚至小学生教中学生。比较其他学校,我们的师资还算过硬的,教学进度和教学质量高出一般。李斌转学到我们班时,成绩不能算优秀。但是,小伙子爱学习,不哼不哈往前赶,上课时总是全神贯注认真听讲,有不懂的地方也能主动请教。不知不觉中,他渐渐赶上大伙,不久就进入优秀行列。

  在学习因式分解章节时,我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到那么多的习题,贴在加工厂改做的教室高大的大门上,供同学们选作。大家的学习热情空前高涨。一下课,大家蜂拥而上,赶快抄写习题,比赛似的解题。做完之后又急忙交到我手上,要我批改。看到同学们下课后不出教室打闹,静静的在教室解题,仿佛又回到文革前我在松滋一中学习的情景,不由人心头充满温馨的暖意。急忙解题又急忙交卷的人里面,总是有李斌的身影,他解题的速度和正确率也日益提高。

  一年半后,李斌顺利毕业,并属于学校推荐的优秀生。加上他家庭出身没什么问题,参加统一考试可能易如反掌,理所当然他上了高中。

  高中毕业后,大学不招生,李斌自然而然回乡,在生产队当农民。他家和我家是紧隔壁,两家关系和睦。家庭教育很好的李斌不声不响的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见了我总是很有礼貌的和我打招呼。和上学时一样,他还是寡言少语,眉头很少舒展的时候,似乎还多了一丝丝忧愁。他有什么心事,我不知道,也难以进入他的心房。可能正如我一样,心有千千结,却从不表露,无人诉说吧。

  人生的转机不是很多,但命运总会光顾有志青年。一年一度的征兵,让李斌走上改变人生的道路。看着他穿上了绿色军装,我打心眼里高兴,暗暗祝福他前程辉煌。还是在沙道观,新兵连新战士背上背包,整队出发时,我的目光追随着我们大队四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直到他们爬上敞篷车,绝尘离去。

  再后来,我参加中断了十年的高考,离开了农村,但有关李斌的喜讯仍不断传来。不久,他提干了,当上了军官,走上了领导岗位,再后来,他有了幸福的家庭,有了可爱的孩子。

  光阴荏苒,到了1988年,我们竟然在武汉又有了交集。那一年,我到湖北教育学院进修,没想到李斌作为部队后备人才也在武汉进修。那是一个星期天,我,和我同一个下乡组的姜祖明(他也在华师大进修),还有在省交通学校当老师的陈启华以及他的恋人兼学生的邓辉芝,加上我的侄子,几个人相约,在华师大及交通学校游玩一天。除去我的侄子,大家都是松滋人,并且一个生产大队的,所以心息相通,无拘无束,玩得十分开心。当时好像有个不怎么高级的相机,记录了我们一路欢声笑语。

  命运往往和我们开玩笑。就在李斌踌躇满志,军旅生涯春风得意之时,不料时局变化,百万裁军计划实行,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填天职,李斌脱下军装转业到地方,进了襄樊市财贸学校,大概属于中层领导吧。据说后来当上了财校的校长书记什么的,还在市政协有一席之地。一个没有任何后台背景的人,完全凭借个人实力站稳脚跟,开拓进取,并且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实属不易。

  前不久,听说李斌也年过花甲,正式退休了。和过来人一样,刚开始都会有一丝丝眷恋和失落。不过,天行有常,人各有命。得到的,不必欣喜若狂,失去的,不必过分牵挂。快乐的活,坦然的过,有了孙子乐享晚年,不也是一种正常不过的人生经历吗?

  爱红脸的李斌,你说对不对?
手机查看并分享本文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在本站发布的文章会本站有权在“散文随笔网”公众号发布,如果不同意请在文章底部予以备注。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
关注订阅号,看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