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除夕电话

除夕电话

2020/7/29 17:28:00   0人评论   查看228次 作者:邓万元
;

一个朴实的学生,一个意外的电话,一段真挚的师生情。…


  “丁零零……”,清脆悦耳的电话铃声响起。狗年的最后一天刚刚8点,什么人打来电话?我连忙从厨房来到客厅,按下接听键。“老师,您好,给您拜个早年!”爽朗的笑声,浑厚的嗓音,一听就知道是刘官文。尽管分别快50年,这孩子的声音怎么没什么变化呢?那熟悉的乡音依然如故。此时,官文正在东莞,陪老丈人在南方过年。我呢,寄寓北京孩子家,也在忙着辞旧迎新。

  乡音乡情,把我的思绪拉回到50年前。

  1968年12月底,滚滚的上山下乡洪流,把本来应该静坐教室安心攻读的千百万莘莘学子学子挟裹到农村,在炼狱里开始接受再教育,广阔天地炼红心。此时,万恶不赦的文革基本宣告失败,没有了利用价值的红卫兵,被冠以“大有作为”的美名,包袱一样扔到农村,扔给了本需要接受教育的老实巴交的农民。

  我们下乡的地方是平原,条件相对好一点。当然也住过牛棚(的的确确是牛棚),睡过树干绑成的床,吃过无油无盐的饭菜,干过力不从心的农活。好在队里的贫下中农宽宏大量,从不苛求我们,并尽量照顾我们,让我们在蜕变成农民的过程中减少苦痛辛酸。组里的同学们都是平民子弟,渴望自己能够养活自己,干起活来从不偷懒卖滑,不管酷暑严冬竭尽全力出工出力,一年干上头,好容易挣得千把个工分,在一个工分能值一两毛的情况下,好歹也能有百十来块钱的分红,比许多其他地方的知青强多了。不像有的人一年到头不仅分文没有,甚至还要家里倒贴才能脱身。

  出工之余,我们还种有菜地,用生产队的化肥把白菜萝卜烧死不少,剩下的倒也青枝绿叶,肥硕苍翠。小车轮似的南瓜,枕头般的粉冬瓜分外引人注目,惹得队里的顽童隔三差五光顾我们的菜地。我们只好装模作样在菜地遍洒农药水,并树上醒目的牌子,上书“农药有毒”,以儆告那些总想不劳而获的梁上君子。

  年终,我们组被评为县先进知青组。再过半年,招工潮卷走其他同学,我却以“表现很好,下一批吧”莫名其妙的理由滞留下来。再后来,我又阴差阳错在大同区教师学习班上获得文革余孽“三种人”的美名,从此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与招工招生绝缘。即使招生老师认为我应该是合格人选,兴致勃勃让我填表,但公社一关怎么也过不去。于是,在我的渴望中,几次三番的招生希望都成了入海的泥牛,上大学成了我永远无法企及的美梦。

  命运为你关上了一扇门,上帝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此话不假。就在我似乎走投无路沮丧绝望的情况下,大队没有丝毫歧视我,依然决定我继续在大队小学任教。只要你认真教书,没有现行的不轨行为,他们才不管你是不是什么三种人呢!

  于是,我住进了古庙改作的学校,没有古佛青灯黄卷,倒也清闲自在安逸。寺庙成了我的世外桃源,仿佛遍体鳞伤的士兵,躲进了相对安全的城堡,自我疗伤,让噩梦远离自己。

  于是,一班天真无邪的少年闯进我的生活。其中,就有刘官文。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胖小子。个头中等,胖胖的身材,圆圆的脸蛋上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笑起来双眼会放出柔和的光芒。这就是官文给我的第一印象。和其他学生一样,官文从未给我添过麻烦,不过学习成绩不是很突出,但为人淳朴善良,从来不因为自己是大队会计的大公子而仗势欺人。一个学期很快就结束了,统计了评比三好学生的得票数,同学们的自由投票和我的估计差不多,只是在小学阶段一直是三好学生的刘官文却名落孙山,让我稍稍感到有点意外。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刘官文落选的呢?是我教育不当,让他成绩下降了?还是他进入初中后不适应落伍了?山高皇帝远。县官不如现管。一个大队干部可是土皇帝,不能随便得罪的,何况他爸爸还是主管票子的人!是不是原来的评选有照顾的因素?再三考虑后,我还是尊重同学们的意见,三好生中没有照顾任何人,自然包括落选的刘官文。

  以后的学校生活依然如故,没有任何人非议我的行动,我的担心渐渐消失。去到官文家里家访,刘会计夫妇依然十分尊重我。年终结账去他家领取我的工资,刘会计十分痛快的把我的所得全部给我,分文不少。只是升入初二时,官文说什么也不愿上学了。

  那天,官文爸来学校告诉我说官文背上书包跑了。我二话没说就往官文逃学的方向追过去。旱田,水田,池塘,小路弯弯曲曲,坎坎坷坷。官文眼尖,远远的看到我后,跑得更快,无论我怎么嚷嚷他也不停下来。他越跑越远,跑出了大队境界,跑到了相邻的新建大队。气喘吁吁的我只好停下脚步,无可奈何的看着他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和其他中途辍学的学生们一样,在我的叹息声中,官文终于没有复学,而是用本应捧书执笔的双手握住了镰刀铁锹,在农田里摸爬滚打,过早地开始了自己的农民生涯。

  从此,我们俩结束了师生缘分,他在队里挣工分养家,我在学校挣工分养活自己,我们都有了同一身份:公社社员。1977年我有幸参加文革后恢复的高考得中,和官文的联系越来越少。闲暇时忆及十年农村生活,我常常胡思乱想:要是官文读完初中,顺利毕业没任何问题。由于他是干部子弟,上高中也应该不成问题。上了高中,官文的命运是不是也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呢?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遐想,冥冥之中自有命运的安排,不会以凡夫俗子的主观意愿为转移。说不准坏事变好事,官文中途辍学会有更锦绣的前程呢。

  不过世事无常,官文的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他父亲一个小小的大队干部,为人和善,不会钻营,不可能为孩子挣下多少产业。没有父辈的积蓄,没有一技之长,仅仅靠官文面朝黄土背负青天艰苦劳作,想发家致富不啻天方夜谭。和绝大多数农民一样,官文也加入农民工潮,到南方谋求致富之路。几十年的打拼过去,官文在东莞一家公司谋得一个小小职位,多多少少赚得一点钱。比较起那些日进斗金的土豪来,官文的收入微不足道,但养家糊口绰绰有余,并且体力的付出比干农活不知轻松到哪里去。

  官文在电话中说,猪年春节前,他本来准备在松滋老家过年的。无奈年迈的老丈人在东莞需要他陪伴,他干活的厂子也需要他去打点。这样一来,官文只好辞别妻子,只身一人又回到东莞。用他的话说,对老丈人要尽孝,对朋友们要体贴,厂子要打点,闲着也是闲着,趁着还干得动,为什么不多干点呢?

  放下电话,我的心绪久久不能平静。已经年届花甲的官文,家里老大的身份,他不可能对弟弟妹妹不闻不问。该打点的还要打点,该应酬的还要应酬。年前和妻子一南一北,肯定是方方面面都要照顾的原因。除夕之日,对亲人的思念,会让他思绪万端。在这万端思绪中,竟然还有对昔日老师的牵挂!老师没有把学生培养好,学生却是如此体谅老师,我真是有点汗颜了。

  写到这里,我唯有在心底默默祝福,官文似的同学们在进入老年生活的时候,能有健康的身体,愉快的心情,幸福的家庭和美好的晚年。

  谢谢你,官文!你让我得到了甜蜜。
手机查看并分享本文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在本站发布的文章会本站有权在“散文随笔网”公众号发布,如果不同意请在文章底部予以备注。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
关注订阅号,看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