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远逝的乡绅文化

远逝的乡绅文化

2020/7/29 17:13:00   0人评论   查看156次 作者:万随缘
;

小镇故事多,乡绅多,构建了丰富多彩的乡绅文化,滋润了故乡的山山水水。…


  老家有座贞洁牌坊。地点在上场街中部南边山坡上。附近的小孩都喜欢去那玩。石头牌坊不是很高,四根方形石柱上面架一块云板,云板两端还有飞檐上翘。石柱两旁各有两个石兽,好像是大象和狮子之类的珍禽异兽。石头牌坊那儿,小孩子最喜欢的就是爬高,越是光滑越是喜欢爬。

  这个牌坊据说是为一个女子建的。其中还有个很凄凉的故事。说的是镇上李家十八岁丧夫的女子恪守妇道,含辛茹苦把家中独子抚养成人。孩子很争气,认真读书后参加科举考试状元及第,金榜题名。皇帝老儿知道情况后大加赞赏,封女子为诰命夫人,并敕命在其家附近建贞洁牌坊一座。工程顺利开工,当表柱立起架横梁时却出了点小毛病,连放三次都不成功。状元郎心存疑惑,跪问母亲在家是否有不检点言行。其母再三否定,但横梁就是搁不上去。如果牌坊建不成,说明其母不贞洁,状元郎即有欺君之罪,那可是全家遭斩株连九族的滔天大祸!没办法,母亲苦思冥想再三,终于说出自己有一次看见家中喂养的公鸡围着母鸡扇翅膀转圈圈,不经意间笑了笑。问儿子是不是这个不贞洁的笑干扰了牌坊的修建?状元郎如逢大赦,连忙焚香祷告,祈求皇天谅解。终于横梁得以搁上去,牌坊得以大功告成。

  传说是虚,但修建了贞洁牌坊是真。解放初期牌坊还在,我们小屁孩总是把那当游乐场的。大约在我们上小学前后拆除了。据说拆下的石料运到十多里外的两河口做了修桥材料,其实很可惜的。要是这个牌坊和镇上其他几处庙宇都完好保存下来,或许我们镇会成为本县著名旅游景点,一年下来的经济收入一定十分可观,说不定还能为县上的GDP增加几个百分点呢。

  据我所知,这样的贞洁牌坊我们县仅有一座。由这个贞洁牌坊,可以判定故乡小镇很是注重名声,另外很看重耕读。这绝不是我一时心血来潮信口胡说,而是言之有据的。

  那时候,小镇居民家正对大门的神龛里,都供奉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天地君亲师”。除掉皇天后土、皇帝和宗亲外,老师紧随其后,可见老师的地位非同一般。

  小镇人无论贫富,家家都十分尊师重教,蔚然成风。“养儿不读书,只当喂头猪”,这是大人们的口头禅,是对不要孩子读书错误做法的否定。说得文气一点的,就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极力鼓吹读书的。修建有贞洁牌坊,除了鼓励女子恪遵妇道外,不是也有鼓励读书做官的意思吗?

  既然要读书,就要有本钱。钱从何来?小镇自然有生财之道。小镇处于湖北湖南两省交界处,狭窄的街道中间由青石板铺成,石板上有来往的独轮车经过留下的深深车辙,蜿蜒而去,似乎诉说着小镇悠久漫长的历史。街道两旁布满了商店、小作坊等各种经营店铺,有卖油盐食品、京广百货的,轧花的,织布的,打铁的,铸铜的,卖鱼的,卖肉的,缫丝的,纺线的,染房,槽房,酒馆,茶馆,还有说书的,卖唱的,耍把戏的,卖狗皮膏药的,卖早点的,卖夜宵的……把一个小小古镇点缀得热闹非凡。

  如此繁华的小镇,自然很容易吸引南来北往的旅客商人到小镇歇歇脚,缓缓气,然后或北去,或南往。天长日久,小镇名声鹊起,自然给小镇带来无限商机,生意好做,商人也日益增多。经商赚钱,天经地义。赚了钱供孩子读书,顺理成章。还有多余的钱呢,则用来置办田产,也是水到渠成。

  有了商铺,又有田产,多数人家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到解放初期划分成分时就不好过了。当时是按家产和田产的多少划分成分的。店铺多,划成工商业主,属于富农一类,田产多,划为地主。如果既有商铺又有地产的,一般都划成工商业兼地主,属于四类分子(当时还没有右派一说)。我家二叔一辈子省吃俭用,做小生意赚得的钱都攒起来,想去买田。结果田没来得及去买,攒的几袋子钱放在家里都成了废纸,文革初期付之一炬。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田没买成,二叔却因为田亩少划成小商,属于上中农,团结对象,不然就成了“工商业兼地主”,成了专政的对象,一辈子只准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了。

  发小承其家更是幸运。当时他家有爷爷奶奶父母和他,家有田产30多亩,按政策规定人均六亩地会划为地主。正当全家人诚惶诚恐之时,她母亲给他生了一个弟弟。爷爷大喜,给孙子取名“喜儿”。这孩子也真是家中之喜,现在多了一人,30亩地按六人平均每人五亩多,只能划为小商了,这就让全家人免除了当阶级敌人的厄运。

  小时候我非常奇怪,为什么一个仅仅几百人的小镇,怎么有那么多的地主。光邓姓地主就有十几家,还有姜姓、郭姓和王姓等。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些凡是划归地主的人都注重耕读,会经商,还会置田,划分成分时看重的是基本数据,他们划归奇特的“工商业兼地主”的成分,也就不足为怪了。

  不过,这些四类分子中,有不少能人志士,他们有家国情怀,敢于担当,善于接受新鲜事物,走在时代的前列,为小镇增添了奇光异彩。比如传奇人物邓卜熊,1928年由早期革命家黄杰介绍入党,然后回老家组建农会,参加松滋九岭岗农民起义被捕入狱;1939年前后,邓公曾任国民党三局联防团团长(负责江陵、公安及松滋三县治安)。当时有人揭发其有共产党身份,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准备公审后枪毙。由于邓公为人正直,有胆有识,深受当地百姓拥戴,当知道三爹遭遇困厄,群情激昂,由本地乡绅鼓动基层百姓及丐帮前往公审会场为其鸣不平,结果邓公幸免于难。由于邓公德高望重,他还被公推做邓家祠堂族长,为家族排忧解难,一直干1949年。解放后,邓公常年遭受不公正待遇,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得以平反昭雪,在松滋党史上留下厚重的一笔。一个人受到国共两党的任用同时又受到两党的打压,甚至出现过性命之忧,这实在是今古传奇。

  上世纪大革命时期,贺龙元帅曾带领部队驻扎小镇几个月,秋毫无犯,受到当地绅士们的友好款待。期间,有几个绅士秘密加入共产党,成为共产党留在小镇的革命火种。可惜的是这几个人都被划归地主,终身属于被管制对象。长期以来,无人去诉说,也无处诉说,和邓卜熊一样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恢复其共产党员的名声。

  由于注重耕读,还有不少人学以成才当上了传道授业的老师,传承家乡的优良风气。光我知道的,就有裴西天、卢谋延、姜祥惠、胡正青、邓万金、谢代荣、邓子明、邓万福、邓万才、邓万青、邓万斌(吴于年的父亲,后当上门女婿改了名的)等人,他们都在故乡或他乡教书育人方面做出了卓越贡献,留下了不朽的业绩。只是时代风云变幻,命运多舛,他们中有的人被迫下岗,有的人被打成右派,受到不公平的待遇,终身郁郁不得志。最可怕的是,他们的“历史污点”还影响到子孙后代。

  这些人,知识渊博,阅历丰富,远见卓识,应该属于开明乡绅之列。正是有了他们,才让故乡民风淳朴,社会安宁,百姓和乐,百业兴旺。可是反右斗争,让所有知识分子大伤元气。反右斗争结束后,无论划归右派分子没有,他们都不敢乱说乱动了,终日生活战战兢兢,乡绅文化受到第一次重创。而1966年开始的十年文化大革命,更是从根本上铲除了故乡的乡绅文化。人与人之间没有了温情,没有了谦让,没有了畏惧,没有了羞耻,只有阶级斗争。夫妻反目,父子互伤,无限上纲,造反有理,戴高帽,架飞机,人妖颠倒,是非混淆。哪里还有一丁点温良恭俭让的影子?曾几何时,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知识越多越反动变成真理,我的故乡不再是当年温文尔雅的故乡。那些创造了故乡辉煌历史的乡绅们若是有在天之灵,面对此景,一定会捶胸顿足,声泪俱下,失望至极。

  历史不会永远徘徊在黑暗之中,乌云不会永远遮住太阳的光芒。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让镇上居民从噩梦中醒来,开始了崭新的生活。近年来,在物质生活迅速提高的同时,故乡父老乡亲的精神生活也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耄耋之年的老人们,酒后茶余,常常会谈论当年小镇上的先贤,如数家珍的介绍先贤们的轶闻趣事,叙说他们的传奇人生,久久品味小镇远逝的乡绅文化。

  故乡丰富深邃的乡绅文化,我们是多么怀念你!我们又是多么盼望你能回归!
手机查看并分享本文

上一篇:除夕电话

下一篇:食在寿光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在本站发布的文章会本站有权在“散文随笔网”公众号发布,如果不同意请在文章底部予以备注。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
关注订阅号,看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