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岩(ai)头姜祖明

岩(ai)头姜祖明

2020/7/1 11:34:00   0人评论   查看231次 作者:万随缘

无论环境如何恶劣。条件如何艰苦,是金子就会发光。…


  我们知青组,年龄最小的是姜祖明。年龄小,个头也小,下乡时顶多也就16岁吧。身体单薄,但五官端正,一副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模样。

  祖明小名岩头。我们都叫他aitou,也就是石头的意思。父母为他起这个名字,当然是希望他坚如岩石。不料一语成箴,他果然体积不大,但生命力旺盛,坚忍不拔,非一般人所及。

  祖明自幼命运多舛。就我所知,他的生父因莫须有的罪名被抓进监狱,到劳改农场接受劳动改造。因表现良好不到一年就转到新人队,三个月后即可获释。不料在开收割机日夜抢收麦子时不幸被机械轧断腿,伤势过重不治而亡。显而易见,幼年失怙对祖明幼小心灵的打击是无比沉痛的,心头的伤痕是永远无法抹平的。

  他妈一般人称之为大姑,可能是个小名。过去女孩子很少上学,也就没有学名,一辈子就一个小名。我妈是丙午年出生,小名就叫丙姑,还是新社会人口登记,工作人员给我妈起了一个名字,叫王圣新。不知道祖明妈有无学名,反正我叫她大姐,因为她和我大哥他们年龄相仿。

  因为祖明爸的原因,他妈只好带着他改嫁王家。幸而继父为人忠厚,待祖明如己出。虽然后面有好几个弟妹相继出生,但祖明在家不受委屈,生活正常,还能上学读书,这在当时是很难得的。祖明自幼聪敏过人,热爱学习,成绩优秀。初考时写出的作文洋洋千言,自然被松滋一中慧眼识才,高分录取。

  文革狂潮摧毁了绝大多数年轻人的理想之之塔,经过轰轰烈烈的斗批改阶段,大家被迫离开学校,心灰意冷回到老家当起逍遥派。都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了,家境都不是很好,尤其是祖明,兄弟姐妹多,父母亲又没有工作单位,生活拮据可想而知。书没得读的了,我们总不能就这样混混沌沌下去吧,大家一商量,做小工,自己养活自己!于是,我们从河滩上挑沙卖,到房头揭瓦拆砖,一身汗水,一脸乌黑,一天忙到黑就五毛块把钱的收获。祖明当然个头不高,年龄大约14岁左右,但力气居然比我大多了,他一担沙比我挑得多,跑得快,总是他已经挑到了,我还在半路气喘吁吁。拆旧房子很是危险,大家还是踊跃上阵。当最后一根粗粗的檩子从两面摇摇欲坠的砖墙上轰隆滚下,满脸是黑灰的我们高声欢呼,仿佛凯旋的骑士。工头赵师傅对我们这班愣头青恨爱交加,大家有悟性,一点就通,不用师傅操心劳神;但就是胆大包天,敢于冒险,不敢上的墙头也敢上,不敢掀的屋顶也敢掀。这个时候赵师傅就板起面孔,一边摇头一边叽叽咕咕:哎呀,我们真没姻缘!大家听了,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学赵师傅的口吻说:我们真的没姻缘!

  再后来,就是下乡。披星戴月,战天斗地,耕田使牛,插秧割谷,泥水汗水,雨水泪水,全组知青苦干拼命干,抛弃知识,榨干力气,一年下来,全县先进知青小组的光荣称号证明了我们不是孬种!祖明被评为先进个人当之无愧。个头小,出力多,不声不响,任劳任怨,这才是石头的本色。

  凭着在乡下的优秀表现,祯祥、兴傲和祖明第一批招工去了沙市。祖明和兴傲分在沙市柴油机厂,和钢水钢坯打起交道。刚去的时候住宿条件相当差,记得他们还曾把单人床放在过道上住过。我记得车间工作环境不好,热气哄哄,沙尘遍地,对体力的要求比较高。我真担心体弱的兴傲和祖明能不能端得起上千度滚热的钢水,能不能奈何得了奇形怪状的钢坯。可是困难没有难倒英雄汉,他们两人都在厂里站住了脚,干得很不错。

  是金子总会发光。祖明的学识在厂里办刊物得到施展,受到厂方重视,并很快被上级发现,继而调出工厂,到沙市市革委会办公室秘书科任职。祖明如鱼得水,笔耕不辍,徜徉于文山会海中,境界学识逐步提高,声名鹊起。祖明不骄不躁,依然故我,并适时到华师大进修,遨游书海,系统学习,上下求索,如虎添翼。

  当时,我也正好在湖北教育学院进修,桂子山头,黄鹤楼下,曾留有我们的足迹。他进修的住宿条件比我强多了。我们六人一个寝室,他们一人一个单间,书桌书架,错落有致。记他的同学都是官场露尖的小荷,特善交际,我自愧弗如。记得我应邀参加过一次他们同学的聚会,大家吆五喝六,席间还搓起麻将。那时麻将还是新生事物,大家刚刚起步,当然是不带水的。

  以后,祖明升迁为沙市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应付政府日常工作,能力绰绰有余,焚膏继晷,绞尽脑汁,不知有多少政府公文出自祖明之手。送往迎来,待人接物,不知有多少棘手麻烦被祖明化为乌有。

  不久祖明又借调到驻深圳办,分管信息、宣传及联络等方面工作,继续为荆州的发展做贡献。要不是因为家事拖腿,已经退休的祖明还会被返聘,继续为社会发挥余热。

  祖明和祯祥一样事业有成,家庭也幸福美满。夫人骆小芬,落落大方,我总看她有几分佩云的影子。他们生养了一个娇女,大学毕业后到深圳发展,其婿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是某公司高管,其年收入超出吾辈想象。一双孙儿孙女盈盈可爱,自然是祖明夫妇的掌上明珠心头肉。

  祖明好酒贪杯,想必是走上仕途后的嬗变。身体发胖,大腹便便,想必是迎来送往美味佳肴的副产品。好在我们都是草根出身,荣华富贵不过过眼烟云。祖明看得重的是情谊,是缘分,是义气,相逢是缘,相识是福,相知更是天大的缘,无限的福!

  借用祖明的感言做结:在风雨中奔跑,在泥泞中跋涉,在泪水中成长,在拼搏中展望,在阳光下灿烂!

  在今天和煦温暖的阳光下,祖明,你这块石头,灿烂了!

  

上一篇:继傲其人

下一篇:困 兽 之 斗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在本站发布的文章会本站有权在“散文随笔网”公众号发布,如果不同意请在文章底部予以备注。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
关注订阅号,看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