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遥远的父爱

遥远的父爱

2020/6/3 20:50:00   0人评论   查看165次 作者:沈光明

今天是父亲节。可我的父亲,在我三岁时就撒手人寰,至今已58年了。父亲之于我,仅是一个概念而已,一个连一点影像都没有的遥远的存在。所以,父亲节,对我来说,与其说是一个节日,不如说是我伤心的日子!…


  一一父亲节有感

  今天是父亲节。可我的父亲,在我三岁时就撒手人寰,至今已58年了。父亲之于我,仅是一个概念而已,一个连一点影像都没有的遥远的存在。所以,父亲节,对我来说,与其说是一个节日,不如说是我伤心的日子!

  当然,在我的记忆中,我对父亲还是有一点模糊的印象的:在为父亲送殡路上,我由一位长辈抱着,夹杂在稀稀拉拉的人群中,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当时是否哭过,已无从考察了;我是否明白眼前的一切,已混沌不清。但我夹杂在这群人中行走的这一幕,却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

  我的父亲姓周,是五条井周家台人。他是入赘到我们家的,更名为沈顺昌。我母亲三姊妹,她是老二,招婿在家,养老送终。据说,父亲个子不高,皮肤白皙,较为活跃,曾任生产队队长。在修丹江口水库时,过于卖力,得肺病而死。他死后,只留有一包杂物。等我懂事后,这包杂物也不知所终。

  由于父亲走得早,父亲那边亲戚来往的也不多。父亲家三兄弟,他最小。大伯父,很早就流落到南洋,了无音信,二伯父当过支部书记,也死得早。二伯母在二伯父过世后也改嫁了。几个堂兄弟堂姐妹,也没有什么来往。这也印证了人一走茶就凉了的老话。

  父亲走了,与之相连的血缘亲情也似乎淡了。但父亲对我,仍然有很大的影响。这不仅他给了我生命,更重要的是他走后对我生活与性格冥冥中起到很大的作用。在农村,单亲家庭是很受人欺负的,经常有人会无缘无故骂你甚至打你,因为你没有父亲作依靠。所谓父爱如山啦!看到别人家的孩子都有父母,而我却只有母亲没有父亲。当我还没有建立起死的概念时,我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而且,因为失去父爱,在我的性格中,往往有些不自信,不那么坚强。在高中学习两年间,居然没有和本班的女同学说一句话,现在已成了我学生时代最让人“羞耻”的记录。一种来自于心底深处的自卑感,往往使我在关键时刻,缺乏敢为天下先的勇气,敢于亮剑的精神!

  但是,我对父亲的思念却一刻也没有间断过。小的时候,我知道父亲是在丹江口水库得病而死的,就想一定要到丹江口水库去看看。2013年,我到十堰出差,专程到丹江口水库。在朋友帮助下,我在当时上堤民工必经之路上,烧了纸,敬了香,默念着父亲的名字,为他祈福;而且,还看了拔地而起的水库大坝以及烟波浩渺的水库。想想,这是我父亲一辈人一锹一锹挖出来,一担一担挑出来的。我在感慨之余,还想到,我父亲那么小的个子,是如何吃力地挖泥挑土的。做完这些,我感到无限的轻松。这也算了我多年的心愿。

  父亲走得太早了,如同一个遥远的梦。

  但我仍然怀念我的父亲。

  2018年6月17日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弗吉尼亚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