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与鸟为邻

与鸟为邻

2019/11/22 19:19:30   0人评论   查看50次 作者:老溪

海南岛的楼房从整体上看与北方没有什么不同,但细看会发现,凡是有外墙的房间,墙上都有一个洞。这个洞是在盖楼房时就留出来的,直径大约10厘米。这应该是用来穿空调线缆的。这里的人家几乎家家都有空调,楼的外面挂满了方形的盒子,有的人家甚至有几个空调。但也有没安装空调的。没安装空调的,那个洞便闲着了。我租住的…


  海南岛的楼房从整体上看与北方没有什么不同,但细看会发现,凡是有外墙的房间,墙上都有一个洞。这个洞是在盖楼房时就留出来的,直径大约10厘米。这应该是用来穿空调线缆的。这里的人家几乎家家都有空调,楼的外面挂满了方形的盒子,有的人家甚至有几个空调。但也有没安装空调的。没安装空调的,那个洞便闲着了。我租住的这个楼房,房东就没有安装空调,是用一团纸塞在了洞里。海南岛的气温,留着这个洞也没关系。里面用一团纸塞上,足以隔断里外的空气流通。我试过,即使有大风的天气,在里面也感觉不到有风。外面是什么样子,我就不知道了。因为窗外没有阳台,谁也没有办法从屋里探出身子观察墙外的情况。猜想,应该是一个很深的洞吧。墙的厚度,就是洞的深度。

  这样的洞,很容易成为鸟们的窝。

  一天,我看到窗户外面的水泥台上落着一只燕子,很好奇,就走过去。还没走到窗前,那燕子就飞走了。我有点抱怨,燕子为什么要对我有敌意?燕子并没有真的离开,还是经常在窗前飞来飞去,在水泥台上停留。我知道,现在的燕子对人都是敬而远之,无法形成交流,就不再去打扰它了。

  想起小时候,看到有的农家屋里漆黑,但房梁上却有燕子窝。燕子就在上面住,孵小燕子,和人一样从门进出。我非常羡慕这样的农家。我年轻时工作的一所学校,三层楼,阳面的窗檐下布满了燕子窝,重重叠叠的,一到夏天,操场的上空就有无数的燕子飞翔。我非常留念这样的场景。现在,这样的农家没有了,这样的场景也没有了。人和燕子,为什么越来越疏远了?

  一天早晨,我突然听到屋里有鸟的叫声,像是小燕子的叫声。因为大燕子的叫声比较高亢,而且不连贯;小燕子的叫声比较尖细,而且不间断。还有些乱,应该不是一只。我循着声音找到墙上有一团纸的地方,断定是燕子在洞里安家落户,生儿育女,小燕子出壳了。我不敢去触碰那团纸,因为纸发出的声音很大,会惊吓着燕子。小时候听大人说过,小燕子在将要出壳和刚出壳的时候,最怕惊吓,受到惊吓就会死去。我虽然看不到洞里小燕子的样子,心里却充满了欢喜。小燕子和我可谓近在咫尺,我们之间只隔着一团纸。小燕子和大燕子都很安然地呆在洞里,并不惊慌。当然,这并不是出于它们对我的信任。

  小燕子并不是一天到晚不停地叫,晚上也没有声音。大概燕子夜里也要睡觉吧。我早晨起得比较早,一般都是在我起床之后,它们才开始鸣叫,好像它们也不想吵到我的睡眠。这让我消除了心里唯一的一点点反感和忧虑。它们不会吵到我,不会影响我的休息。有时我睡懒觉过了时辰,燕子按时叫起来,就成了我的司晨闹钟。我就把燕子的叫声当作催眠曲,再睡一个回笼觉,那真的很香。

  燕子的叫声很好听,不管大燕小燕,那叫声都会让人的心情感到愉悦。鸟语花香这个词造得真是好,描绘了一种非常美妙的境界。虽然人也可以养鸟养花,制造鸟语花香的氛围,但那与大自然截然不同。自然中的花要经受风吹雨淋日晒,鸟也自由。海南的一个优点,就是可以长年欣赏鸟语花香。没事的时候我就在屋里听燕子的鸣叫,像听美妙的音乐一样,这与在外面听鸟叫的感觉又不一样。这是邻居家的声音。有时洞里没有燕子叫了,大概小燕子出飞了,和大燕子一起出去觅食了,我心里就会感到一种空寂,甚至担心,着急。

  在小区里最常见到的就是燕子和麻雀,偶尔也能看到喜鹊。夏天是不是也有这些鸟,我没在这里住过,不得而知。按照“候鸟”这个词来理解,夏天它们应该到北方去了吧。这里不仅处处可以听到鸟的叫声,而且鸟儿就在身边。走在路上,小鸟会在你头上飞过,在你身边穿行。有时燕子会飞速地俯冲下来,眼看撞到你,却一滑,从旁边过去了。这是燕子在和你开玩笑,要吓你一跳。有时燕子在地上觅食觅水觅泥,你在旁边经过,它也不惊慌,不飞走。我感到了鸟们与人的和谐相处,十分欣喜。

  我喜欢坐在小区旁边的凉亭里休息,比较清静。有时会有一只喜鹊站在不远处的围墙上,自在地叫着,尾巴一翘一翘的。喜鹊的叫声并不十分好听,啊啊的,但我喜欢听。我并不把这当作是喜鹊在向我报喜,我们互不相干,它叫它的,我坐我的。这里人少,我可以较长时间地听它叫,看它尾巴翘。

  如果到小区外面的草地树林里,或者再远一点,到湖边河边,还会看到许多不知道名字的鸟。也有的个头比较大,像鹰。各种鸟的叫声,像各个声部的合唱,像各种乐器的合奏,十分动听。鸟的叫声是难以模仿的,除非有很高口技的人。鸟的叫声更难以用文字来描述,我们平时常用的嘎嘎、呱呱、叽叽、啾啾,都不准确。多数时候看不见鸟的身影,只能听到鸟的叫声。那也不着急,听就是了。我在这里第一次听到了真正的布谷鸟的叫声,但是我却不知道布谷鸟长什么样子。

  天气渐渐热起来,我要回北方去了。鸟们或者走,或者不走,总之要分别了。我也无法认识曾经在我的房外做窝的那一家燕子,就把所有的鸟都当作我的邻居吧。或者我们同行向北,或者我们来年再见。

  

上一篇:跨过这道坎

下一篇:酒场和球场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网站大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