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有娘,永远是孩子

有娘,永远是孩子

2019/10/30 9:23:51   0人评论   查看39次 作者:张林生

吃过早饭,离上课还有好大一阵,我来到了办公室。刚进门,就听到邻座的一位同事在打电话。细听,是打给他母亲的。他似乎在问母亲,早饭吃过了没有,这会儿正在干啥。…


  吃过早饭,离上课还有好大一阵,我来到了办公室。刚进门,就听到邻座的一位同事在打电话。细听,是打给他母亲的。他似乎在问母亲,早饭吃过了没有,这会儿正在干啥。那头似乎在说,她正在刨院子里的空闲地,现在天气暖和了,弄好了,种点菜。听到这里,那同事有点急了,声音也高了许多:“看把你能的,快快放下锄头,没事了,约几个大娘婶子,到街上逛去。菜我中午就给你买上送去!”那头好像在说,平时一起逛的人,现在都很忙,自己一个人去逛没意思,这几天身体还好,干点活没事。菜还有,不用买,更不要来送。这头儿子又强制命令并抱怨上了:“你快别刨了,一锄头也不要刨了!一个人就一个人,你一个人逛去。”完了还嫌不够,他又强调:“听清了吗?快放下锄头,中午我可要去看。再刨我可不高兴了!”

  我正在利用上课前的一段时间,抓紧批剩下的几本作业,还没完,又有几个学生来问问题。同事在打电话,我不能打扰他,坏了他在母亲面前撒娇的兴,只得换个地方给学生讲解,一面继续听着同事给他母亲打电话。他用较强硬的态度,很高的声音抱怨母亲,命令着母亲。但在我听来,与其说是抱怨,还不如说是撒娇——儿子在母亲面前撒娇。

  我不知同事此刻是啥感受,也不知电话那头母亲是啥心思,接下来会怎么做,是顺从儿子,丢下锄头去逛街,遛弯,还是嘴上答应,实际上我行我素,继续刨地种菜,等儿子回去后,给他一个惊喜或者让他继续抱怨?我知道同事住在城里,但他的老家——母亲住的地方在城郊,他下班后,如果高兴,随时可以到母亲那儿。我真羡慕他!同时我又想到:一个人不论他有多大,只要母亲还在,他就是个孩子。同事此刻正就像个孩子在母亲面前撒娇。他已年近五十岁,但在沉重的工作压力下,还能当个孩子,在母亲面前不时撒撒娇,这是多大的福气!

  我想到了自己遥远的老家,父母去世后,那老房子的门已经锁了好多年。前几年,节假日偶尔还回去收拾一下,这些年已经很少回去了,即使路过那里,也只是看一眼,老家人有事专门回去,有时进去看一下,多数时间办完事就回,也不进去看,任门上锁孔生了锈;任屋子里的地面、桌凳,物品用具上面落满了尘土;任院子里长满荆棘杂草,闲花恣意绽放,屋檐下燕子肆无忌惮的衔泥筑巢,忙着传宗接代,门楣、窗楣上,蜜蜂任性地飞舞,尽情的嗡嗡。

  我做着自己的事,听着同事的电话,心里热热的,眼睛也热热的,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电话,但很快停住了。拿起手机,将把电话打给谁呢?

  我想到,母亲在世时,我家院子里的空地上也种菜,多数时间也是母亲亲自侍弄,菜长好了,一家人享用。不知咋的,家里那菜,经母亲做出来,端上饭桌,吃起来格外有味。那时,家就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我。

  还记得那年元旦。过新年当然要放假,我早就盼着这一天,放假了回去看看。可元旦前夕,学校里开一年里最后一次会,一直开到晚上十点多。最近寒流不断,连下了几场雪,地上也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已能够没人小腿了。路上的积雪都来不及被车碾去,也积了厚厚的一层。白天里冷,晚上更是寒气袭人。看来老家是回不去了。散会后,我漫无心绪地回到房间,屋子里尽管暖气正常,但是我还是觉着冷。想想:这时什么地方会温暖一些呢?想到这里,我产生了一个任什么也阻止不了的念头——回老家,看娘去。

  想到这,连衣服都没再增,什么东西也没拿就出了门。这样的天气,在这个时候,骑自行车是不行的。不容多想,抬头望望天空,然后就不顾脚下雪深路滑,投身到了茫茫夜色中。这天天气晴朗,此刻繁星满天,但每一颗星,每一点星光都似一把寒气逼人的刀子,从天上凌厉的投下。

  走了一阵,到了街上,我也没有到任何车站,没去找任何车辆。不要说积雪路滑,就是平时,天气再好,这会子也没有开往我老家方向的车了。近二十公里的路,步行也要走到,而且越快越好。

  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手脚并用,星光下仔细辨认着方向,向老家走去。

  零下二十五六度的天气,又是一天里最冷的时候,但不知是我一心只想着赶路,还是路难走,只小心走路,我竟然没感到冷。天上虽布满星星,但眼前却是朦朦胧胧的,加之积了雪,周围的一切都是茫茫一片,平时看惯了的那些房屋、树木、路牌都看不清了,但我心里就像有一盏明灯指引,根本不怕走错路,走过头。

  两个多小时后,我终于站在了自己的家门前。喘口气,跺跺脚,站定了,心想:大约已到了新的一年。四周很静,从门缝看去,屋子里灯还亮着,我不禁有些激动,急忙敲响了门。用力小,敲门声很轻,但刚第一敲下去,就听到房门吱呀响了一声。接着门开了,随之透出了光亮,照亮了光光的院子。拉线盒“叭”的响了一下,屋檐下的灯也亮了,把院子照得一片雪亮。我看到母亲佝偻着身子走在院子里,也听到了她的抱怨:“都啥时候了,天这么冷,咋就回来了!”虽是抱怨,我听了心里却是一阵温暖,同时想到,这么晚了,又这么冷,您咋不到热炕上去睡,还亮着灯,坐着等什么?

  母亲开了街门,等我进来后又反扣上。一面说着:“太冷了!太迟了!”母亲念叨着,转过了身,我就跟母亲进了屋。

  屋子里火炉着得正旺,一旁的烧水壶还冒着热气,旁边放着我用惯了的水杯,一个较小的茶壶里面泡着我喜欢的红枣茶,冒着腾腾的热气。显然是母亲在等着我回家。

  这么冷的夜晚,这么一个小小的火炉,虽然着得旺,炉盘炉壁都烧红了,但偌大的屋子里依然很冷。我刚要脱外衣,母亲忙说:“不要脱,屋里冷。”我听了她的,只是顺手脱下棉帽,把上面的霜雪拍打了一下,又乖乖重新戴上。

  母亲已经在我的杯子里倒上了茶,那水杯冒着热气,喝一口暖到了心底。我觉得今天的选择太对了,虽然这一趟赶路不容易。

  此刻我觉得有母亲在的家里是最温暖的地方。我感到了最近以来从未有过的轻松。望望母亲,我就像一个才刚懂事的孩子。

  联系地址:甘肃临泽职教中心

  联系人:张林生

  邮编:734200

上一篇:为国看球,侠之大者

下一篇:曾是穷人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网站大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