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可怜的母亲

可怜的母亲

2019/10/18 9:28:55   0人评论   查看46次 作者:闫向文

妹妹用微信告诉我们:老爷子没了。看到这个信息,心里“咯噔”一下,大脑瞬间空白。妹妹说的“老爷子”就是我的继父,与母亲半路夫妻二十年,其中有七年时间瘫痪在床,由母亲一人伺候,洗衣喂饭,擦身按摩,接屎接尿,无微不至,无怨无悔。其邻居八十三岁老太就曾跟我们说过:“你妈不难(唐山话,意即绝对行,够意思),要…

    妹妹用微信告诉我们:老爷子没了。看到这个信息,心里“咯噔”一下,大脑瞬间空白。

    妹妹说的“老爷子”就是我的继父,与母亲半路夫妻二十年,其中有七年时间瘫痪在床,由母亲一人伺候,洗衣喂饭,擦身按摩,接屎接尿,无微不至,无怨无悔。其邻居八十三岁老太就曾跟我们说过:“你妈不难(唐山话,意即绝对行,够意思),要没你妈这么照顾,老爷子早死儿了。”

    今年暑假,我和儿子去看望母亲,见继父已半是明白半是糊涂了,初见我和儿子时还似曾相识,还要挣扎着动弹,可不一会儿就如同陌路了。就在我们离开母亲家往回返时,已见病得愈加厉害,母亲说,老爷子时日可能不多了。自打我们回来还不到两个月,继父真的撒手人寰了。

    继父家中哥五个,老大早逝,其为老二,年轻时未娶,直到二十年前与母亲结合。原本继父是一名村电工,工作不累,身体尚好。七年前,在给其三弟家拉玉米秸秆途中,不慎从三轮车上摔下,致使脑溢血,依仗抢救及时,否则早就离世了。然而要全力医治,就能好利索,不会留下后遗症,也不会七年前突然旧病复发瘫痪在床。可他三弟疼钱,不愿再继续医治,草草出院,不想竟给继父留下了致命的病根。母亲虽然当时不同意,然说话不顶用,孤掌难鸣,无济于事。事后不久,老爷子果真旧病复发,且一发不可收拾,竟致其死命,刚近耄耋之年便阖然仙逝,岂不呜呼哀哉!

    母亲常对我说:“这个老爷子够意思。”我们对母亲的这种情份深为认可。无论如何,母亲与继父风风雨雨二十年,同甘共苦。当然我们更觉得母亲对老爷子没得说,即使他瘫痪在床七个年头,依然不离不弃。正如邻居所说,没有母亲这样悉心照料,老爷子早就没了。这七年来,母亲托着病弱的身体,给老爷子喂饭喂药,擦屎端尿,翻身按摩,无所不及。然而母亲毫无怨言,邻里敬佩不说,即使亲情淡薄的继父的兄弟子侄也不得不说好。如果继父真的地下有知,他应该知足了。母亲说:“当初跟了人家,就要伺候人家一辈子,不能让人瞧不起。”母亲这一辈子,重情重义重名声。自己无论千难万难,都委屈求全,不愿让人说三道四,指手划脚。

    因继父孤身一人,无儿无女,母亲只好委托村里管事的人代办丧事。原本我们觉得二位老人这些年生活不易,没啥积蓄,建议丧事从俭。但母亲不应,执意要让按本地习俗,尽量让老爷子的丧事风光一些,并毫不吝惜地将自己多年省吃俭用积攒的一万元钱全都拿出来。母亲说:“暂不说咱跟了人家半辈子,这虽走了也不能亏了他。况且得看活人眼,不能让村里人看笑话。”

    继父是晚上十二点多走的,当时只母亲一人在前。忙乱中先给妹妹打了电话,又呼喊了邻居,邻居帮忙打电话告诉了继父的兄弟子侄。而我们看到妹妹发来的信息已是第二天上午八点左右。我知道后忙给母亲打电话,多次未有人接,知是忙的没时间。中午再打时是妹妹接的,说是老爷子已火化,下午三点出殡。问母亲状况,说是哭昏过去三四次,现有人看着,暂无大碍。对母亲的担忧,一直是我的心病。母亲对继父的情义深厚,村人尽知,为此风烛残年再次失去亲人,实是她的大悲大恸。

    如今的母亲,又孑身一人,且已垂垂老矣。母亲说,现在自己老了,不想再客居他乡了,该回去了。听了这些话,我心如刀绞,生我养我的母亲,一辈子没享啥福,且命运多舛。如今多病在身,孤苦伶仃,是到了该接母亲回家的时候了,可怜的母亲也该在晚年享受儿女一份迟来的孝心了。

上一篇:读你·懂你

下一篇:真情像水一样清澈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华盛顿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网站大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