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2019/10/11 7:52:27   0人评论   查看32次 作者:闫向文

母亲半生坎坷,从小到大没过过几天好日子。就像母亲自己说的:生来就是受罪操劳的命。有时我真的佩服大字不识的母亲自我总结的真知灼见和真实写照。因为在我的记忆中母亲真的没咋享过福,与之半生相伴的只有受穷、受累、受苦和奔波操劳。…

    母亲半生坎坷,从小到大没过过几天好日子。就像母亲自己说的:生来就是受罪操劳的命。有时我真的佩服大字不识的母亲自我总结的真知灼见和真实写照。因为在我的记忆中母亲真的没咋享过福,与之半生相伴的只有受穷、受累、受苦和奔波操劳。

    母亲兄弟姊妹六人,和父亲一样母亲也是家中老大,一天书也没念过,十几岁就开始跟大人们一样下地干活,侍弄农田,捡拾牛粪,割麻黄,打羊草,啥苦活累活都干过,和男人没啥区别。而有时还要挨脾气暴躁的父亲(我姥爷)的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况且女儿又是他家的人,为此在娘家没地位受气挨打也是天经地义。

    母亲对我们说,她是父亲用一口袋小米换来的。当时父亲家里穷,母亲家更穷,两个穷家结亲,所以谈聘礼岂不是天方夜谭?为此两家老人一合计同意,年青的父亲就从家扛一口袋小米送到姥爷家,而母亲则拎个小包衭就跟父亲来到了爷爷奶奶家。那年头,别说举办像样的婚礼酒席,连简单的结婚仪式都免了,穷日子穷办法,没着。

    “你奶奶不是省油的灯”,母亲带有怨气地跟我们说。母亲过门没多久,父母就从爷爷奶奶家分出来了,然而当时分给父母的只是两口袋谷子和两人用的锅碗瓢盆缸,无房住,只好借助别人仓房,父母勒紧腰带省吃俭用二三年才盖上三间窄小的车轱辘圆土房,每间五棵檩木只有碗口粗,没几年断了一棵,只好又穿上一棵用铁丝鑣上将就。但无论怎么说,“总算有了自己的窝,再也不用寄人篱下,看人下巴磕了。”

    然而在那个全国都在受穷的年代,对于分家时一穷二白的父母来说,穷苦的日子从此长久地开始了。我曾在写怀念父亲的文章里说过,我们家一直穷困的原因有三:一是父母分家留下的穷根,二是我家包地被骗增加债务,三是我读了四年中专,前前后后花了近两万余元。为此到我成家与哥哥分家另过时还担负三万多元“带腿”(三分五分息的高利贷),这如果放到现在,那都不叫事,而那时每年的收入还不够利息钱,只好每年向本村信贷员低声下气又请又叫地借农资贷款。那时乡村信贷员十分“牛”,不好吃好喝好侍候,根本不尿你,即使招待周全,还拿拿捏捏不借到你想借的数。贷款不够数,只好借高利贷,然而利息之高且到期还不上利滚利其本利逐渐增多让你无力偿还,其沉重负担长久压得你喘不过气来。我曾因工资低长达七八年陷在高利贷的压榨中,看人冷脸听人恶语催眉折腰又无可奈何,都说穷且志坚,那非是穷山压顶,没到无能为力的程度,人穷志短,真正的穷人是无尊严可谈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钱还摆谱,那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为此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对穷人来说是至理名言。

    因为穷,母亲变得异常节省,甚至是抠和吝啬,母亲说穷家不能富过;因为穷,母亲脾气变得暴躁,甚至有些不可理喻,就连我们浪费粮食或不慎打破什么器皿,都会大骂半天,骂得你一无是处,有些淡性(干啥都没有劲头)。为此我们总是在家和她面前小心翼翼,看母亲脸色行事,生怕不小心惹怒了她引来一阵狂风骤雨。对于母亲的脾气,我们原来不理解,甚至既惧怕又憎恶,如今经历颇多,甚是理解,任何人在艰难困苦中长久磨难还想有一个好脾气好性格,那简直是痴人说梦,自欺其人。久病床前无孝子,久贫家中无贤妻,这是老理。仓廪实,知礼仪,这是古训。而这些,只有长久历经苦难的人才明其理。

    父亲的去世让我们这个穷家走上穷途末路,四分五裂,因为穷,妹妹早早嫁人与妹夫外出打工,我也娶妻并与妻子节俭度日偿还巨额债务,大哥也因家穷无女愿嫁至今孑然一身。可怜的母亲也因生活所迫为了不再给儿女添负担远走他乡,但重新组合的家仍旧不富裕,全靠继父一人人口田和当村电工挣点微薄工资勉强度日,当然与以前相比稍有改善。然而好景不长,母亲与继父相扶相携第十个年头上,继父在给其弟帮忙拉庄稼秸秆时三轮车突然翻车摔坏了腰椎,从而再也干不了重活。更可悲的是祸不单行,不久继父因脑血栓半身不随,后病情严重,完全瘫痪在床。可怜的母亲端屎端尿地侍候了继父整八年,其中的苦和难非身临其境难以想象。母亲对继父的不离不弃长久艰难支撑让乡邻和继父的弟侄钦佩不已,都说别看母亲是和继父半路结合,但母亲的确做到了仁尽义至,然而母亲说,自己遭难时投奔了人家,人家遭难了不能丢下不管,不管多难,都要侍候他走为止,这是命,也是理。母亲的仁义获得那里人的认可,如今母亲回到那个村,都会得到乡邻们的热情礼待。

    母亲半生命运多舛,没过过多少好日子,多是在受穷、受苦、受累、奔波操劳中度过。如今年近古稀的母亲落叶归根回到儿女身边,作为儿女的我们唯一也是必须做的就是尽力让她老人顺心,别在经受苦难,安然自得,怡养天年。


上一篇:怀念我的父亲

下一篇:父亲是一道山川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华盛顿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网站大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