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 >>母亲复活节

母亲复活节

2019/9/18 14:51:21   0人评论   查看324次 作者:高洪军

公元2016年12月1日,我慈悲、慈祥、乐观的母亲复活啦!…

  公元2016年12月1日,我慈悲、慈祥、乐观的母亲复活啦!我把这一日定为我们家的母亲复活节。

  那一天,面对衣着整洁、一头银发、满脸笑意,拄着鹿头拐杖疾步走来的母亲,恐慌、惊疑以及惊喜一刹那交融着充塞心田,我一时间竟然激动得不知所措起来......
  “咋啦?小金子,你难道不认识你的老娘啦?”面对惊慌失措的我,母亲一边用她生前惯用的手态——抬起右手,用食指指了指我,一边笑呵呵地似乎有些嗔怪地对我说道,“你要是不乐意我回来,我这就回去!”
  母亲说着,转身就要走。而我,则一个箭步冲过去,紧紧地抱住母亲,哭诉道:“娘——您老人家不能走呀!我怎么能不乐意您老回来呢?我可是,时常都盼望着您老人家回来——好让我能更尽一份孝哩!”   
  闻言,母亲热泪盈眶地说道:“娘,知道你是一个孝子,也知道娘走后,你时常独自一人伤感哀怨‘娘,小金子对不住您老人家,我没有尽孝啊!’,而且你给娘写的那首《悼母歌》,已经在那边传扬开了......娘知道,你时常都在盼望娘回来,娘现在是故意和你开个小玩笑——娘既然来了,就再也不回去啦!”  
  母亲说的确实不假,在母亲去世后,我时常因为自己没有对母亲完全尽孝心而愧疚难当自我伤感,时常自我责备和怨恨,其中最为突出的有两件事。
  一是我没尽全力给母亲治病。母亲生前的脑病是脑萎缩,我们兄弟仨也确实带母亲去看过医生住院治疗,但当时由于那个混蛋主治医生给我们建议说母亲年事已高,脑萎缩病不太好治,我们兄弟仨就不再坚持给母亲治疗了——但从母亲的眼神和言谈中,我知道,母亲还是很希望我们兄弟仨能再花些钱给她老人家深入治一治的;然而,最终我们没有给母亲深入治疗,让她老人家留下了悲苦的遗憾,也让我抱憾终身......
  二是在母亲病危弥留的日子里,我没有好好地在身边陪她老人家,给她安慰,给她祈祷。
  那一年,在母亲病情加重的最后一个月,是由我姐在身边照料母亲的,我这个“公务在身”的儿子只是过一个礼拜左右去看望她老人家一回。每次去,母亲总是与我有说不完的话,总是舍不得我离开......想想东晋的李密先生,为照顾“人命危浅”的祖母刘氏,竟然置晋武帝催逼任职的诏书于不顾,以一篇《陈情表》绵里藏针地回绝了皇帝要求他做官的圣旨,我是何等汗颜啊!
  特别是母亲病危弥留的那近几天里,老人家虽是渐渐地不能言语了,但神志还是有些清醒的,紧闭的双眼会不时地渗出眼泪,可见她老人家心里是有千言万语要对我们——特别是我这个儿子——倾诉的。然而,粗心的我竟然没有去理会,竟然没有请假去全天候地陪伴她老人家!特别是,一些近房族人不顾弥留之际母亲无法言语的悲苦,居然坐在母亲身边大声说笑,而我不但不去制止,反而为了不得罪他们,有时候竟然还去迎合他们说些不该说的话,这对我的母亲是多不尊重啊!这让弥留的母亲心里多悲楚啊!
  母亲是2005年1月10日去世的,享年74岁,距今已有近十二年的时间了。在这今近十二年的时间里,每每想到自己那些对不住母亲的臭事,我就会羞愧难当,陷入深深的自责和怨恨之中......在老家安然父老乡亲心目中,在亲朋好友眼里,我是个大孝子,但我扪心而问:我如此对待母亲,算哪门子的大孝子啊?我简直就是个十足的忤逆!
  此时此刻,听道母亲说自己“就再也不回去啦”,我顿时心花怒放起来,急忙满面笑容地牵着她老人家的左手,很急切地说道:“娘,您老人家复活了,儿子我太高兴啦!我终于有给您老人家彻底补偿的机会啦!咱们快快回家,让大家都高兴高兴——我马上给俺姐俺哥和俺弟打电话!”
  母亲道:“你先别这么急,我还不知道他们几个是不是高兴我的复活呢?‘床头百日无孝子’,我走前的那大半年里,身子几乎动不得,拖累了你们兄弟姊们几个......”  
   母亲的话的确是实情:自从母亲2004年因脑病而半身不遂直到去世的那将近一年的日子里,我和三弟(哥因为是个盲人,家境不好,哥嫂几乎没有担负起照料母亲的义务),还有我大姐,特别是我和爱人,为老娘端茶端饭,洗屎洗尿......委实是倾注了不少心血,是倍感身心交瘁的。然而,生为人子人女,就是再怎么辛劳去照顾自己的爹娘,我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想到此,我赶紧对母亲笑道:“娘,您老人家想到哪里去了?虽然有‘床头百日无孝子’的古语,虽然我们兄弟几个也确实有人从内心里感到有病的您是个累赘,但是我敢担保,作为您的儿女,我们兄弟三个和大姐,是绝对全都希望你活过来,并长命百岁的!”
  “话你别先说这么早,娘我现在是身子骨硬朗,如果我像走前那阵子半身不遂,你们几个保不准会有些人讨厌我复活的!”面对我一脸的诚恳,母亲流着眼泪哽咽道。
  我知道,母亲说的“有些人”,主要是指我哥和嫂子等。说句大实话,哥和嫂子也确实对半身不遂的母亲没尽太多的照料义务;而母亲脑病加重导致半身不遂,确乎正是由于哥嫂和母亲吵了一场架,而哥嫂的儿子与闺女竟然又一道找上门来与母亲“理论”,母亲被气晕倒地造成的。不过,母亲虽是这么说,但我却顾不得那么多了,就急忙给爱人、大哥三弟以及大姐打电话报喜,说母亲复活了,让他们快来高兴高兴。  
  然而,我刚把手机挂断,却见母亲突然倒地,浑身动掸不得,全然不见老人家刚见面时开心喜乐的容颜,映入我眼帘的,竟然是她老人家如同走前往日那一般的残年风烛,以及一副痛苦不堪的绝望表情......
  我一看,大吃一惊,立马跪到地上,想把母亲抱起,但由于自己身小力薄,一时竟然没能如愿,只好扶着让她老人家坐在地上。我的母亲虽是风烛残年,且半身不遂,但在女性中却并不瘦弱,倒是很身宽体胖的。
  我一边扶着母亲,一遍泪流满面地对她老人家安慰说道:“娘,您老这是怎么啦?您老人家今天复活,就是再病得怎么重,我们都不会舍弃您的——我们会竭尽全力让您老人家完全康复,并安享晚年的!” 
  此时的母亲似乎已经言语不清,然而听完我的话,她老人家还是从痴呆的眼神里流露出些许欣慰......
  我正要再对母亲说些什么,突然看见爱人开着一辆电动车带着被褥匆匆赶来了。望着亦如走前那一段时间一般半身不遂的婆婆,爱人一边满脸微笑地给老人家打招呼,一遍急忙和我一道将母亲架上电动车,全然没有因为婆婆复活后还是那样半身不遂而有任何的不快。
  我看在眼里,欣慰溢满心房,那份担心瞬间荡然无存了。
  我暗暗发现,在我和爱人把母亲架着上电动车时,她老人家正用那双浑浊的双眼凝视着她的二儿媳——我的爱人——看着看着,母亲的双眼里溢满了欣慰和笑意......我想,母亲此时此刻在我爱人身上的那份担心,也瞬间荡然无存了。
  我的爱人刘艳,确实是个好女人,我打心里感激她一辈子,为母亲,为自己。
  爱人很勤劳,又善良,除了为我洗衣做饭,平时几乎干尽了所有的家务(我的时间几乎都用在读书和写作上了),更让我感激的是,在我母亲半身不遂轮到我们家照料的那些日子里,她对我母亲的照料,远远胜过我,买菜做饭,端茶端饭,洗脸梳头,修剪手指甲脚趾甲,洗屎洗尿......大部分都是我爱人一手包揽的。平时,她虽然由于劳累也在我面前流露一些不快和埋怨,但对我母亲的照料,却从未懈怠过。而此时此刻,面对婆婆亦如走前那一段时间一般半身不遂地复活了,她竟然显得比以前还乐于奉献,怎么能不让我心存感激?
  我和爱人刚把母亲在床上安顿好,就见三弟开着面包车带着弟媳、大哥大嫂以及大姐姐夫匆匆赶来了。
  见到躺在床上复活的母亲,虽然面前的老人家亦如走前往日那般半身不遂衰老不堪,但是他们全然没有丝毫的不快,相反倒是因为老人家的复活而个个满脸欣喜。
  三弟弟媳和大姐姐夫的高兴劲就不必说了,只见盲眼的哥扑通一跪,双手握着母亲的手,瞬间泪流满面起来。只听哥对母亲很诚恳地哭诉道:“娘,我们从前不孝,惹您老人家生气,您走后我时常羞愧难当!这下可好啦,您老人家复活了,我们终于有了有将功补过的机会!从此以后,作为您的大儿子,我就是再苦再累,也会尽一份孝心,和弟弟们以及大姐一起让您老人家身体康复,安度晚年!”
  “娘,我们以前确实有些不孝,让您老受了委屈,对不起啊!”嫂子这样诚恳地说着,也流着眼泪给母亲跪下了,“从今以后,我们一定会将功补过,加倍孝敬您老的!”
  听着他们这般言语,原本躺在床上动掸不得痛苦不堪的母亲一下子来了精神,竟然乐呵呵地坐起身,不需要任何人搀扶就下了床。只见她老人家在房里来回走动了好几步,边走边满脸笑意地对我们说道:“难为你们这些孩子都这么有孝心,我多虑了——其实,为娘的我哪有什么半身不遂啊,我如今身子骨硬朗得很哩——哈哈,我这是试探你们还要不要我的!”母亲这样乐呵呵地说着,就衣着整洁、一头银发、满脸笑意,拄着鹿头拐杖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亦如她老人家当初复活时见到的那样。
  闻言,我激动万分地对母亲笑道:“娘,您老人家身子骨这样硬朗,精神这么矍铄,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是啊,您老人家身子骨这么好,一定会长命百岁的!”看到母亲这个样子,我爱人、哥嫂、三弟弟媳以及大姐姐夫都激动万分地同声附和道。
   “长命百岁,我不敢奢望,我只希望从此身体无病无恙,安度晚年,和你们一起同享天伦之乐!这样,娘也不会再拖累你们了,娘知道你们的日子也都过得不轻松......”母亲一脸诚恳地说道,“正因为如此,娘才会选择身子骨这么好的方式复活......”
  听母亲这么说,我很惊奇地问道:“娘,是谁让您老人家身子骨这么好地活过来的?”
  母亲一脸虔诚地回答道:“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是主耶稣基督给我启迪,给我丹方圣水,才让我身子骨如此硬朗的!”
  面对我们几个满脸的惊疑,母亲将事情的原委娓娓道来——
  原来,母亲去世后于某日在某地遇见了主耶稣基督,耶稣知道我母亲常在人间做善事,为了奖赏她老人家,就问她是想升入天堂还是想重回人间,她说想重新回人间,过几年安康幸福的生活,与儿女们共享天伦之乐。她求主耶稣给她医治好脑病,好让自己回到人间后不再拖累儿女们,慈悲的主耶稣犹豫片刻就答应了她的要求,但提出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她在阴间必须做足一百件善事,母亲立马答应了主耶稣的要求。
  “等我把那一百件善事做足后,某日,慈悲的主耶稣不但用一瓶圣水医治好了我的脑病,而且还医治好我身上的其他病症,让我立马成了一个很健康的人!”母亲说到这里,就从怀里掏出一块记录着那一百件善事名称的白绸布让我们看......  
  耳闻目睹这一切,我情不自禁地对母亲赞叹道:“娘,您老人家能得到主耶稣的眷顾,真是一个有福的人!您老以前就是一个常做善事的大好人,我们作为晚辈,应该向您老好好学习才是!”
  然而此时,母亲却很愧疚地说道:“我以前常做善事不假,但也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比如对你们几个,我有时动机虽然是好的,恨铁不成钢,但是脾气太暴躁,方式太简单,让你们受了不少苦,我也因此时常心里不安!今儿活回来,也是想好好地对待你们的......”
  母亲的话勾起了我对往日的回忆。不错,母亲有时候确实对我们几个是很暴躁,甚至有时候还打骂过我们,但是,那时候的她,也是因生活所迫,更是恨铁不成钢,是想让我们好好做人的。
  我的父亲去世很早,在我四岁时,他老人家就撒手人寰了。当时,我大姐十五岁,哥八岁,三弟才两岁。母亲是十八岁嫁给我父亲的,三十岁左右就守了寡。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寡妇,为了把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抚养成人,不去选择改嫁,硬是凭着自己的刚强和勤劳把我们几个全都养育成人,其间的悲苦可想而知!这是怎样的一位含辛茹苦的伟大母亲啊!
  小时候母亲教训我们的许多事,因为时光的流逝,我如今都记得不了,唯有与我有关联的三件很突出的事,至今记忆犹——
  一件事是母亲严厉教训我不能偷人家的东西。我小时候的某年月日,因为挨饿偷扒生产队的红薯吃被队长发现告状后,母亲被气得浑身发颤,一叠声地哭骂着让大哥把我绑起来吊在屋梁上用藤条痛打了一顿。记得那时,母亲边打边对我吼道:“你这个不孝顺的逆子,就是饿死,也不能偷人家的东西!你真把高家的颜面给丢尽了!亏你还喜欢读书,书上‘有志气的人不喝盗泉的水’的老古语,你竟然当成了耳边风!”
  另一件事,是母亲教训我要进行“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历练。记得在一个大热天的中午,母亲让我挑着两个木桶去村头的井里挑水。当时,大姐在家,为啥老娘偏偏让我这个又瘦又矮的小孩去挑水?我有些想不通,就哭着要跑开,却被母亲一把拽住,拽着耳朵教训道:“你这个孩子想养成偷懒的习惯吗?你姥爷曾经对我说过,‘老天爷要让一个人做成大事,就要让他受苦受累’,娘这是想历练你,你竟然不理解!” 
  第三件事,是母亲教训我要苦读书。母亲虽然不识几个大字,但却经常用从别人口里听来的名言来教育我要好好读书,比如什么“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什么“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什么“头悬梁,锥刺股”云云......记得是某一个冬天的夜晚,风雪交加,天冷得太很。那天,我原本是要按照我们母子二人定好的计划,读五十页母亲从别人那里借来的冯梦龙的《警世恒言》的,但由于那晚天气实在太冷,就早早地躲进被窝里睡去了。“你这个懒虫,不读书竟然就睡觉,真是死狗扶不上墙!”母亲发现我没读书后,立马没好气地拽着我的耳朵将我从睡梦中骂醒,然后点着煤油灯,威逼着我将那《警世恒言》读了五十页后才肯罢休......
  说句实话,这三件事的每一件事,那时都让我对母亲怨恨了好长一阵子,但长大成人后,我细细回味起来,就感悟到母亲当时那般待我,尽管方式有些粗暴,但却是十分正确的。如果没有母亲对我从小做人方面不拿别人一丝一毫的严厉要求,我就不可能养成一生一世“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的廉洁人格;如果没有母亲对我从小进行“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历练,我就不可能养成一生一世“不惧艰辛勇担当”的硬汉性格;如果没有母亲对我从小进行的苦读书的教训,我就不可能养成一生一世“以苦为乐读书忙”的嗜书习惯......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自己能有今天一个真正的我,正是由于我慈爱严厉的母亲对我从小进行了含辛茹苦的启迪教育的结果。
  想到此,我急忙无限感激地对母亲说道:“娘,您老人家何必愧疚?爹去世早,是您老人家不离不弃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几个拉扯大的,单单这一点就足够我们感恩一辈子了!您老人家在我们儿女心目中,永远是一位慈悲、慈祥和伟大的母亲!”
  我刚说到这里,突然听到院子的大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沙哑声音:“汪氏桂云,时期已到,快随我去——”我知道这是呼唤我母亲的声音。随着这声音,母亲竟然瞬间消失了。
  “你是谁?竟然敢把我们的亲娘带走?!就是拼死,我们也决不会允许你把她您老人家带走的!”我和三弟急忙异口同声地怒吼着,奔出房门,想找那男人理论,救下我们复活的母亲。
  然而,当我们奔出院门时,却什么人也没发现。“你们几个不要寻找啦,我是主耶稣基督派来的天使,我会把你们的娘亲带到天国,让她永远无忧无虑,幸福安康的......”正当我们焦急万分地东张西望苦苦寻找母亲时,却听见不远处的半空中传来了那男人沙哑的带着笑声的话语。
  闻言,我还是有些不甘心,正想追过去,却猛然被一只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大黑狗张着血盆大口给拦住了路。大黑狗的狂吠让我心惊胆颤,两眼发黑。
  而此时,半空中又传来了隐身的母亲的哭诉道:“孩子们,你们就放心地让我去吧,主基督耶稣是让你们的娘去天堂享福的。以后在天堂的日子里,为娘的我会时常为你们祷告祈福——我只希望你们都勤俭持家,不要荒废各自的事业,只求你们以后个个平安幸福......” 
  我被惊醒了,原来是南柯一梦!此时此刻,躺在床上的我已被惊出一身冷汗,而门外正传来阵阵激烈的狗叫声。 
  回到现实中的我终于明白,这次母亲复活只是我做的一个美好的梦,今生今世是不可能成为现实的了。万般无奈的我,此时此刻,只能在万般失落中一任眼泪暗自流淌......俗话说“日之所思,夜之所梦”,也许正是因为我平时对母亲的过分思念,才导致我时常梦见母亲复活——或喜笑颜开地与我开心拉家常,或流着眼泪诉说对儿女们的牵挂思念,或衣着褴褛地言说那边日子不好过,要我们多给送些纸钱......然而,我又不完全相信,自己时常梦见母亲是“日之所思,夜之所梦”,更相信的是母亲的灵魂真的存在......
  然而我又相信,有朝一日,我的母亲真的能像十二月一日梦里那样地复活,并得永生。万能的主耶稣基督,在被钉在十字架上死后三天,不是也复活永生万世了吗?因为,我的母亲虽比不上伟大的主耶稣基督,但在作为儿子的我的心目中,她堪称一位女基督哩!
  慈悲敬爱的母亲,老舍先生为他的母亲谢了一篇《我的母亲》,胡适之先生为他的母亲写了一篇《我的母亲》,而日本的北野武先生为他的母亲也写了一篇《我的母亲》;如今,在您老人家去世12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我为我的母亲——您老人家,写了这篇《母亲复活节》,也算儿子我对您老人家献上的一份特别的祭礼吧!
  慈悲敬爱的母亲,公元2016年12月1日,是我梦见您老人家最安心开心的一天,虽然您老人家没有复活,但是在我这个儿子心目中,其实您老人家已经真正复活,且得永生,如同那伟大的主耶稣基督!因此我决定把这一天定为咱们家的母亲复活节。当然,我更希望天下所有去世的母亲们,也都能像您一样复活,且得永生......
  我这样痴痴呆呆地自言自语着,恍惚中竟然突然听见,窗外的天空中传来一个男孩用越剧腔调唱出的我给母亲写的那首《悼母歌》——

                           切切悲,慈母离去何日归?

                               悲切切,悼母念母情何烈!


                               早失连理多流泪,暮受病痛少安慰。


                               忧衣虑食熬长夜,乐善刚强酬岁月。


                               含辛茹苦育儿女,春晖寸草怎反哺?


                               常悔未尽跪奶意,又恨难寻扁鹊迹。


                               遥望天宫母欢颜,更见仙卿侍奉前!
   


上一篇:晴耕雨读

下一篇:读书

扩充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华盛顿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