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经典散文 >>我家之狗

我家之狗

2019/5/10 20:34:22   0人评论   查看836次 作者:温永

我们家曾经养活过三条狗,都是那种并不伶俐的土狗。记得它们刚抱来时都是那么乖小可爱,但越大时就越显出它们的不可爱来。而我依然怀念它们,更有把它们记述下来的冲动。…

    记得我们家以前以有一个相当宽敞的院子,每年的春天,爸爸都会撒上一些蔬菜种子,虽然菜钱没有省下多少,却着实给我们增添了不少乐趣。内熟的西红柿总是被鸡们先识出成熟的信号而啄了鲜红的瓤子,却留下依旧青绿的壳。每天用自来水浇地成了我固定的工作,向日葵开花了,我们心里就又多了一个盼望!永远忘不了那永远长不大的黄瓜和刚成熟葵花子的滋味。现在,住在人们把房子堆在一起的楼房的时候,我却想起了我们以前的家和我们家的狗。
    我们家曾经养过三条狗,都是那种并不伶俐的土狗。记得它们刚抱来时都是那么乖萌可爱,但越大时就越显出它们的不可爱来。而我依然怀念它们,更有把它们记述下来的冲动。
    第一只狗,是一只全身黑色但颈下及四只蹄子却是白色的狗。记得它到我们家的时候也许我才是刚上小学的年纪,它并没有吸引我多少注意力。现在,它在我记忆中最难忘的是它那双漆黑闪亮的眼睛,还有就是它的死。它是被打狗队以防止狂犬病的名义打死的。我一直坚信它绝不会是一条疯狗。因为它的死,使妈妈有三天处于悲痛之中,哭的时候又想起黑狗的种种好处来,诸如它忠于职守的看家和不时的善解人意的行为等等。使我也不禁后悔不该因为它抢了我半个馒头而踢了它一脚。妈妈的悲痛使我家好久没有狗的影子。
    但大舅却带来了我们家的第二条狗,理由是:爸爸上夜班不在时需要它的吠声。虽然它并没有成为大家期望的样子,却成了我“练武”时的靶子。它是一条黄色的狗,背上却有一道道黑色的条纹,被我向同学吹嘘为虎皮。但它并不凶猛,甚至还有点胆小,还有就是它比妈妈更不喜欢待在家里。

    终于有一天,它吃了一只被毒药弄死的死耗子后,挣扎地窜来窜去,直到钻到平时根本不能容身的柜子底下后,痛苦地死去了。当时的情景我并没有见,是妈妈叙述给我听的,还不时抱怨狗在挣扎时打翻了她一瓶子油。当我看到它僵硬的身体和无神的眼睛时,我才意识到,我“练武”时,它再也不能蹦来跳去来轻咬我的脚了后就嚎啕大哭起来。曾有人建议爸爸留下它那张美丽的皮子,被我用哭声阻止了。爸爸把它埋在我家西边的树林里。它的死使我对卖耗子药的敌视了好长时间。我突然觉得非常怀念它,虽然它连个名字也没有。也许我是怀念那种美好的童年时光吧!
    第三只狗是一条白底黑斑的花狗,它总喜欢卧在我家门口那条狭窄的小路上向人们示威。然后就是我和它的较量,它惊恐地悲嘶着躲闪我的棍棒时,却依旧露出它那怕人的牙齿。我一直觉得,我并没有真的打怕过它。它也常出去窜门儿,有时是好几天才回来,有一次甚至叼回一条鱼来。不久它就失踪了,却并没有引起大家的关注。但当妈妈听到和它同样大小的一条狗卖了五十快钱后,惋惜了好长时间。我们一直猜想它是被包工队的人宰杀后,吃掉了。再后来我们就搬家了,再没有养过一条狗。

    补记:我曾经看到过一只和它极为相似的狗,对我的呼喊却无动于衷,我想或许应该是它的后代吧!

          大约写于1994年

上一篇:

下一篇:乱弹琴

扩充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华盛顿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敬告作者: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要发布违法类信息。

分享按钮
看散文,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