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经典散文 >>三庄河的回声

三庄河的回声

2019/9/19 9:10:50   0人评论   查看86次 作者:郭光明

三庄镇,久负盛名。小麦、地瓜、花生和玉米,还有杏子、山楂、黄烟和木柴,由此进城,撑起日照城的肠胃,温暖日照人的冬天。而日照城的海盐、海鲜和洋油,又被摇摇晃晃地挑回来,让三庄镇的夜晚明亮起来,日子也有了滋味儿。日子有了滋味儿,文化也就在这片土地上,无声无息地浑厚起来。于是,南朝文学泰斗刘思勰浮出水面,…


不是三江河。三江河在全国,有十几个。

是三庄河。山东唯一,没有重名,源于山东日照东港区的峤子山。

峤子山,又叫桥山,雄伟,环翠,林森。传说,秦始皇御驾东巡,欲渡东海,神仙便责令石头为其架桥。而石头不听话,神仙举鞭就打,把石头抽的头破血流,这才有了这座山。

本来,山以桥名,无可非议。只是,善良的东港人,嫌它血腥味儿太浓,渐渐以“峤”而“桥”,少有人提及“桥”。

但是,不管“峤”也好,“桥”也罢,这座山就像巨大的胎盘,孕育出的三庄河,丰丰盈盈,清清白白,轻轻柔柔,像慵懒而娴静的少女,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缠缠绵绵,蜿蜒东南,融进大海……

去年丁巳月,来日照采风,深入三庄河的核心区域——三庄镇。

眼前的三庄河,蜷卧,潋滟。两岸修竹,龙柏碧翠,厚重的石头,紧紧实实,叠压着橡胶坝体。古老的河道,像春天的雨水,含香带露,纷纷繁繁,静默滋润着这方寂寞的土地。

满满的花香、草香,刺激着我的味觉、视觉和触觉,阵阵鸟鸣的回声,催生出的传说,像夏夜的星斗,方士徐福,神仙敖广,大圣悟空,秃尾巴老李……每一个传说,有模有样,有滋有味,都是民俗文化的精品佳作,耐得住翻阅、咀嚼、揣摩。

有人说,山水之美,美于天然,毁于自造。而之所以毁于自造,就是因为固有的文化没有挖掘,没有打造,没有继承,只挖了一口湖,栽了几棵树,造出的山水,没有文化。甚至,追求时尚,标新立异,把固有的文化糟蹋的面目全非。

三庄镇,久负盛名。小麦、地瓜、花生和玉米,还有杏子、山楂、黄烟和木柴,由此进城,撑起日照城的肠胃,温暖日照人的冬天。而日照城的海盐、海鲜和洋油,又被摇摇晃晃地挑回来,让三庄镇的夜晚明亮起来,日子也有了滋味儿。日子有了滋味儿,文化也就在这片土地上,无声无息地浑厚起来。于是,南朝文学泰斗刘思勰浮出水面,三庄镇也气派起来。

刘思勰,名字都不陌生。古代著名文学家,《文心雕龙》的著作者,南北朝时的南朝山东东莞人。

古东莞非今东莞,今天叫做莒县。曾是莒县的刘思勰,祖上虽无显赫功名,史书也无名号,却不是等闲之辈。要不然,何以有堪舆法眼,涉水跋山,择三庄而植佳木、筑华屋、聚灵石,世代居之?

只是,刘思勰世没有遇见好时代。史上的南北朝,乱伦,暴虐,黑暗,喋血,水灾,饥馑,惊世骇俗,充满悲情。这样的背景之下,他来到这个世上不久,其父刘尚,一位年薪两千石、统兵七百人的校尉,不知是阵亡,还是病逝,总之,早早撒手人寰。

没了父爱,刘思勰却有梦。曾经,他梦见自己,飞上蓝天,采摘灿烂的云霞;梦见自己变成神仙,俯视着大地……少年刘思勰的梦,是鸿鹄之志,更是《文心雕龙》的引子。

于是,若干年后的《文心雕龙》,集校勘、考证、注释、解译于一身,涉猎经学、史学、子学、佛学、玄学、文学和美学,举世瞩目,成传统文化最鲜明的胎记,被人称作旷世奇作,后人喻为“龙学”。

而“龙学”的汉字、成语,此凡种种,既是汉文化的大道、大德、大善、大美,汉文化的钵盂和袈裟,更是汉文化的龙形水脉。

石砌的老屋,那是三庄镇的旧房。墙根覆着苔癣类的隐花植物,看上去有些斑驳。就像覆上了一层厚厚的羊绒,柔软而颜色多种,绿色的,土黄色的,深褐色的,都在诉说一个“古”字。

我看见了檐上的几棵小草。羞羞答答,细细弱弱,从檐角垂挂下来,像刚才见到的那位老者的胡须,随风飘摇,如三庄镇的历史活页,被岁月的风吹得哗哗直响,让我听见了历史的回声。

本来,泊在三庄河的三庄镇,有河无湖,却不知顺溜的河水,哪年打了个艮,漩了个涡儿,竟鬼斧神工般漩出一个人工湖。于是,三庄人以“龙学”而称其为“龙湖”。

龙湖,与龙门崮同体,与鸡鸣寺通灵,是三庄河的脉络。此时,正值春末夏出,草木疯长,我见到湖岸的树,叶子扁扁圆圆,葳葳蕤蕤,像手掌,更像旗幡。而树下的花儿,纷纷繁繁,氤氤氲氲,朵儿大开大合。仿佛,每一株树、每一朵花、每一棵草的纤维管道里,流动的汁液,似大地耳语,隆隆作响,像三庄河的回声。

突然,“嘭”地一声,一鱼跳波,满湖碎影涟漪,一层层涌向岸边,转眼,又丽日蓝天,风清气朗,恢复原来模样。就像久负盛名的鸡鸣寺,静谧安宁,中庸方正。

穿雕龙里,淌龙湖溪,循石阶觅路而上,渐次进入幽邃世界。偶有裸露的崮石,多有题刻。我见过的题刻,或雄健,或洒脱,或铁画银钩,或矫若惊龙。像古代圣哲先贤的瞳仁,静谧,肃穆,慈祥。

一尊崮岩,造型别致,神奇但不神秘。裂开的一条石罅,像凌空劈出似的,齐刷刷地插进累累卧石之中。几棵不知名的野花,从石罅冒出,簇簇灼灼,像大地的脉络,与人对视着,不知出自于哪位神家之手,却又是三庄河的传说。

山风拂过,眼前豁然一亮,坐卧龙门山腰的鸡鸣寺。重檐,斗拱,朱门,闾巷,斑驳而深沉,平静而安详,婉约着岁月的沧桑。而独特的石材,留在墙壁上,是它们一致的“表情”,看起来像魏晋的蛾冠高士。

门前树下,一位僧人的背影,宽缓,沉稳,伫立着孤独,只见他久久而立,一动不动,似是感受着什么。山风吹过,灰色的长袍,如枯墨的行草,宽松的袖端,仿佛隐藏着天机,一副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的样子,不知一袭青袍,裹得是天地盈虚,还是万物盛衰。

香烟缭绕,红烛煌煌。佛祖不孤,脚下是善男信女,蒲团锦垫,虔诚之心,掩去无尽言语。莲花台上,佛祖螺发肉髻,面庞平和沉静,丰颐的宽额下,横陈一双低垂着眼帘,蔓延出一道禅味。几只鸟儿,像是习惯了檀香、梵音,躲在檐下,相当安静、安详,不愧活在佛家的玄妙光芒中。

俗子不是觉者,佛心不能无端猜测。

只是,鸡鸣寺绕不开龙门寺。据说,鸡鸣寺最初的法名叫做龙门寺,刘思勰穷苦潦倒时,曾在此借光读书,在此“打工”,又在此出家,圆寂后又在这里超度。而刘思勰的名望太大了,心底安静的龙门寺,只好“退位”,只好“禅让”,让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叶、一水一河,沐浴圣贤的光辉。

因此,三庄河的人们,用宗教般的激情,开山,采石,伐树,锯木,砌墙,上梁,雕刻……营造出的这座佛教建筑,禅意十足,底蕴深厚,眼前见到的,却是现代人的智慧和力量。

不言而喻,山河稳固,刘思勰永恒。

三庄河,像历史的琴键,轻轻踩下去,铮铮嗡嗡,但愿没有惊扰熟睡的先生,惊扰先生的清梦!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广东省 广州市】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网站大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