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网欢迎您投稿,文学的世界我懂你!=====>点此登录投搞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精选 >>经典散文 >>春风杳杳、一地泡桐花香绕-第704篇

春风杳杳、一地泡桐花香绕-第704篇

2013/4/15 7:14:08   0人评论   查看850次 作者:带雨的云

我曾捉摸过散文是什么,比如,风萧萧呼啸在嚷嚷什么,雨滴滴答答在啰嗦什么,溪水潺潺又如泣如诉什么。…


  ——《天公着色更精彩》续2

  我曾捉摸过散文是什么,比如,风萧萧呼啸在嚷嚷什么,雨滴滴答答在啰嗦什么,溪水潺潺又如泣如诉什么。我也写过风呼啸、雨滴答、溪水潺潺这样的词句,我真知道它们是说什么吗?不知道。说得清楚吗?说不清楚,是瞎琢磨。于是忽然灵感,觉得散文不就是瞎琢磨胡编。斯文的说法叫做抒情,不斯文的说不就是胡说八道。风哪会生气,雨哪里会哭泣,溪水又哪能唱歌,是写文章的人把自己的情感强加于风,强安给雨,强赋予溪水。

  这人说风雨它逗趣,那人说山水多情,又有人说花树温馨,全是把自己的感受塞给它们,自己高兴就要它们一同高兴,自己多情就说它们也多情,借它们抒发自己罢了。

  我就曾调侃过自己,说我的散文是没话找话、无病呻吟。细推敲确实如此,如同得了妄想症,患了胡思乱想的毛病。花花草草想些什么我哪知道,其他人又哪知道。既然都不知道可又都是又那么说,岂不就是瞎编瞎猜想的。古人早就点破这层窗户纸,叫做借物言志借景抒情。是呀,花草不过是借来言志,借来抒发自己而已。

  比如蜜蜂每日东嗡嗡西嚷嚷,嗡嗡嚷嚷什么呢?谁也不知道,可有人听出来是发牢骚,嚷着“为谁辛苦为谁忙”。那是忖度,依自己的心态捉摸的,是作者的代言人罢了。

  蜜蜂忙忙碌碌是天性,天生需要采蜜,不叫辛苦不叫累也是天性,它不胡思乱想,没有觉得不平等,不晓得受了剥削和压迫。一些好事者嚷嚷“为谁辛苦为谁忙”为它“抱不平”,其实还不是为蜜蜂而是为自己抱不平,以蜜蜂的身份名义借题发挥,发泄自己的不满。蜜蜂不会说话,要不然说不定还钻入他们耳朵表示抗议:“你冒名顶替强行代表,谁让你代表我,我从来就没说过‘为谁辛苦为谁忙’,简直是栽赃!”

  我在院子里晨跑,望着飘落的泡桐花,忽然一股莫名其妙的思绪。白白的泡桐花多美丽呵,可是正一朵朵飘洒落地,不声不响的扑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蔫蔫的,没精打采。一天我忽来灵感,又有了写散文的感慨,为泡桐不平。并没有听见什么,又是瞎琢磨的。常常看到听到这样那样的不平,所以联想了泡桐。

  思绪纷纷。一会儿想,泡桐花是被风吹落的;一会儿想,不是被风吹落的,到处有风,怎就单单吹落泡桐花呢;一会儿想,树大招风,所以它首先飘落;一会儿觉得它太亏了,没人为它打理,为它浇水施肥除草,全靠自己挣扎,靠雨露滋润风给凉爽,才一年一度开放却没有风光多久就被吹落;一会儿又觉得是它自己不安分守己,爱跳跳板蹦才蹦落的;一会儿又想,难道它是守不住寂寞,嫌树梢太高,高处不胜寒,难和来往行人近距离接触,很少人能欣赏着,于是借夜风吹拂悄悄飘落地面。

  泡桐花一落地就趴下不动,瘪瘪的,只剩一股淡淡的香气。于是我忽然又觉得,它是为了贡献自己的余香,在高高的空中香气白白飘散,所以才急急忙忙飘落,留下自己的余香送给来来往往的行人。我忽然觉得泡桐真是不错,记着大家,奄奄一息之际,还想着把余香贡献,高风亮节啊。

  一树泡桐盈盈态,一片花儿白皑皑;

  无需洒水与伺候,春风一来缤纷开。

  离开枝头弃妖娆,一地泡桐花香绕;

  即便飘飘落了地,还留余香四处飘。

  这美丽馨香的泡桐花哪舍得踩踏,哪忍心把它“零落成泥碾作尘”。我弯弯绕绕的,寻空档跑步。多么可爱的泡桐花呀,怎能把它踩烂踏碎呢。

  它为什么就那么匆匆忙忙的抛弃妖娆,怎么就舍得离开袅袅娜娜高高的枝头,飘落在水泥地上,我有点好奇,想问问。忽然想起欧阳修的“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被没有问了,问也是白问,它不会回答的。如果也来欧阳修的那诗句,“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多尴尬呵。

  忽然想起该问风,篇碰钉子便在心里问道:春风呀,你一向温情、温柔、温馨,为什么要急急忙忙把泡桐花吹落呢,吹落了岂不要成尘作泥了?风没回答,依然飒飒的吹着。大概是嫌我多事,忽然一丝风钻进了我的鼻子眼,忍不住“啊呿”一声喷嚏。我不甘心:春风呀,你不该把它们吹落。忽然又一丝风钻入我的鼻子眼,又忍不住“啊呿”一声喷嚏。

  我住房后就有泡桐,十分赞赏它坚忍不拔。大概嫌它碍事,或挡了谁家的视线与阳光,每两三年就要用锯子斧头砍伐一次。它不气馁,砍去便又长砍去便又长,一旦得到休养生息就猛猛的长成了一棵棵大树。猜想是它的坚忍不拔性格,不服气,我喜欢它的坚毅,且为作词贊曰:

  干直叶阔花馨香,春日雪白展斑斓;

  芳名叫做泡桐花,高高竖起在路旁。

  随春风起展纷繁,碧绿欲吐立刻让;

  翩翩落地花香绕,不计靓丽短与长。

  花开行人爱欣赏,夏日碧绿挡太阳;

  滴翠浓荫悦眼目,绿风飒飒送凉爽。

  有人砍斫不哭丧,任由他人锯又砍;

  一待休养生息时,猛然放开往上长。

  不怕下年还被砍,东方不亮西边亮;

  一地泡桐花香绕,留给路人香不断。

  今日砍去明再长,亭亭玉立任人赏;

  疑问泡桐缘何故,立志扮绿又送香。

  《带雨的云八十年感怀短文800篇》

  http://blog.sina.com.cn/dydyabc

上一篇:怀念父亲

下一篇:家乡吃春

相关文章

最新留言

CopyRight:2007-2018 散文随笔网 备案ICP:湘ICP备09009000号-6 http://www.sanwensuibi.com
本站原名:百姓杂文网 现已更换网站名称为“散文随笔网” 域名为“http://www.sanwensuibi.com”
原“百姓杂文网”的文章将不定时导入到数据库,如有异议请联系QQ:76004808 谢谢!

欢迎【康乃狄克州 】的朋友
内容与素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站为散文爱好者的网络平台,所有发布的作品均无稿费,请您慎重发布,感谢您对“散文随笔网”的关爱。
网站大全
分享按钮